第2章 矛盾

“呼——”

赵铎吐出胸中的郁气,抓起那个荷包走出了衙门。

外面正在下雪,北风呼呼的刮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顺着街道呼啸而去,整个县城都像是在哀鸣。

他看见钱明山的儿子钱文远搓着手从对面的马车后面走了过来:“君声贤弟,可有想去之处?”

他叫的是赵铎的字,虽然是钱家出主意把赵铎弄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来的,但却怪不了钱文远,事实上他一直都对赵铎充满了愧疚之心。

赵铎扫过空荡荡得街道,目光落在唯一开着的那家店铺上:“去聚客楼吧,我想喝几杯,文远兄可愿作东?”

“自然,你今日想去何处,为兄都可陪你。”钱文远不自然的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铎眼角余光瞥见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汉子,陈虎盯得很紧,强行逃跑绝不是什么好办法,要想活命只能在钱家身上下功夫。

他双手插进袖筒,踩着一地白雪,跟上了钱文远。

既然事情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与其歇斯底里的抱怨命运不公,还不如努力去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得要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能想别的事情。

聚客楼是燕平最大的酒肆,钱文远是里面的常客,点起菜来自然是轻车熟路,桌上很快就摆满了碗碟。

赵铎也觉得饿了,干脆甩开膀子埋头大吃起来,这家店的口味有些偏咸,他吃几口便抓起旁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钱文远只当是他心情郁闷,酒杯一空便给他满上

转眼桌上便多了三个空酒壶。

见赵铎这副恨不得把自己醉死的样子,钱文远终于忍不住开口劝诫:“君声,你少喝些,聚客楼的醇酒入口香醇,后劲确实极大,若是醉了,几日都不得清醒……

赵铎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感。

他举到一半的酒杯忽然一顿,然后重重掷了出去。

“哈哈哈哈……几日不醒,又与我何干?”赵铎凄怆的大笑起来,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看向钱文远,“今日一醉,便当永醉!”

钱文远猛地一哆嗦,脸陡然通红。

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被挑明了说出口时,却还是很不入耳。

他嗫喏道:“这……都是形势所迫,谁能知道这太平盛世会忽然变成这样。”

赵铎夺过酒壶,仰头将那壶酒喝尽,身形猛然摇晃了一下,使劲扶着桌沿儿才没有摔倒,他脸上的苦笑之色更盛了几分,心中也在叹息。

虽说钱文远这话有为自己开脱之嫌,但谁说不是呢?

别的朝代衰败好歹也有个渐进性,只有大唐的安史之乱来得最突然,宛如激昂处弦断,盛年时脑梗。

天下百姓十有九死,中华天下分崩离析,直到石敬瑭献出燕云十六州,宋朝被暴打百年之后,终于达成了个“崖山之后,再无中国”的成就。

从成为这个赵铎的那一刻起,他便不仅仅是在哀叹自己的命运,而是在哀叹整个时代。

“文远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鸣也善。我从来懦弱胆小,眼睁睁看着阿爹阿娘被贼人害死,也不敢报仇。本以为这样就能苟活下去,可没想到……却只是徒增笑柄啊!”

赵铎摇晃了几下,噗通一声跌坐下去,口齿不清的嘟囔。

“文……文远兄,我跟你说个秘密。陈虎曾允……允我活命,只要我供认钱伯父是杀害县丞的主谋。我险些就答应了,可……可后来他又说不用我了……咯咯咯,哈哈哈……”

砰——

话没说完,赵铎就一头栽进了菜盘子里。

钱文远猛地站了起来,衣袍带翻桌上的碗碟也不自知。

“君声?”

他使劲推了赵铎几下,见完全没有反应,脸色顿时黑如锅底。他站了片刻,匆匆跑出了聚客楼,招来马车夫,低声耳语几句,马车飞快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赵铎翻了个身,从菜盘子里仰起脸来,望着窗棂外的天穹,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无奈。

片警的主要工作是调解矛盾,可没想到他到大唐干的这第一件事儿,却是挑起矛盾。

钱家和陈虎的联盟并不稳固,甚至可以用岌岌可危来形容。

虽然他们都在赵三省身死的时候保持了沉默,又在诛杀县丞的时候凑到了一起,但两人的出发点完全不同。

陈虎发了疯的想要出人头地,而钱家只想明哲保身。

若是双方实力相当,或许还能维持和平。

但从陈虎铁了心要去投靠范阳的那一刻起,赵铎相信,他们双方的平衡便已经被打破了。

果然,没有多久,钱明山便急急忙忙的赶到了聚客楼,身上的雪花都来不及抖落便急匆匆上楼见了儿子。

“君声真如此说?”

“嗯,他心情愤懑,饮了四壶醇酒,醉成那般模样,想来也编不出谎话。”

钱明山看了眼醉得人事不省的赵铎,神情越发凝重:“该死的陈虎,竟然连钱家的主意也敢打。祖宗保佑,让我们提前知道他藏着什么恶毒心思,至少能有些提防。”

“父亲,我们该如何提防?”钱文远急急地问道。

钱明山愣了愣,心又凉了半截,钱家虽是县里的大户,但只有自己是录事之身。

陈虎作为品官,在杀了县丞之后便掌控了县中所有的钱粮,近来还放出了狱中的囚犯,发给他们刀刃,连着县里的执衣,典狱,白直,问事一起,纠集了近百人。

若他真的要撕破脸,动用武力,他们又能如何?

钱明山想了又想,最后一咬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他要归降,就放他去,我们就呆在城里,不跟他争这个功劳便是!”

“哈哈哈哈,没想到钱伯父您竟是如此的天真。”

钱明山脸色一黑,侧过头去,却发现原本醉倒在地的赵铎单手托着脑袋,侧卧在坐榻上,已经醒了。

“君声,你没醉?”

钱文远大惊失色,那四壶酒可是他眼睁睁看着赵铎喝下去的,若他从头到尾都是装的,那这酒量可真是了得。

钱明山“轰”地站了起来,声音骤然转冷:“你骗了文远?”

“如果你说的是喝醉这件事,将来自当向文远兄赔罪。如果是其他,小子说的可是句句属实。”赵铎坐起来,十分严肃的看向钱明山,“若放陈虎去范阳,钱家必定族灭,钱伯父当三思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