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离间计(下)

官和匪天生就是敌人,但偏偏这两者中的佼佼者又有同样的志向。义匪试图杀尽天下狗官,除尽人间不平事;好官则期盼杀尽天下恶贼,换得海清河晏。双方都觉得对方是造成这个世道混乱的根本。

黑龙入行不太久,但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匪。一想到在自己面前来回逃窜的人是个都知兵马使,心头就说不出的高兴。一柄黑刀上下翻飞,逼得许叔冀连连后退,终于一脚踩空摔进了草沟里。

黑龙挺得意,舞了个刀花,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叔冀:“你便是许叔冀?”

许叔冀暗中摸向后腰:“你又是何人?”

黑龙哈哈大笑:“我是谁不重要,拿了人家的钱,帮人家办事而已。你可想知是谁请我来杀你的……”

话音未落,许叔冀已经从背后摸出一柄小弩,看也不看射了一箭,转身便向草丛里钻去。

黑龙大惊失色,高大的身体猛地后折,双手触地翻了个跟头,滚了一身泥水,即便是反应得那么快,弩箭还是在他肩膀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黑龙大怒:“许叔冀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跳起来要去追。

却听见草丛里连续传来好几下弩机声响,黑暗之中发出一声闷哼,接着陈耀顶着一头草屑冒了出来,看见黑龙便两眼冒火:“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若是坏了刺史的大事,看你如何与他交代!”

黑龙愣了愣,凑上前去,压低声音:“没这句啊!”

要不是打不过,陈耀真想揍着傻子一顿,他转身就跑:“赶紧撤,你们武功再高,打得过三百把弩机吗?”

黑龙回过头,发现陈耀说得没错,许叔冀的亲兵们已经发现不对劲,全都冲了过来,他们铠甲鲜明,有刀有弩,若是单打他到不惧,但结阵而斗,十个黑龙也不够人家下菜的。

他不高兴,但还是打了个呼哨:“弟兄们,事儿办完了。回亳州城里领赏去!”和许高等人缠斗的那几个黑影,功夫一般,逃跑起来却了不得。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高在义子中排行最高,这会儿也顾不上追凶了,厉声冲那些亲兵大喝:“快去找将军!”

许叔冀胸口中了三根弩箭,还没有马上死去。

许高找到他时,他艰难的抓着许高的手,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却发不出声来,只能一下又一下的张嘴。

许高哽咽失声:“义父,您放心,孩儿定会为您报仇的!”

许叔冀用尽全身力气摇头,但许高已经被愤怒和羞愧完全笼罩,只知道嚎啕大哭,根本看不懂他的意思。即便官至都知兵马使,运筹帷幄,圆滑狡诈,却也只是血肉之躯,许叔冀只坚持了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永远也睁不开了。

许高跪在泥水之中,许久许久没有抬头。

另外两个义子许泽和许洪跑到他身边,一左一右将他扶起来:“大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孙二虎和陈耀的家人都在城里,咱们去杀了他们全家给义父报仇!”

许高在两个兄弟的搀扶下慢慢停止了啜泣,他扭头发现那三百亲兵个个都是惶恐胜过了悲伤。按大唐律,主将战死,亲兵陪葬。即便有恩,能网开一面,也要打入奴籍,若没有奇功,将永远不得迁升。

“刚才你们听见那伙人说什么了吗?”他冷静下来,问道。

“说是要回亳州城去领赏!”许泽回答。

“对,他们是被雇佣的,听口音不是亳州一带人。你们觉得亳州城里谁能雇得起这么一群武功高强的刺客?”

许泽和许洪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两人甩甩头,将那个冒起来的名字抛之脑后:“与义父不睦的亳州官吏,还有贺兰家的小将军……”

“那陈耀和孙二虎呢?”许高厉声问道,“陈耀家中几十口皆在亳州,孙二虎从滑州跟随将军到亳州,爷娘妻儿就住在军营旁边,弟弟也在军中任职。他们杀了将军和二郎,就不怕赔上全家性命吗?”

许泽和许洪闭上了嘴。

这事儿太过于蹊跷,其他人可以是为了赏钱,陈耀和孙二虎的背叛却十分让人不解。那帮武林人士中有个功夫极好之人,若是贺兰家想要刺杀将军,将那人假扮成临淮军的队头反倒更容易下手。买通陈耀和孙二虎在半路截人,完全是多此一举。

万一将军不离开这些亲兵,非要让人将二郎抬下马车,他们未必能得手。当然,不得手也没关系。只要放上两箭,赶在他们见到二郎之前,将马车赶走,二郎即便身死,也逃不过弑父之罪。到时候再将马车往河里或山崖下一赶,假的也成了真的。

而能让陈耀和孙二虎铤而走险做这件事,那边说明他们有把握事成之后,有人会保他们。

将军只有两个儿子……

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许叔冀就不是个光明正大的人,许家的两个儿子也不以正直孝悌闻名。许叔冀自己都知道这点,平日不让家将和两个儿子走得太近。若是他正常死亡就罢了,现在这种情况,很难让人不多想。父亲和弟弟同时死掉,收益最大的必是许孝常,若是让他如愿以偿的接手整个亳州的军务,未免让人意难平。

还有更现实的问题。

若真是让许孝常接管了亳州军务,那无论是为了体现他的孝道,还是为了斩草除根,定然都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亲兵。而他做了这么久的亳州刺史,说不定早就跟亳州兵勾搭在了一起。

许高冷静下来,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

许孝常是许叔冀的长子,却不是嫡子,其母是最早跟在许叔冀身边的通房丫头。他出身早,占了先机,但在身份上却远远不及正房夫人生的许仲容。以前是因为仲容年纪还小,父亲不得不把手上的事情都分给他来做。但随着仲容年纪渐长,父亲也开始着意将他摆上台面来了。

他很明白,自己想要争取更多的看重,就必须更加努力。处理公文到半夜,正想让厨房送些吃食过来,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嘈杂。

“滚开,我们要见刺史!”

“谁挡路,谁就是犯上作乱的逆贼,直接砍了!”

许孝常连忙从书案前站起来,疾步推开房门:“何人敢到刺史府闹事?”

许洪领着亲兵们冲过中庭,将那些拦路的仆役接连打倒,许高和许泽一人抱着许叔冀,一人抱着许仲容,边哭边跟着他们背后。

“许孝常,你这个弑父杀弟的混账,今日某要与你决一死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