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离间计(中)

第一场秋雨落入亳州城。许叔冀在临淮军的军营里喝了些酒,坐在中军大帐的胡床上休息,七八个武夫侍立在下首,他们的神情夹杂恐惧和雀跃。

帐外的土地上泛着暗红色。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都知兵马使说贺兰少将军生了重病,他要代替少将军前来阅兵,那几个平日里素有威望的队头就是问了几句临淮军校尉,旅率何在,就被许叔冀以犯上之罪砍了脑袋。

他是都知兵马使,随便再任命几个队头还不行?

“贺兰小将军病得很重,你们临淮军那些校尉,旅率没了主心骨,谁都想要做主将,那肯定不行,军中最忌讳的就是谁都能张嘴。你们没了军粮,现在连主将也没了,去睢阳还不是送死啊!”许叔冀剔着牙,说得挺勉强,“本使本来也不想管你们,但谁让本使担着河南道都知兵马使的职呢?从今日起,本使派两个校尉替你们打理军务,有什么事情皆报到本使这里来。至于去睢阳之事,等你们长史祭拜尉迟大将军回来,再说也不迟。”

武夫们面面相觑,最后是点了点头:“一切全凭兵马使做主。”

许叔冀让身边两个副将留下来,自己打着酒嗝下了床,翻身上马准备回城。他心里颇有点后悔,早知道贺兰家的人如此软弱无能,就该早早对贺兰进明动手。有房相在朝中,只要自己手脚利索,事后再打点到位,谁还能说他不是?

可惜啊,错过了时机。年关时,房相在陈涛斜大败,虽然有那个布衣之相替他说话,圣人没有责罚他,但宠幸却是日渐减弱。前一阵儿朝中有风声说圣人准备罢相,自己是靠着房相当上的都知兵马使,多少还是得小心一点。

队伍忽然停了下来,许叔冀勒住马:“前面什么事?”

他的亲兵跑上前去,片刻之后小跑着回来,背后还带了两个人。

“卑职孙二虎,参见兵马使!”

“卑职陈耀,参见兵马使!”

许叔冀皱起眉头:“你们不是护送仲容和颜家郎去蒙城祭拜尉迟将军了吗?”

“是,是……啊,不,不是……将军,出了点岔子。”孙二虎结结巴巴的回答,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软,两只手抖得跟筛糠似的。

许叔冀脸色猛地沉下去,声音也变得冷硬起来:“事情没办妥?”

孙二虎吓得啪一声,整个人都趴在了泥水之中,他觉得自己办不成事,许叔冀一眼就能看透他,若是此事失败,他全家人都得为他陪葬,还不如招了:“将军,卑下……卑下有罪,该……该死……二郎,他……他……”

陈耀一听这开头跟之前说好的不同,魂得飞了起来,也跟着啪一声扑在泥水里,哽咽起来:“将军,不怪孙队头,怪我,是我只顾着追杀……山贼,才叫二郎受伤的!”

“那颜家小郎和其余诸公呢?”

“其余诸公没事,但颜家小郎中了一箭,恐怕……”

许叔冀松了口气,贺兰霖是个废物,只要颜家那硬骨头的小郎死了,别的都没什么要紧。这块石头落了地,才想到自家儿子受伤的事情,抡起马鞭连连几鞭抽在孙队头背上:“废物!做护卫都做不了,本使留你有何用处?”

孙队头被抽得嗷嗷直叫唤,许叔冀一脚将他踹翻在路旁,又补了好几鞭子才被那些亲兵拉住:“将军,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咱们得快些回城,看看二郎的伤势,也要想想如何给贺兰小将军交代。”

许叔冀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孙二虎和陈耀杀颜照是私底下安排的事情,按理说也该私底下来向他禀报,即便是出了意外让二郎受伤,也不至于跑到城外来堵他。

“陈耀,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没跟本使说?”

陈耀连连叩头,却不说话,只是回头指着停在远处的一架马车:“是二郎想要见您。他受了伤,没法下车向您拜见,但他已经在城外等了好几个时辰了。”

许叔冀眼睛转了几转,忽然笑起来:“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向父亲撒娇?许高,许洪,许泽,许林,随本使去看二郎。其余人在此等候!”

他转手将马鞭交给身旁的亲兵,大步流星的向那架马车走去。

陈耀连忙跟在后面。

走了百丈远,却还没到那辆马车,许叔冀便停住了脚,十分警惕的看着陈耀:“说吧,有什么不能让旁人听的?”

陈耀啪一下又跪了下去:“将军,有人想杀二郎!我们刚一动手,就有几个人趁乱也杀进去,旁人都不问,只向二郎攻击。若不是孙队头奋力保护二郎,怕,怕……要出大事!”

许叔冀眯起眼睛:“你是说贺兰家的人想要趁机杀本使的儿子?”

陈耀胆怯的缩了缩脖子:“陈耀不知,但二郎无论如何也不肯先进城去,打听到您去了临淮军军营,便让我们来此等候,说必须要先见到您!”

“哈,真是有勇有谋许仲容,本使到还不知道自己生了个这么聪明的儿子。陈耀——”许叔冀仰头大笑,忽然一脚将陈耀踹了个跟头,“本使看你有些功夫,才将你带在身边重用。你若好好办事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挑拨本使儿子间的兄弟情谊,你不怕死吗?”

陈耀“啊”的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滚进了草沟之中。

许叔冀冷笑着走向马车:“许仲容,若是没死,便出来见我!”

没人说话,马车中没有半点动静。

许叔冀只觉得怒火高涨:“许高,将那小子揪出来!”

许高大步走过去,隔着好几步,便用长枪撩开马车帘子,车厢里点着一碗小小的油灯,微弱惨淡的灯光洒在一张毫无生气的惨白脸上。许高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握长枪的手猛然一抖:“义……义父……二郎他……”

许叔冀隔得远些,但他也看见了。

就那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戳了两刀,天旋地转之间,差点摔倒下去,幸好站在身旁的许林扶了他一把。

“义父,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那陈耀必不安好……噗——”

一口鲜血喷在了许叔冀脸上,他猛然回头,发现一把黝黑的刀刃从许林胸前冒了出来,他嘴巴还在开合,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推了许叔冀一把,然后轰然倒了下去。

许叔冀毫不犹豫的拔出佩刀,转身就向自己的亲兵队伍跑去。

许高、许泽、许洪三人奋力挡住了从草丛里冒出来的十几个黑衣人,他们不但是许叔冀的亲兵,还是他的义子,自然对他有绝对的忠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