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离间计(上)

赵铎躲进山林中,很快便有人接应着他向林子深处跑去,跳下一处矮坡,山壁上有个浅浅的凹陷,里面没烧火,挂了一盏纸糊的灯,里面放了几个萤火虫。

黑龙靠着灯站着,眉飞色舞:“赵铎,怎么样,本寨主这手甩箭的功夫堪称一绝吧?其实都不用那么麻烦,这百十来个人里面真正有功夫的也就那刺客头头,五十招之内,我定能与他分个胜负,其余人都不够看的。”

“不用不用,您是啸聚沛泽的黑龙,他们只是许叔冀养的恶犬,不配跟你打。”赵铎连忙一顶高帽甩过去,黑龙立刻喜滋滋的闭上了嘴。

“接下来怎么弄?”蹲在黑龙脚下的黑猴问道。

“杀许叔冀!”赵铎淡淡答道。

包括黑龙在内的五个寨主眼睛都亮了,自古侠以武犯禁,练出一身功夫却不想要博取功名的人,多半都有点不安分。

大唐律算什么东西?

江湖道义才是至理!

他们跟颜从迁是朋友,赵铎搞这么大的阵仗又是为了救颜从迁,这多讲义气啊!简直就是义薄云天好不好!

而且一出手,就要杀个都知兵马使。

除了黑龙之外,其他人也不知道啥是都知兵马使,反正就是比县令大很多很多的官,简直太刺激了!

赵铎光是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由得在心中叹气,这些人都是社会不安定因素,搁他原来的工作岗位,早就拷上了。可现在,自己竟然觉得他们挺好,至少这些人心中是有原则和底线的。为了朋友,他们可以舍生忘死,不顾一切!

赵铎回去一趟是为了让那些文官给自己作证,但他也怕许叔冀的手下们狗急跳墙,于是便和黑龙他们一起呆到了天亮,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才回到马车旁边。

那些文官已经哭累了,一个个跟木雕的菩萨一样坐在马车周围,目不转睛的看着许仲容,那些滑州兵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畏罪潜逃了。

折腾了一夜,竟然没人把许仲容从车辕上取下来,给他盖上眼睛。这会儿已经来不及了,赵铎只能努力将他放平,脱了他自己的外袍给他盖上脸,然后塞进马车当中。

“诸公,颜照无能,没能追上那些恶贼。出了这样的事情,尉迟寺怕是去不了了。以小子愚见,我们应当早些将仲容兄带回亳州去才是啊。”

李崌浑然惊醒,愣了片刻,忽然惊恐的摇头:“不……不,某不能回去了!颜郎你自己回吧。某……某要北上,去灵武,去找某父王!对,你知道的,某父王乃是皇室宗亲!”

他这话一出,那些文官全都醒了,争先恐后地开始说要去其他地方投奔亲朋故旧的话。

“谁都不许走!”孙队头带着滑州兵从林子里走了出来,“全都给我上车!山中恐还有贼人,先退回去再说!”

他不由分说的把人全都撵上车,招呼手下调头向亳州城方向走去。

不是孙队头不想跑,他爷娘妻儿都在亳州城里,两个弟弟也都在许叔冀麾下当兵,他自己跑了那就是要害死一家人。

既然自己不能跑,那就谁也别想跑。有这些人做证,他可以把事情全部推在陈耀身上,那小子是亳州本地人,仗着会点功夫,窜得比猴还快。军中有的是人看不惯他,若是能让将军消气,说不定不会要自己的命。

想是这么想,怕还是真怕。

车队走得极慢,从亳州城走过来只用了一天。回去时,一天却只走了一半,孙队头让士卒们捡来柴火煮饭送给赵铎他们吃,却不允许他们下车,即便时出恭,也有三个大汉在背后跟着。

孙队头从来没觉得路那么短,才第二天傍晚就已经到了亳州城外。

他望着高耸的城墙,犹豫了好长时间,下令再在城外住一晚,明天一早进城。没人有异议,因为没人想回去。

木勺子在粥里来回的搅动,孙队头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是个目不识丁的武夫,战场厮杀倒是拿手,应对这种事情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忽然勺子被人摁住,孙队头眉头一皱,压低声音:“不是让你快些跑吗?为何又回来了,想让我捉你去见将军?”

陈耀身上的皮甲已经换成了一身麻布衣,脚上满上泥泞,裸露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似乎是被人暴打了一顿。他苦笑:“跑不了了。贺兰家的人知道了此事!”

“贺兰家?”孙队头一愣,瞄了眼赵铎的马车,“不可能!这两日那小子就没出过马车!”

“没出过马车不代表他不能报信。老孙,他们那些大官之间的事情,不是你我能插手的。我其实挺犯嘀咕的,你说咱们真犯得着为了许将军连命都不要了吗?”

孙队头冷笑一声,扔了木勺,坐正身子:“某从滑州便跟着许将军,他是某的主将,某吃着他的饷,自然要为他效死。”

陈耀撇撇嘴:“得了吧!许将军也吃着朝廷的俸禄,都做到了都知兵马使这样的大官。圣人对他的恩典不可谓不重,他也不为圣人效死,甚至让咱们暗中刺杀节度使的幕僚。此人自己便不忠义,自然也不会看重咱们的忠义。否则你干了这么些年,怎么还是个队头?”

孙队头被戳到了痛处,亲信归亲信,见到都虞侯,副将还是得行礼问安,被他们责骂时一样抬不起头来,做的事情也都是要提脑袋的。

他沉默片刻,面容越发狰狞:“别跟老子绕弯子了,直接说,你想干什么?”

陈耀死死捏着木勺柄子:“孙兄,如今之事,不是他死,就是咱们亡啊!”

孙队头霍然站了起来,嘴唇猛烈抖动,下意识的向四周望去,却看见自己队里的士卒都坐得远远的,火堆旁竟只有他和陈耀两人。

“你要犯上作乱?”孙队头都不敢相信从自己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这四个字。

陈耀着急的拽着他裤子让他坐下来:“嚷嚷什么!咱们自己干才是犯上作乱,听贺兰大夫之命,便是为国除去奸臣!他们说了,若是咱们能把此事办好,便直接升我们为十将!”

孙队头有点心动,但还是不敢答应。

陈耀更着急了,此事他的干系比孙队头要大,将来有许叔冀的地方就不能有他,别说升官发财,就是夹着尾巴做人都还得提着颗心,而且那几个贺兰家的家将功夫高,匪气又甚,若是自己不照他们说的办,他们转手就能把自己送到许叔冀面前!

“老孙,你若不帮我,我便也去许将军面前请罪!就说……就说你与颜照勾结,故意将火把举在二郎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