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思故人

第二日,惠极宣来时还带了两个男人,他们自称是东海徐家人。

东海徐家乃徐家本源正溯,但这几代人中出挑的却是北祖上房之人,最厉害的就不用说了,开国功臣英国公徐世绩,再往近点还有天后朝的侍御史徐有功。东海本家子弟也有做官的,但都做得不大。他们直接从东海县赶了一群羊过来,杀鸡宰牛,说要犒劳平卢客人。

赵铎觉得大家族就是识趣。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吃了这顿饭,再拿了人家送的茶叶粮食,他们怎么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对他们用强。

“赵大使可听过兰陵美酒?”徐家老二徐鼎年纪轻些,性子也没那么沉稳,喝上了行头便随意起来,“不瞒您说,这是坛子酒乃是萧家的窖藏,鼎老早便想尝尝味道,可惜老祖不让。此番是听颜家人说你好酒,才让我们把它带来的。”

“你们跟颜家人也相熟?”

“哈哈哈,琅琊东海连着泰山原本都是一片的,咱们这些家族在这儿生活多少代人了,若不是世仇便是世交。颜家人缘是最好的,他们只做学问,除了古板些,别的哪处都好,特别是不算计人,不像……”

“徐鼎!”他大哥徐师一听这小子要说岔,立刻出言打断,“背后论人,可是君子之风?”

徐鼎愣了愣,也意识到自己嗨了,连忙端起碗莽了一大口:“赵大使莫见怪,某没见过你这么年轻的节度使。自感虚度二十七年,这心里热血激荡,忍不住便胡说八道了!”

“哈哈,徐兄亦是性情中人。”赵铎不计较,也不好奇跟徐家有仇的是哪家,反正目前看来,他们跟萧家,颜家,惠家关系都不错,“不知徐兄可听说常山公家四姑娘的消息?”

“哈哈哈,你若是一直不问,某与兄长倒要以为你是假冒的了。”徐鼎哈哈大笑起来,“你说的是颜家小四姑娘!整个琅琊东海都没想到她会去平卢,常山城破之后,那些男人都忙不迭的往安全的地方跑,她却反其道而行,冲进了叛军腹地。而且还真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若她是个男子,定与赵大使你一样,是个少年英豪!”

“她虽不是男子,在平卢是做的事也不比男子差,本身就是少年英豪。”赵铎忍不住反驳道,“她从平卢回来,便是不想做我的幕僚,而想与我一较高下。此乃奇女子,比得过万千男儿!”

徐鼎眼神戏谑的瞅了他哥一眼,不知为何徐师的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了。

“某知道的消息也不多,毕竟某与兄长都是有妻室之人,去打听未出阁的姑娘,不太成体统。而且颜家主事之人皆不在费县,上次听到消息还是正月里萧氏过客时说的。”徐鼎皱着眉想了想,“颜四姑娘跟回朝的船一道在青州上的岸,接着便去德州见了颜家十三公,可现在德州已经落入叛军之手,十三公也随天使去灵武了,想必四姑娘也该是去了吧。”

“她没有!”徐师冷冷插嘴道,“她从德州回了费县,颜家的男人都不在费县,她便成了主事之人,成天带着族里那些女子四处抛头露面,一会儿跟人抢盐田,一会儿跟人抢山林,简直时……”徐师看了赵铎一眼,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男人的直觉告诉他,接着说可能要挨揍。平卢来的可都是些武夫**,他不想平白无故挨上一顿。

赵铎听得津津有味,这可真有意思,自己在平卢种田,她也在费县种田,看着生活比自己似乎还要精采些。这种行动力和韧劲再过一千多年也是熠熠生辉的存在啊。

“此处距离费县有多远?”他不禁问道。

徐师愣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某去看看其他地方缺不缺酒食!”说完,他都不等赵铎同意,便起身走到了一边。

徐鼎看着自家兄长走远,耸了耸肩:“赵大使莫要见怪,徐家吃过女人的大亏,兄长不喜欢太能干的女子。”

“不喜欢能干的女子,定是因为身为男子太过于无能。”赵铎是有大男子主义的,但他从来不觉得大男子主义是靠削弱女人来完成,“如今天下动乱,我从登州一路下来,看四处皆是饿殍。身为男子不做些实事,却只定着人家姑娘抛头露面,此乃君子?”

徐鼎也没想到这个平卢节度使这么直接,有点尴尬。他也不能说他哥不是君子,只好捡起之前那个话头:“费县据此三百里,若是赵大使有力气多行,某可以借两匹马与你,换着骑的话,两日便能到颜家。”

“那便麻烦徐兄了!”赵铎真的心动。在这种没有飞机火车的时代,见一次面就少一次,他和颜从迁的革命友谊值这三百里。

徐鼎看着随意,却是个实在人。见赵铎有意,还真给他搞了几匹马来,俱是膘肥体壮的好马。

赵铎跟段有德商量,让他们在胊山多歇几日,他想要四处走访,看看山东战事如何。话都没说完,老头就嗤笑起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仆亦是晓得。那女子倒是才德兼备,其家又俱是忠烈,倒也配得上赵大使。”

赵铎脸都红到了脖子根:“我与从迁只是至交好友!”

段有德斜起一个眼睛,咂了口茶:“啧啧啧,若她是个男儿,老仆还真就信了。赵大使到底是年幼啊,这种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若她是个普通女子,直接抬进门便是。只可惜她出身世家,赵大使便要再努力些啊。”

赵铎摆摆手,觉得这话题交流不下去了:“往返六百里,最多七日便回来。”

“不急,不急,距离扬州也不剩几步路了,老仆见大家都累得慌,歇个十天半个月的,正好!”

赵铎落荒而逃,他觉得段有德不去当媒人公,简直就是浪费人才。

不过他说的话可真叫人为难。

赵铎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思绪纷飞。

又叫来阳惠元等人做了些安排,天还没亮,他便带着几个亲兵出发向费县去。海州沂州两地世家众多,秩序还不错,不可能遇上大规模的乱兵,而寻常的剪径贼人也不是刘武等人的对手。他还带上了石榴,既然要走这么一趟,沿途打探打探情报也是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