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人

“驾!”

孙修文骑在马上,飞奔着向城外冲去,几个看城门的团练兵挡在他面前,他毫不犹豫的举起鞭子,兜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他的儿子兄弟也跟着甩开了自己的鞭子。

“贱民,给都给我让开!”

十数匹骏马终于还是冲出了城门,很快消失在官道尽头。

又过了半炷香,石榴和燕轨才带着一群半大小子追到城门口,望着早就连烟尘都看不到的官道,沮丧的回去复命。

“没办法,咱们本来就没几匹马。还都用在跟山里传信上了。两条腿追不过四条腿很正常。”

赵铎无奈的摆了摆手,安慰石榴和燕轨。

心里却叹息,团练兵的实力果然是弱爆了,奇袭一座民宅都搞得鸡飞狗跳,隔着两里路就被孙家知道了。

孙修文立刻带着孙家直系子弟从后门骑马离开,等他们扑过来,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抓到。

当然,这么说也不准确。

虽然男丁是一个都没有抓到,但家中女眷却是抓了不少。

除了孙家三兄弟的正妻和嫡女早早被送走之外,其余的妾和庶女,他们是一个都没要。

“都不要哭了,我没打算杀你们,只是问几个问题,老实回答便是!”

赵铎望着一地哭哭啼啼的女人,觉得脑瓜仁都大了,他想表现得凶一点,但长久以来养成的职业气质让他实在是做不到。

这种时候还得看燕老啊,可惜他在山上砍木头。

“县……县公,妾身什么都不知道,阿郎他从来不跟我们这些妇道人家说家里的事情,您……您若是需要妾身伺候……”

赵铎头上暴起一条青筋。

那妇人眼见不妙,赶紧把身边一个小女孩推到前面。

“若您嫌弃妾等年老色衰,此等小女子都未曾许过人家……”

赵铎额头上暴起第二条青筋。

那几个小女孩见他这副模样,哭得更凶了,哀啼着像小雏鸡一样抱在一起,其中年纪看起来最大的一个,悲愤得快要晕死过去,却还强撑着望向赵铎:“婉……婉娘愿意伺候县公,求您放过妹妹们……”

卧槽!

赵铎拍案而起,这是在挑战他生为片警的尊严,是可忍熟不可忍!

“好了,都闭嘴吧。”

他气咻咻地一扬手,觉得从这些人嘴里问不出什么有用得玩意。

正好石榴从内室跑了出来:“县令,书房有几封信,我给您拿出来了。”

赵铎愤然将信接了过来,只看了两行,便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脑门,然后变得冰冷,再哗一声浇了下来。

信一共有三封,写信人称孙修文为叔父,自称庸。

按照时间顺序,第一封是告诉孙修文他已经到了范阳,见到了州学夫子,通过他的引荐与留守牛廷阶之子牛尚虎相识。

第二封信是说,平冽正好从洛阳回来,主动提出要招安燕平,留守表示赞同。但信中又提到,以阿史那家族为首的胡人少壮派对此有些不满,他已经通过牛尚虎搭上了阿史那家族的线儿,想必很快便能说服他们对燕平用兵。

第三封信是昨日才送到的,上面提到平冽已经回洛阳去了,阿史那休谟纠集了数十名突厥子弟,又怂恿牛尚虎以留守之名从周边村镇强征民兵,就在这几日便要奇袭燕平,望叔父早做准备。

这老家伙可真有意思,不就收缴了他贪污受贿的粮食,都没把他小子双规,竟然敢勾结范阳,刻意挑起兵乱。

这燕平城难道不是他世代生活的地方?

赵铎把孙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顺便把牛廷阶等范阳主官也骂了一遍,连自己儿子都管不好,真是无能!

他赶紧卷起信纸回了县衙。

常源听说此事,也皱起了眉头:“早听说叛军之中有番汉争权之事,却不曾想竟到了这般地步。那阿史那家并不是对燕平有何怨恨,只是要向平冽等汉臣示威罢了,可怜那牛家大郎,被人家当作了枪使。

“那怎么办?”赵铎捏着下巴,眉头紧锁,“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吗?”

常源哑然失笑:“你我明面上便是在为燕朝效力,再投诚又能向谁呢?”

赵铎耸了耸肩:“好,就能只能莽了。”

他转过头,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燕轨,立刻上山通知你阿翁,所有人立刻回城。石榴,带人去钱家,吴家,冯家。把此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们。如果要逃难或是投靠范阳,我给他们时间;如果要留下,我恐怕得要请他们在燕平的大牢里住上几天了。”

“另外——”他走了几步,坐在公堂正中的坐榻上,“常道长,麻烦您替我撰写封檄文,把孙家和阿史那家勾结,背信弃义,卑鄙无耻的行为解释清楚,特别是要说明,范阳根本就没把咱们燕平当人看,即便是我们按他们的要求准备租税,也难保平安。我,赵铎,从小在燕平长大,决定带领燕平人背水一战!”

“顽执兄,你去把县城里所有做过木匠活儿,铁匠活的人都找来,要是匠人本人不在,那兄弟子女妻子父母都可以,立刻去办!”

“是!”

燕轨等人被赵铎爆发出来的威严和镇定稳住了,顿时士气大振,转身就跑。

常源眼中也闪过一道惊异,他本来还想建议先撤到军都山中静观其变的,但那样便是抛弃了燕平百姓。

赵铎在此刻展现出的担当和气概,竟然让他感到了几分惭愧。

当晚,燕东关率先骑马赶回了城中。

大骂了阿史那休谟和孙修文半个时辰,然后顶着夜色出门向范阳方向飞驰而去,希望在敌军到来之前掌握到更多的情报。

常源的檄文被改了四次。

赵铎化身无情无义的甲方,嫌他写的太文艺,太平和,太长,不够通俗易懂,激昂壮烈。

饶是常源这样都快淡泊成仙的人物,也被他搞得有些暴躁起来,最后竟然真的写出了一篇语气粗粝无比的檄文。

赵铎这才喜不自胜,让石榴他们都学着读会了,人手一份的拿着满大街去嚷嚷。

唯一有点问题的还是出在那几个大户身上。

钱文远前脚刚带着几十个匠人及匠人家属进了县衙,钱明山后脚便也带着一个小巧俊美,明眸皓齿的姑娘跟了进来。

“赵县公,只要您娶果儿为妻,钱家便可任你驱使!”他义正词严,十分庄重的说道。

“噗——”

赵铎刚跟匠人们说完事,端起水碗送到嘴边,顿时一口水喷出三丈,咳得惊天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