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入中原

大唐的河南道相当于后世的河南山东全境,安徽江苏北部,有河南府一府,二十九个州,辖一百九十六个县,幅员辽阔,人口众多。

李胜景不但精通塞外各部的风俗,对于中原诸州一样很了解。

赵铎令船队在登州外停靠,自己带着李胜景、刘武和沈家三兄弟进文登县城打探消息。

他一直都很疑惑,本该在正月就死掉的安禄山,到现在也没个信。江南的永王没捞到机会叛乱这点他能理解,毕竟被自己搞了一下,肃宗上台更加合理合法,玄宗也还没来得及让手下的儿子们都去当节度使。但那胖子不死这点就很不能理解了,自己这小蝴蝶扇的是什么妖风,竟然还能替他续个命。

沈家三兄弟是曹州人,他们流落卢龙时,曹州,兖州,郓州都已经落入了燕军之手,到现在又过了大半年,不知道情况究竟如何。

文登县尚未落入燕军之手,但也看不出还在大唐的管控之下。

路上没有衙役,官衙的大门也是紧闭着的。城门口坐着全是人,他们也没有别的商品,卖的就是自己。赵铎亲眼看见一些衣着尚好的人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像是挑拣货物一般上下打量那些衣衫褴褛之人。

长得俊俏的姑娘和后生是最好卖的,往城门口一蹲,立刻便有三五个人拥上去问价,价格合适,立刻交钱,将人带到官道旁的马车上。其次是壮年男子,再其次是童男童女,最后才是长相普通的半大小子。至于老人,妇人和婴孩,几乎没人买。

到中午时,挑货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城门口没被挑中的那些人开始嗷嗷的哭起来,有的是哭自己的前路,有的是哭被买走的家人。

一片哀鸿,不堪入耳。

李胜景揣着两块饼子从城里出来,递给赵铎:“大郎,吃块饼子垫垫肚子,咱们恐怕得回船上才能吃上饭了。”

“城中没人卖粮了?”赵铎问。

李胜景点点头,哀叹道:“一斗糙米卖到了七八十文,那些普通人家根本就吃不起。还有药材和农具,都是天价。去年收粮时遭了兵灾,地里头成熟的粮没能收上来,今年没种子往下种,这一来二去的,要饿死不少人呢。”

他越说越觉得赵铎光芒万丈。要不是他雷厉风行的平定奚人之乱,又狠抓秋收春耕,卢龙只怕比文登县还要惨。

“这边人市早上开,过了中午便就歇了。来买人的有登州本土的乡绅大家,也有从江南道,淮南道过来的牙行贩子。”

“这么远买回去能挣几个钱?”

李胜景憨厚地笑了笑:“去江淮有运河,官道也宽敞,倒是用不了几个成本。您想想,这些人要是弄到卢龙,不也有人愿意花大价钱去买吗?”

赵铎瞅了瞅他,这老小子不愧跟李守言是一族的,都蔫坏。这是在暗示他,天下的乡绅大家都是这么做事,卢顺德他们为了几个户数,连杀头的罪都敢犯,别说只是花钱了。

朝廷缺钱,百姓缺钱,唯独中间的世家不缺钱。

他想到唐朝后期那些皇帝,除了一两个玩乐天子之外,其他的都是满腔热血想要重建盛世的,就是能力和格局不够,虽有元和中兴和大中之治,却也不能从本质上改变问题。

本质问题就是世家!

赵铎逐渐发现,天下动乱对于那些二三四流家族来说,竟然是件利大于弊的好事。

“大郎,你有看中的也可以买上些一路上伺候着,咱们船还装得下百十来号人,将来带回卢龙也可以增加些户数。”李胜景轻声道。他以为赵铎心软,看见这惨状会忍不住出手相助。

然而赵铎只是摇了摇头:“既然买不到补给,便应当早些出发。走吧,回去了。”他确实很痛心,但没有金刚钻,就揽不了瓷器活。城门口这一两百号人,个个都是长嘴的,船上的粮食淡水都有定数,他不可能克扣使臣和士卒的口粮来发这个善心。

早日见到皇帝,协助朝廷停止战乱,才是正理。

离开登州,又向南走了五六日,到密州的莒县停留。情况没比文登县好多少。唯一的区别是,莒县有滩涂,方便晒盐,海边的豪绅将原本几处官营的盐田划归自己所有,晒盐卖给燕军,也卖给唐军。他们自己就需要大量的人口,人市中江淮商人反倒比文登县要少。

赵铎花钱从一处盐田的小工头处买了些粮食和淡水,顺便问了问盐价,得知他们现在全都是大宗出售,价格涨到了战乱前的六倍。

百姓吃不起粮,小门小户的人家吃不起盐,天知道钱都被谁挣去了。

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特别是当着那些使臣的面,虽然他们还没有露出什么异样,但这些大唐文武将吏自己心里还是感觉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第十日,船队行至海州胊山县,情况却有了显著的不同。虽然乡野城垣之间还是很萧条,但却不混乱。街上没看见乱哄哄的灾民,田里大都还种得有青苗。

赵铎当即命令船队停了下来,若是此地还在朝廷的有效控制当中,他们或许能够上岸休整一两天。平卢将士和新罗人还好,契丹奚族室韦靺鞨四族的使臣本就坐不惯船,五六日倒还无妨,这一次已经近二十日没有下船,不少人都叫苦连天,觉得自己患上了什么绝症。

“海州在汉时为东海郡,户数多达三十五万,人口亦超过百万。此处与沂州相邻,不分彼此。光是一等豪族便有琅琊王氏和兰陵萧氏两家,其余二三等士族还有颜家,徐家,惠家,符家和诸葛家,寻常毛贼恶吏不敢在这两郡闹事,所以才有此太平景象吧。”

李胜景一开口,倒是把赵铎吓了一跳。

他现在一听到世家的名头就头疼,能被李胜景这等人称为一等豪族,想来绝不是卢家那种水货。

下船走了一阵,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和担忧,拉住李胜景,低声问他:“琅玡王氏和兰陵萧氏与李家相比,如何?”

“这……”李胜景竟然为难起来了,斟酌了好一阵,“大郎此话,胜景无法作答。我辽东李家乃赵郡本家支脉,犹树枝也,而琅琊王氏与兰陵萧氏乃树之根也。即便树枝粗壮,树根纤细,两者也不可比较。”

赵铎果断的闭上了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