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下决心

段有德刚来的时候就跟赵铎提过进京面圣一事,只是后来四境都是战事,州内又人心浮动,他便日日流连在茶舍之中,似乎是忘了还有这茬事儿。

如今旧事重提,赵铎发现自己的心境还真不太一样了。以前不想去见皇帝,觉得自己不可能习惯做别人臣子,现在却觉得只要能把平州搞好,能从皇帝那里骗到更多的支持。别说做他臣子,就是做他儿子,也可以试试。

天啊,我的气节呢?

赵铎被自己吓了一大跳,但几息之间便把这玩意扔到了脑后,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自己和自己的支持者,他必须不遗余力的向前走。

对于现在的自己和平卢来说,就是应该和中原取得更加紧密的联系。

平卢需要航道,商道,钱,人口,人才和资源。

赵铎自己需要更多的支持和施展空间。他这辈子肯定搞不出一个纵横大唐的世家了,即便有财力物力,也生不过来,但他可以拥有更多的盟友。狡兔尚有三窟,他也不能只有李家一棵树。之前在朔方军中与郭子仪关系就不错,还认识了不少未来的大佬。

其中浑碱和马燧是德宗朝三大名将之二,其中马燧所在的马家也算得上三流家族;另有张镒,杜希全,一人将来是要当宰相的,另一人则是长安杜家之人。长安童谣都有云:城南韦杜,离天三尺。韦家和杜家不知在一流家族能不能排在前列。

当然,还有颜家。

想到颜家,也不知道从迁那小妮子干什么去了。

想要在平卢找到能大大方方跟自己说话喝茶,谈论天下大势和家长里短的女人,还真是不容易。颜从迁走了之后,他一个也没遇见过。唐苏合思那丫头倒是能大大方方,但你不能指望她能谈出什么正经事来。

现在俩人见面,尴尬的还是赵铎。唐苏合思因为丧父灭族之痛消沉了挺长时间,随着春暖花天,牧草丰盛,奚族人在榆关外站稳了脚跟。前不久,赵铎同意那些怀孕的妇人到卢龙城中来生产,唐苏合思忙着照顾族里的女人,渐渐也恢复了活力。关于之前的事情,她再也没有提过,这反倒让赵铎有点不自在。

说到这个,最近还有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让他十分烦恼。

李胜景闲着没事竟然开始操心他的婚事了,闲聊时还总是说起李家族里一个名叫棠儿的姑娘。

赵铎敷衍了好几次,但他又不傻,还能猜不出这是李家有了联姻的想法?

这真是最好的时代,又是最坏的时代。

再也不用操心单身狗的问题,但想想将来家里会有一大群不太熟的女人每日争风吃醋,故作矫情,逢年过节屋里还会像有两千只鸭子那样吵闹,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不是家,那是盘丝洞。

这种时候确实应该离开平州避一避。

而且节度使不同于县令,自己已经是大唐的高级官员了,这车好上不好下,将来总是要和皇帝打交道的,主动去朝拜他总比被动的被他提溜着去要好。

赵铎下定了决心就开始做准备。

平卢没有自己的造船厂,但是当年征高丽时从登州和莱州来了许多海船,后来撤退时留了一些在营州的港口,用来沟通新罗。

赵铎给侯希逸写了信,他很快派人将五艘海鹘船和二十艘走舸送到了马城港口,并配了精于航船的水手三百人。再加上马城港口原有的五艘海鹘船和二十艘走舸,一趟能运一万人左右。历史上侯希逸渡海从青州上岸时带去了两万多人,那肯定还得用些舢板。

段有德亲自画了航线图,从马城港出发,先到安东都护府的积利州,在向南到登州,从登州沿海岸线进入江淮,与永王李璘汇合,将军队和使臣都留在江淮,由赵铎快马去灵武面圣,等局势稍安,长安克服,再让使臣们北上。

赵铎没什么意见,他手上这点兵在平卢还能打一打,拉到河南河北那动辄就是十几万人的战场上,肯定是不够看的,能绕开战区最好。

虽然这永王李璘差不多也该造反了,但他本事不大,没蹦达两天就被高适给收拾了,赵铎不怕他。而且此番去江淮说不定还能趁着他没反,给李白先捞出来。

确定好线路之后,便是决定谁去谁留。

使臣大都是老熟人,契丹王子苏,奚人公主唐苏合思,新罗除了朴龙树之外,另外两个使臣名为金大治和昔头陀,渤海国除了大越山之外,还多了个老头,黑水靺鞨和室韦各来了一位部落王子。

六部带来的随从,侍卫和礼物就装满了五艘海鹘船。

另外五艘海鹘船和四十艘走舸上是安东军,平卢军,燕平军和静塞军各五百,卢龙军两千,挑的都是年轻气盛,还没排上号娶媳妇的人。

赵铎领中军一千人,阳惠元兼任左都虞侯领卢龙军五百;原来的骑卒营营主林岳任右都虞侯领卢龙军五百人;李怀玉为前军总管领安东军五百人;燕轨为后军总管领燕平军五百人;侯猛为左军总管领平卢军五百人;董秦的义子董昆为右军总管领静塞军五百人;另有节度使亲兵一百,队正刘武;斥候营五十,队正石榴。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他们主要也不是去打仗的。一来是表忠心,二来是要赏赐,自然每一方都得要有代表。

接着招募水手杂役,准备粮食淡水,又耽搁了几天。

六月初三,李守言率平州上下官员亲自到港口替他们送行。

顺风顺水走了八日,船队在积利州靠岸。

李家派了李毅景来送行,侯猛和李怀玉率领安东军和平卢军也在此上船。

船队在港口停靠了三日,补充了粮食,淡水,药品等一系列物资,于至德元年六月十四日再次启程,下一次停靠的地点是登州。

燕平也好,卢龙也罢,对于唐帝国来说已是化外之地,就算是被燕军占领了,朝堂诸公也不会太心疼,所以很难指望他们派出什么优质人才镇守平卢。但过了登州可就不同了,河南河北二道乃帝国粮仓,江淮两道乃帝国钱库,更不要说关内道,那才是真正藏凤卧龙之处。

赵铎站在甲板上,看着越来越远的码头和脚下碧波荡漾的海面,心头不由得豪气干云。在这一刻,他真觉得自己牛逼极了,揣着俩卒子就敢跑出去跟这个帝国上上下下真正的弄潮儿们下棋。

而且他还下定决心,绝不会堕了平卢威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