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丧天良

张氏留了个心眼,她把孩子们都托出了大坑,站得远远的,才张嘴唤远处管事的家奴。那人将她们带到坑边,就在要将她推下去的那一刹,张氏抱住了他的手臂,两人一起栽倒下去。

张氏扯着嗓子大喊:“跑,文儿带着弟弟们快跑!”

“贱娘皮!给老子闭嘴!”那家奴从泥水里跳起来,抓着她的头发,扇了她几个耳光,又将她脑袋狠狠撞在土坑的壁上。

张氏雇不上疼痛,死命抱着那人的大腿,不让他去追儿子们。

但坑上面还是传来了大呼小叫的声音:“那边有三个小子跑了,赶紧给围起来。节度使说了,一个都不许跑!”

“咱们人多,你就是困住老子一个,也救不了那三个小崽子!赶紧放了老子,还是说你在死之前还想在这泥坑里快活快活?”那家奴狞笑起来,狠狠一脚将张氏踹进了泥水里。

张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自古民不可与官斗,做老百姓的生在哪里都是赌博,遇上好官便能一生顺遂,遇上恶官告天告地均是无门。

只可惜儿子们都那么聪明,要是能好好长大,未必不能考取功名。

张文拉着弟弟们的手,埋头在雨里狂奔,脚下的泥都湿透了,一脚深一脚浅,越跑脚上泥越多,也越重。张武忽然甩开了他,转身向后跑去。

张文又惊又怒:“阿武!”

“大兄,你带小弟快些走,我来替你们断后!”张武平日里便跳脱,如今母亲兄弟都在险境之中,那小小的胸膛中蓦然升起一顾豪气,从地上捡起泥巴,狠狠砸向追来之人,“我给你们拼了!”

张文抹了把脸,忍不住呜呜的大哭起来,只是脚下没有停步,继续拉着小弟踉跄着向黑暗中冲去。

兄弟二人好不容易滚进了田边的灌木丛中,张文扭头想要找二弟的身影,却只看见七八个成年人的黑影在向他们奔来。

“阿斌,接下来你要自己跑。从这里窜出去就是官道,你沿着官道一直跑,去柳城也好,去渔阳也好,总之不要留在平州了!”张文抱了抱弟弟,最后一次摸了摸他的脸蛋,折下一支小树枝,反身扑向那些黑影。

张斌哭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使劲向灌木丛外面钻。

他衣服都被划烂了,手脚上都是血痕,好不容易钻了出去,刚踩在结实的官道上,便听见头顶传来一声马鸣。

接着有男人说话:“这里有个小孩!”

张斌害怕都来不及,转身又向灌木丛里钻,大兄二兄还有娘亲都死了,张家只剩他一个人,他得活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只大手拎着他的后脖颈将他提了起来:“小孩,你……”

张斌想都没想,扭头就是一口。

卢易回家之后便一直没有穿甲胄,男孩尖细的牙齿正好咬进小臂上,但他练的就是硬功,普通人家的刀枪都不能奈他何,更何况八岁小娃的牙齿。

张斌没能咬动,反倒嘣得牙疼,他心道这次是死定了,索性放声狂哭起来。

卢易瞅了瞅,竟然认出了这小子:“你是张家的孩子,你娘亲呢?”

张斌这孩子人小心眼却不小,听见这么一句问话,立刻反应过来这些人和追他们的人不是一伙,人还抽噎着,小手却已经拽上了卢易的领口:“坏人,好多坏人,他们把娘亲推进土坑,还要杀死大兄和二兄。求您救救他们,我长大了一定当牛做马伺候您!”

卢易瞳孔一收,反手将小孩交给旁边那个士卒,自己拎着哨棒向着张斌来的方向冲了去。

另一边,金千城和富邑,富郡二人也被揍得够呛。

那家奴话说到一半,金千城便听不下去了,他们不但不可能是赵铎的人,还很有可能是赵铎的敌人。这招可真够阴损的,这些人都死在节度使家的职田里,节度使必定难辞其咎;即便有人逃出去,也只会以为真的是节度使心狠手辣,不守信用。

无论哪一样,节度使在平州的信誉和声望可就都全完了!他们身为节度使府的家奴,能讨到好?况且节度使是个明白人,他说过,只要自己忠心耿耿,或许将来他还会为自己报仇!

金千城顾不得那么多,从泥浆里一跃而起,一巴掌推在那人的腰眼上,先把他给推进了坑:“底下的乡亲莫要听他们胡说,节度使府中总管就只有家奴七人,三个在家看屋,我们四个是这边看地的。其余这些人压根就不认识,他们不是节度使的人!”

“臭小子——”底下那人摔了个狗吃屎,正想骂,听见这么一段,当场惊得魂飞魄散,“这边有赵铎的人,快些过来!”他身手敏捷,踩着一个小娃就要往上爬,那小娃本来就在哭,这一疼险些没岔气,他母亲本来也在哭,这一下却像是发怒的母豹子,一把扯着那人的腿,愣是给他拽了回来。

“打死你这个挨千刀的!”

金千城捡起锄头,想要用木柄去拉坑里的人,没等他动手,便看见四周的雨幕中都有黑影蹿了出来,打眼一数就有十几个人。

富郡,富邑连忙护到他身边,捡起地上的两把铲子。

“那三个是赵铎的人,给我打,打死了也没关系!”

富郡和富邑都会些拳脚,但肯定不如卢易、刘武这样战阵中厮杀出来的,而且金千城是个战五渣,在人数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三人手中的武器很快就被打落,并且被逼到了坑边。

“你们犯上作乱,就不怕明日节度使知道了将你们抄家灭族吗?”金千城打架不咋地,气势却挺足。

只是对方一点都不为所动,冲上前去,一铲子拍向他脑袋,趁他侧身躲避时,又有一人,一脚踹在他屁股蛋上,让他也一头栽进了坑里。坑里的人本来趁着坑边没人也在奋力往外爬,被他一砸又全部摔了回去。

富郡,富邑扭头想去拉金千城,也因为露了破绽,很快也被踢进了坑中。

“其他地方没什么激烈的反抗,咱们备用的人还没用完,先把这个坑填了再去帮忙,必须得在天亮之前干完!”外面的人说道。

富郡和富邑试图冲上去,被铲子拍了回来,接着大铲大铲的土被扬下来。

金千城使劲抖动身体:“跟我做,把土都给踩脚下,他们埋不了咱!”

话音刚落,一大铲土便砸在了他脸上,没等他抖落,第二铲第三铲土接连而来。顷刻间,他们的小腿便完全没入了泥土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