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人心

赵铎发完火便回县衙去想对策了,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县衙门口说的话,很快便以小道消息的形势传遍了整个燕平,每家每户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愤怒当中。

而于此同时,另一则小道消息也在悄然传开。

全燕平都知道县令赵三省的儿子曾经是个胆小木讷之人,但是因为他本是武曲星下凡,被皇帝身边的道士李淳风道长封住了魂魄,要到了时辰才能解开。

直到前不久他被朱怀瑜所害投入深山,遇到一白发老者,在他头顶上一抚,除了封印,告诉他入世平乱,匡扶社稷,把前后五百年的学问都教给他,还指引他如何除掉陈虎,如何在军都山中结寨以抗叛军。

白发老者便是军都山山神,山神断言大唐天命尚在,叛军必当失败,所有背叛大唐天子之人,都将遭受报应。

与其去替燕军干活效死,承受报应,还不如跟随县令赵铎保卫家国。

官家的消息没人爱听,但是小道消息传得比风还快,几乎每个燕平人都忍不住想要跑到县衙门口来看看。

人一多,再加上石榴,钱文远他们有板有眼的解释,那张在大街小巷贴得都起毛了的征兵榜文,终于有人正眼看了。

平冽等人离开的第三天,开始县民加入团练兵。

更多的人应征县衙的民工,这活儿不分男女,每天收工时在县衙门口现结工钱和粮食。眼见为实,随着每家每户都能有饭香传出,县衙的公信力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随着山间雪融,燕东关在军都山中寻了块平坦的山谷,每日都带着团练兵和民夫以为范阳皇宫准备木材为名,前往山中砍伐树木,暗中搭建房屋,挖掘野菜,顺便制造一些木刀木枪进行操练。

赵铎没打算把他们训练成弓刀熟练的战士,团练兵主要是熟悉军令和遵守纪律。由于担心范阳知道他们暗中练兵之事,征兵的范围不广只在燕平城里展开,而且明面上是以替大燕皇帝备礼的名号。

范阳那边也不太把燕平放在在眼里。

偷偷摸摸搞了一个月,总算是勉强凑出了一支队伍,分别由燕东关和他孙子燕轨做旅率。

令赵铎有些惊讶的是,常源主动要求要留下来替他谋划,并且一来就用鬼神之说收拢了人心,还将在山中练兵之事冠上了为范阳皇宫伐木之名,这明里暗里的布置,无一不展现了他极高的政治情商。

赵铎完全不能相信他只是个普通的道士。不过他也没打算去深究此人的身份,反正有他在燕平,那些乱七八糟的公文全都能变得井井有条就行。

常源的帮手是钱文远。

听说他不惜用出籍的方式和钱家撇清关系,常源和燕东关等人都对他的忠义之志十分叹服,老燕还不知道去哪儿沽了一坛子酒,非要陪钱文远一醉方休。

赵铎表示不太能理解,这不就是自己单开了个户口本吗,咋就爹不是爹,娘不是娘了?

但看到钱文远和老燕喝多了,抱头痛哭半宿之后,他还是主动把话憋了回去,并且对钱文远来县衙干活儿的事情没再提出异议。

说起来,最让他感到失望的正是这些所谓的大户。

整个燕平都为了自保而活跃了起来,他们却依然窝在大院当中,跟死光了一样,每天路过钱家,吴家,冯家,孙家的院子时,连点声音都听不到。

城外那些空着的田亩也没人去种,他们好像打定了主意就这么熬着,一直熬到大唐和大燕彻底分出了胜负为止。

想到孙家的粮仓,赵铎觉得这些人恐怕也确实熬得起。

算了,不管他们吧。

赵铎刚回到县衙,便看见常源坐在案几前写着什么,听见他进门,立刻放下了笔,抬起头来,显然是在等他。

“常道长在等我?”

“倒也不是刻意在等,今日进出的木材粮食尚还未入册。”常源笑了笑,借着话头夸道,“我听说赵郎君少年英才,对算学也多有涉猎,不久之前竟将县中仓督也比了下去,可有此事?”

赵铎又是得意,又是心虚,连忙笑着摆手:“哈哈,都是些雕虫小技,雕虫小技。”

“赵郎不用自谦,我听顽执说你用了一种奇怪的符号。那可不是什么雕虫小技。昔日玄奘大师前往天竺时,便见过天竺贤者用此等符号计数,只是算法复杂,中原人并不喜欢。看来赵家的祖辈所学甚广啊。”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赵铎只觉得冷汗都要流到脚背上了,幸好常源没有卖关子,还主动帮他圆了数字的来处。

他赶紧挤出笑容:“啊,不是,其实这是我父亲的一位朋友所教,听说他与天竺商人做过买卖。”

常源端起手边的水碗,抑住袖子,轻轻嘬了一口:“天地谓之宇,古今谓之宙。宇宙之内,人所不知之事甚广。《庄子·秋水》中还有河伯望洋而自惭一说,可有些人见到学识比自己高之人,便只觉得受辱,想要报复,实在是可笑!”

赵铎已经意识到,常源不是想跟自己讨论数字的问题了。

他跪坐在常源对面的坐榻上,拧起眉头:“那孙家想搞什么事情?”

常源点点头,对赵铎的悟性显得很满意:“看守城门的团练兵有报,今日孙家往返城门两趟,每次都有数辆牛车,恐怕是想要逃离燕平。”

“逃就逃呗,免得打起来还拖我们后腿。”

赵铎对算筹这东西很敬畏,但孙家可是完全没有好感。之前他就在想,如果真的跟范阳打起来,少不得得把这些大户都暂时关起来,免得他们背后捅刀,现在孙家想要自己走,那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常源叹了口气:“赵大人,我听闻孙家掌燕平仓禀三十余年,那副算筹乃是家传之物。可与大人比试之后,却将算筹散于满地而不顾,可知其受辱之深。若只是想要逃走,那又何需等到今日呢?”

砰——

这下子赵铎可是彻底听明白了,常源是觉得孙家肯定在暗地里动了手脚,如今听到什么风声,才忙着要离开燕平。

他猛地站起来:“石榴,立刻通知城里的团练兵,把孙家给本县围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