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被架空

按照科学的方法论,一定要先搞明白问题的根本是什么,才能够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而且矛盾总是具有轻重主次,没什么事情可以一蹴而就。

赵铎做了一个计划——对于官员,拉拢一部分,无视一部分,架空一部分;对于百姓,不搞对抗,要搞竞争。

他不打算用什么强制的手段阻止这些大户人家购买人口,只要符合大唐律的规定,该买就买,这完全没有问题。而州府要做的是,给那些百姓创造不用卖身的条件。如果州里开出的条件比那些大户人家开出的条件好,而那些人还要去给人家做家奴,那就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卢顺德不愿意做事,也无妨,他正好想要培植自己的班底。

“节度使,阳公,阳军使,阳兄,你们这是说什么说得那么乐呵。”卢顺德定了定神,走到了问道。

阳惠元哈哈一笑:“真巧,我们将才才说道卢兄你。户司最近事情也够多的,您这个主事可要累惨啰!”

卢顺德一愣。啥?他身为户司主事,咋不知道户司事情多呢?

赵铎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微微一笑:“户司事情确实太多了,我还没来得及去找卢公呢。昨日我翻了翻册子,发现董副使带去雍奴徭役的那一千多人都没有编户,这可不行。该编就得编,再不把地分给人家,今年的春耕就要错过了,还有这一月的徭役,也要记录在案。”

“等等,您是不是搞错了,董副使是招他们去雍奴做……做辅兵……”卢顺德发现赵铎看她的眼神十分意味深长,后面那三个字差点没能说得出口,他感到自己背心出汗了。在一个少年面前,他竟然有被看透的感觉。

“你听错了,只是正常的冬日徭役。本使之前便说过绝不强征丁壮入伍,董副使与我情同兄弟,他怎么可能专门拆本使的台呢?”赵铎淡淡的说道。

卢顺德心虚的垂下了头,却听见赵铎接着说:“还有第二件事。此次本使遣士卒回乡时便与他们都说过了。家中有兄弟的人家,要鼓励分家;单身男女,要鼓励婚嫁;有孕者,要照顾;生出来的孩童,无论男女,皆要顾其存活。此事乃长久之策,先从卢龙,燕平二军中做起。本使知道户司事务繁多,卢公年纪也不小了,正巧赶上春耕,文远和惠元兄他们要去乡里助农,本使便让他们直接去查了,到时候将改变后的数目交给户司,你们直接编户就是。”

卢顺德张大了嘴巴。

关于赵铎的反击手段,他和自己那群大家子弟的朋友模拟过好多遍。想过他强硬的对着干,要怎么扛;想过他怀柔,要怎么推;还想过拼到绝处,大家分别能找那些关系。但没想过,他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去了趟武清就搞定了董秦,谈笑之间就要架空自己。

他僵硬的站了一会儿,勉强挤出笑容:“节度使,查户编户都是户司的事情,交给助农队和阳军使怕是有些不妥,这叫我户司的同僚羞愧得很。此事还是交给户司来办吧。”

“哈哈,卢公的顾虑赵某也明白。咱们当然不是不信任户司的同僚,但此次查户也不全查。我不是说了嘛,主要还是从军中做起,他们自家的事情自己来办也不觉得累,还更放心。查完之后,哪些人家有单身女子,本使自然是要优先替军中袍泽去说媒的。本使觉得这些事儿他们还是更想要自己来办。”

卢顺德没话说了,就算他能将整个户司,不,整个州府的人都拉到自己这边,他也没话说。他们这群拿笔杆子的,还能阻止人家那群拿刀子的娶媳妇?

赵铎用这个理由来查户,简直是绝了!

只能私底下在做手脚。

卢顺德尴尬的笑着,早就忘了自己原本的来意,阳家也没人问他,送走赵铎,客气的敷衍了几句,便回院关上了门。

阳老爷子倒是想跟卢顺德唠唠,却被自己当家侄儿十分孝顺的搀走了。

老爷子十分无奈:“祁元,你……”

阳祁元笑眯眯的看着他:“节度使送的鸡汤都要凉了,您还是快些进去喝吧。喝完早些睡觉,过几日燕平军回来了,还有不少东西要清点呢。您这个仓司参军,也不轻省,就别管惠元他们那边的事情了。”

阳老爷子盯着侄儿看了半天,阳祁元也一直不撒手,他叹了口气:“好,好,老夫听你们就是。”

将老爷子搀进屋,阳祁元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觉得卢顺德就是个傻的。

大家子要维持家族的体面和存续确实不容易,他们这些家主当得不比在朝为官轻省,但他们有什么脸面敢把节度使作为对手?这个节度使确实年少,也没有家族作为根基,但那恰恰说明他的手段,本事和运气乃是一流的。

阳家和卢家都是占了先机的家族,只要赵铎不倒,他们成为卢龙第一第二的家族指日可待。他是真的没想到,卢顺德为了几户农奴就要翻脸,还想把他家老爷子也拽下水,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如今天下不稳,燕军还在渔阳虎视眈眈。不先把平州发展起来,他们这些附在树上的鸟儿能有好日子过?或许这老小子觉得平州乱了更好,他就有理由带着家眷老小,金银细软去涿州投靠本家了。

想得可真美!

阳祁元摇摇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反正有弟弟惠元的关系在那,他们阳家抵死了就要跟赵铎绑在一条船上,少些田产佃户又如何,趁着机会让阳家子弟都在平卢吃上官家饭才是正经事。

他摊开纸笔,开始想阳家适龄子弟。

赵铎今日来还有一件事没跟卢顺德说,那就是助农队缺人,缺识文断字的人。七品以下官员,节度使可以自任,五品以下,他也可以先用再上奏朝廷。若阳家子弟想要入仕,在门荫和科举之外,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得到赵铎如此暗示的家族还有好几户,规模比起卢、阳二家自是不及,但都有人在军中任职,且没有买过农户或者买的数量很少。

探亲假结束回到卢龙的士卒们刚一回到卢龙,便看到赵铎亲自撰写的八个大字贴在军营的大门上。

“春耕之战,战则必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