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掰手腕

“这是我做的名册,从去年十月一直到正月初逃来的难民全都在册,一共是一千零四十三户,丁男一千一百二十五人,妇人童子老者一共三千三百一十三人。正月之后,丁男被董将军带去武清,后面便再无人送至此处。”

一千零四十三户!

是卢龙战前人口的三分之一,卢顺德那狗吃屎的玩意告诉自己没有增加!

赵铎压下心中怒火:“来砖窑的卢龙人你可有记录?”

“那倒是没有,卢龙人在户司有底,并不需要我们再做记录。”钱文远顿了顿,“不过,数量也不会低于千人。我时常会与他们闲聊,冬季无事可做,留在家中还要吃粮烧柴,此处不禁少男和老者,但凡家中有能动弹的,都愿意来此做工。”

“他们与那些难民相处如何?”

“小处自然会有摩擦,但即便不分卢龙内外,一样不可能人人都相互欣赏。总的而言,相互不热切,却也没有干涉。”

赵铎砰砰砰敲了敲墙壁,他还没弄出适合的粘合剂,直接用砖和泥浆砌起来的房子外面还另抹了一层泥,敲起来不太结实,只能全部盖成低矮的平房,搁后世连豆腐渣工程都不能算。

但就是这样的房子,就足以让一个家庭度过寒冬。

卢顺德他们为什么要阻挠呢?

“君声,我隐约听到些风声。您不是鼓励开荒,还提出要由州里出牛马自各处助农吗?如今自卢龙往下,处处的乡绅都在拼命买进家奴,开垦荒地,就连妇人孩童都被驱进田里进行劳作。这消息或无大用,却也可能与砖窑现在的状况有所关联。”

赵铎扭头看向钱文远,一道闪电劈过脑海,他想起了上次去牙行时听到那老头的嘀咕“自从节度使开始收容难民,牙行的生意便难做了”!

对了,他们反对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烧不烧砖的事儿,他们反对的是自己整个的难民收容计划!

要是自己让平州的百姓和难民全都有吃有喝有房子住,自然就不会有人穷困到需要卖身为奴,没有人卖身为奴,那些乡绅大族又去何处买家奴来替自己家干活呢?

卢顺德啊卢顺德,做着朝廷的官员,打的还是他家那点小九九!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和根本矛盾点,赵铎反倒不着急了。

矛盾能调和,便寻找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点;要是欲壑难填,那边用实力说话。若是这些乡绅想要在与突厥人这一战之前跟他扳手腕,或许他还真是不行。但出关这一仗替他赢得了太多的声望,只要辽东李家没被牵扯进来,他就不信凭他个卢顺德,还能把天给跳破了。

他捏着下巴捋了捋,此事要先搞定董秦。

去武清的理由也很好找。

犒军!

静塞军被划归平卢之后他这个平卢节度使还从来没去看过他们,此番出征饶乐,燕军也加大了攻势,若非静塞军坚守武清,他也没法出动那么多人去攻打阿史那承庆。该赏就得赏,不能因为要节流,就不办正事。

赵铎连李守言都没通知,只带了邢君牙和刘武,说走就走,揣了俩饼子便直奔武清而去,等卢顺德他们第二日再想见赵铎,他已经到了武清城外。

武清这个名字是天宝元年改的,比起后世的武清区来说,辖境更大。

董秦驻扎在雍奴城中。

还在城外,赵铎便看见许多衣衫褴褛的男子在城门外搬运土石,挖深壕沟,至少有两队士卒在来回转悠,看见干的慢的,便一鞭子甩上去,若有人敢叫出声来,少不得还要补上一脚。

几人行至百步,哨塔上传来大喝:“前面的人站住,禀明身份,再往前走便要放箭了!”

刘武打马向前:“平卢节度使赵铎,携卢龙防御使邢君牙来此,速速禀明董秦将军,开城迎接!”

城楼上的士卒眯眼看了两下,声音放缓了些:“此乃战时,不敢私自放诸公进城。还请在城外稍后,我等这便进去禀报。”

“董副使是员猛将,静塞军在他手里倒是比以前像样了。”刘武调头回来,说道。

赵铎心里想着:猛将是猛将,打仗也是把好手,若是能功成名就,善始善终,就更好了。

雍奴城实际上不大,董秦很快便带着静塞军大大小小的将领从城里跑了出来,他们似乎正在开什么会,皆甲胄在身,来得甚是整齐。

“君声,你怎么就带这么几个人来雍奴?若路上遇到什么剪径贼人该如何是好?刘武你也是,还当自家主将乃是客奴兄那般自幼在沙场中打磨出来,有一把子牛都抵不过的气力不成?”董秦这一见面,礼还没行,到先埋怨上了。

赵铎知道在他心中自己是个小弟弟胜过是个节度使,也不计较,笑了笑:“小弟此番自塞外回来,筋骨可是强健了许多。州里军里皆是庶务,便顾不得那些排场了。此番前来,主要是看望兄长您,另外也是看看静塞军的弟兄。正是有诸位守在此处,卢龙方才有胆气与那突厥人一战!尔等皆乃英豪,论功行赏,自不可落于人后!”

这话当着守城的士卒和一大堆静塞军将领说出来,就像大冬天的火塘子,说不出的暖人心。出城之前还不太把这小节度使放在眼里的,这会儿也觉得这位年轻的长官看起来英气勃发,甚是顺眼。

董秦咯咯直笑,赵铎给静塞军面子,就是给他面子。

他不纠结赵铎是咋来的了,上前亲自牵赵铎的马缰,让他稳稳当当的跳下马来,一边向前走,一边跟他介绍随行的将领。

静塞军的编制比卢龙军更加规范,却又和平卢军有所不同。以董秦这个军使为主将,副使两名,左右都虞侯各一名,前后左右厢军郎将各一名,此九人构成静塞军最高军事指挥集团。

董秦主管全军,两位副使一个负责城防,另一个负责粮草,都虞侯和四军郎将各领一个千人营。

静塞军从去年四月底打到现在,千人营早就已经不足千人了,他们一开始在燕军的俘虏中收编。去年燕军大败之后,李怀仙将四路燕军收编到了一起,连续两个多月愣是没有出战,只关着城门使劲练兵。直到正月初才发动了一次进攻,虽然还是被打退了,但董秦明显感到,燕军的战斗力和士气都比之前强了许多,他们死了不少人不说,还眼睁睁看着别人退去,一个俘虏也没抓到。

他没办法,只好将目光投向辅兵。但武清的百姓被抓进城的大都已经累得不成人形,没抓进城的也全跑了,看来看去没一个能用的。

董秦拍着赵铎的肩膀哈哈大笑:“你那砖窑中的民夫还真是好用,个个体壮,修城运粮不在话下。就是欠些调教,说什么你答应他们不入行伍。真是屁话,如今处处都在打仗,好手好脚的男儿,凭哪样不入行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