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不太对

阳老爷子跟他哭穷却还只是前戏,等卢顺德开口时,赵铎听出了点不对的苗头。卢顺德管平州的田户,他拿出了去年奚人入寇之后的田户和今春准备春耕的田户。不但没有增加,竟然还有减少的趋势。

赵铎赶到很奇怪,他十月率兵出卢龙之前还有许多难民迁来,这一冬过去,人呢?

“节度使,卑职说句不中听的。您搞那砖窑,着实没有必要。放眼天下,不治那些逃民之罪便是了,哪还有给他们送田送房子的?如今,卢龙百姓中有人传话,说节度使爱境外之民胜过卢龙之民,人心不安啊!”

“所以他们全都举家迁出卢龙了?”

赵铎斜眼看卢顺德,他就不信这个邪。他那砖窑又不是只允许难民工作,本地人工作不但管饭还另外给几个小钱,他们有什么好不平衡的?即便是不平衡,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屁事放着卢龙的田地,房子,祖坟不要,反倒跑出卢龙去。

卢顺德这话还是没有解释户口为什么减少。

卢顺德有点尴尬,讪讪的摇头:“迁出去或许不至于,但总是有些人会找些由头,投靠亲友或者舍弃田产,以消了户头。”

赵铎觉得这话里面有话,不过堂上的官员全都眼观鼻,鼻观心,全都没有挑刺的意思,他意识到这话中的话恐怕牵涉甚广。

“好,原本的户数是因为这个原因减少。那新迁来的那些难民共有多少户,将册子与我一阅。”赵铎想了想,决定搞清楚深层次原因前,先不跟他们呛。

卢顺德却坐了回去,换做李问道拱手:“回禀节度使,上次董副使回卢龙取粮时提到武清战事激烈,见砖窑民壮众多,便带了一批回武清作为辅兵。所以,整个砖窑烧制都很慢,您又要求必须都要砖制的房舍,到现在也不过建了十来间。眼看已经到了春耕之日,这项事……恐怕真的不宜继续做下去。”

哈,原来是有董秦给他们撑腰!

念头刚起便被赵铎自己给掐掉了,事情没那么简单。董秦这人在历史上的风评不太好,但他对自己和刘正臣的感情却不像是作假,如果他真想跟自己对着干,之前的机会显然比现在要好。

说不定不是董秦再给他们撑腰,而是某些人利用董秦在给自己找不痛快。

难道是某个卖砖的?

也不可能,若真有个卖砖的能让阳,卢,李三家联手帮他们说话,那他卖的一定是皇家金砖,卢龙不可能有这么大能量的人。

赵铎想了想,示意三人把这一冬钱粮收支,田户增减和建筑进度的册子都留下,说自己刚打完仗回来,有些累,要多看几日,再给他们答复。

出赵家大门时,李守言像是屁股后面着火一样,急匆匆的走在最前头,卢顺德几人一直追到他马车前,才将他拦下来。

“李公,某看节度使心中已经动摇,您若是开口再劝上几句……”

卢顺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守言打断了:“呵,某没开口,便是在帮诸公了。节度使来时是什么样子。过了一冬,诸公都不记得了是吗?别看他年纪小,亲近人,心里却是固执得很。某怕诸位此次是要吃大亏啊。”

他扭头看了眼李问道:“你们都是卢龙大族,还有某之本家。李某人身在局中,无话可说。但节度使却是局外之人,尔等各自珍重吧。”

说完,翻身上马,看也不看便徜徉而去。

赵铎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工作报告会开完。李守言就生病了,而且并得很重,躺在床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显然是没法继续工作。

卢龙城的政务正式落到了他这个节度使身上。

“靠,别的同行动不动就烧水泥,烧混凝土的,小爷我烧个砖都这么费劲?”

赵铎真的是很愤怒,而且迷惑,且不说烧砖修房子这件事本身是好是坏,但难民逃进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冻死饿死吧!

这几批难民是马骨,是生蛋的母鸡,不把他们做成表率,其他难民怎么会跑来?要是逼得他们实在没地儿跑了,必须得要当兵送死,他们也会选择更近的燕军来送死,那不是平白无故增加敌人的实力吗?

这些人的目光也太短浅了吧!

他去了一趟砖窑,去年冬天新修的窑口只有一口还在烧着,钱文远和吴玉成带着十几个燕平弟兄守在窑口前,百无聊赖的瞅着通红的窑口,赵铎走到他们背后,才有人发觉。

”县令回来了!”那人惊呼着站了起来,旁边的燕平人连忙扭头,也纷纷露出了惊喜之色。

吴玉成锤了先说话那人一拳:“君声现在是节度使,是封疆大吏,县令算什么,他手下管着几十个县令呢。”

“别那么拘束,这一冬在砖窑干得如何?”赵铎问道。

“好得很,有吃有喝还能挣两个小钱,就是离家太远,买了东西也给山上捎不回去。还是那些卢龙人舒服,缝年节还能扯一尺红布哄哄小娃开心。”那些燕平人没什么忌讳,张嘴就来。

赵铎心中一动:“那些卢龙人和后来的檀州人,妫州人也觉得这里不错?”

“当然不错啊!山那边逃来的难民虽然没有工钱,但您不是说了吗,盖好的房子会暂时借给他们住,他们就像是盖自家房子一样,有劲得很。但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挺多卢龙人不声不响的就不来了,后来那些难民也被军爷领走。偌大的砖窑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了。”

狗日的卢顺德,李问道,果然是在胡咧咧。

钱文远不知道在捣鼓什么,满手都是白泥浆,他洗过手走到这边,正看见赵铎咬牙切齿的模样。

“君声,此番出战可还顺利?”

“顺利,死了那么多人再不顺利,我还有什么脸面回来?你且随我来,把我走后卢龙城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我好生讲上一遍!”

钱文远叹了口气,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赵铎想了想:“先带我看看你们修的房子,让卢易和武兄在外面喝盏茶!”

刘逸淮现在随自己生活,他尚未长大,也没有别的亲戚,想来刘武是值得信任的,但卢易和卢顺德可是叔侄,有些话还是不要让他听见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