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回卢龙

话说到这儿也就够了,赵铎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两位的意思。

李老爷子喝了一盏酒,说犯困,溜溜达达的回屋睡觉去了。剩下赵铎和段有德又将分赃事宜细化了一遍。两人达成共识,先把各部打发走,平卢内部的功,回卢龙再慢慢清算。

晚上,各部头领齐聚度石岭城楼大堂。

此番唐军打出了威势,这些人也不敢再拿腔拿调,都乖乖坐着等赵铎安排。

最好办的是渤海和新罗,战损的人马皆抚恤钱粮布帛,先由他们国家自行负担,这一笔钱会写在上报朝廷的奏表中,等使臣入京朝见时与天子的赏赐一同给予。渤海和新罗很满意,赵铎这么做就是愿意把他们的功劳明明白白的摆在大唐朝廷面前,这比平卢自己给钱都要好。

接着是契丹人,抚恤方式跟新罗渤海一样。另外,赵铎以平卢节度使的身份,允许他们暂时在饶乐放羊牧马。

胡刺知道,自己这次出的力不算太大。赵铎同意他们暂时在饶乐牧马,这就是天大的让步。即便只有明年一年,契丹的牲口数量也将得到很大的提升。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有点怕赵铎,这小子看着软绵绵的,做事可一点都不软绵。

室韦和黑水同样穷困,但双方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

室韦是被打服的,他们甚至没有自己的都督府,从法理上就是赵铎这个平卢节度使的部下,用他们的兵马不算是会盟,只能算是直接调动。黑水则是在渤海以北,因为一直跟渤海国很不对付,才跟大唐关系暧昧。

赵铎驳回了他们想要分武器和马匹的要求,但却热情邀请他们派些匠人到平卢来学习冶铁之术。

最后一方奚人。奥失、处和二部上一次入侵卢龙失败之后,剩余的人口和牛羊都被其余三部吞并了。此番突厥人入寇,阿会部被杀得只剩下几千名老幼不一的女人,其余两部投降突厥之后,又被唐军俘获,无论人口还是牛羊都当作战利品分给了参战各部。

“塔黑,你们的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如你愿意,便随我回卢龙,暂居守捉城外。我记得那边有一片草场,但住了些铁勒九姓的人,我可以帮你们站住脚,但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你们。该怎么办,你要好好想想。”

塔黑离席俯身:“速鲁麻汗归天,阿会部暂无首领。塔黑愚笨,只知道奚人要听从天可汗的安排,节度使让我们去哪,我们便去哪。但是公主不一样,她还要去朝贺天可汗,迎回她的大兄。塔黑恳请,让公主住在卢龙城中。”

“可以。不光是唐苏合思,你们的使臣团都可以和其他使臣一起进卢龙城。”赵铎脑袋疼,但这是合理要求,他没办法拒绝。

各国使团对此次会盟都很满意。

一来,打探到了中原双方的底细,背靠燕军的突厥人被背靠大唐的平卢人打败了,说明燕军并没有那么强大,大唐也不像传闻中那样临近崩塌。

二来,跟着唐军打了一场。即便是损失最大的契丹,收获的牧民和牛羊也足以抹平这一场的损失。而且短时间内,突厥不会再成为危险。

这第三嘛,是认识了平卢节度使赵铎。这个尚还是少年的节度使,比起前几任都更好说话,不是纯粹的武夫,却也不是纯粹的文人,感觉在他面前什么都是可以谈的。

在度石岭休息了一日,各部联军开始陆续离开。

卢龙军这边也开始回程。

那缴获的四千匹马,赵铎一匹都没舍得分给别人,自己留了两千匹,遣侯猛带了两千匹回柳城去。

李老爷子也随侯猛走,但赵铎向他要了李胜景。

这次出使两人相处挺默契,赵铎也看上了李胜景精通北境诸部语言风俗这点,觉得放他回李家蹉跎岁月实在是浪费了些。世家子也不是人人都能有官做,大部分人都是从幕僚做起,就连李泌在太子府时也是幕僚。李胜景都近四十的人了,能被节度使看中,那简直就是天上落下了的大馅饼,他和李老爷子都没什么不愿意的。

燕平军在冯元高的带领下留在度石岭清点物资,一批一批慢慢运回卢龙;石榴在胡骑的俘虏中挑了些年纪小的填进斥候营,要留在妫川,密云一带的草原上继续打探消息;其余人带着战马,押着俘虏,跟随赵铎往回走。

来时便花了一个多月,回去时人数更多,物资也更多。

走走停停,从十二月中旬走到二月初,才走回卢龙城。

赵铎不仅感慨,古人的生命一大半都浪费在了路上。

回城第一件事,便是给将士们发军饷和赏赐。除了正常俸禄之外,此番参战之人,皆赏钱一缗,栗米五石,并赐五日探亲假,可回去探望父老。有功之人和战死之人,在这个基础上还有一笔抚恤,连带着骨灰一起送回乡里去。此事交由司兵参军邢君牙做。

接着,赵铎又去看望了一下驻在驿馆的苏王子,从生活方方面面关心了一下契丹使团,然后与他一起参加李守言准备的接风宴,喝到半夜,才搭了李家的牛车回到自家宅子。

离着老远,便看见金千城眼巴巴的站在门口,原本看门的沈老三立在他旁边,颇有些神情尴尬。

“阿郎,金管家非要在门前接您……”沈老三挠着头,“小的本来说,小的一人便行,用不着非要管家也出来。”

赵铎眯起眼睛打量金千城,这小子在初春的天气里,满脸都是汗水。

他笑了笑:“千城现在不是管家了。他随我出使契丹,有功!我决定让他管理账目,做赵家的账房。富州,富郡,富邑三人便随着你们三兄弟,做你们的副手。管家之位,我会另外再找人。”

沈老三使劲抓着头皮,不知道这跟金千城非要来门口接人有什么关系。但金千城却“砰”一声,直接跪了下去,哽咽道:“谢主公!”

管家迁任账房,算不上是迁升,但能插手的东西还是很多,不过财政上的手脚总是比人心上的手脚好查的,赵铎决定再给这小子一个机会,若他再耍什么心眼,便立刻赶出去,不用带犹豫的。

不过,金千城似乎挺珍惜这份工作,第二天一大早便将赵铎的私人财产整理成条目呈了上来。

赵铎一看,顿时大喜——终于他娘的发俸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