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收遗骸

赵铎无力的点了点头。

他之前也想过此战会非常惨烈,真真切切看到结果时,心里还是不由得叹息。战争太残酷了,死的人太多了。

他掀开营帐,胡刺和阳惠元都赤裸着上身坐在里面,有个契丹族的老军医拿一罐黑乎乎的玩意在往他们那些血淋淋的刀伤上涂。

赵铎看着都瘆人,有心叫停,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想想这年头的将军都是这么过来的,或许这些看起来恐怖的土方法也没那么不靠谱。

“阿史那承庆跑了?”胡刺问。

“中了一箭,被同罗兵救走了。”赵铎看胡刺身边搁着个酒囊,拿起来喝了一口,“那一箭是谁射的?”

“是燕轨那小子。”阳惠元阴沉的脸稍稍绽开了几分,“郭公送了他一把三石强弓和三支破甲花箭,你可还记得?”

赵铎点点头:“记得。可他不是一直拉不满吗?”

“是啊,之前一直都没能拉满,偏偏这次干得漂亮!”阳惠元止不住语气中的赞许,“就是手臂给崩折了,阿猛在给他接呢。这小子在射术上有些天赋,再练个几年,怕是阿猛也要输给他!”

赵铎想到了死去的燕东关,在燕平做县令的生活竟然是他穿过来之后最平静安宁的时光。

“那此番他便是首功。骑卒营还剩多少弟兄?”

“不……不到两百。”说到这个,阳惠元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那双虎目之中泛起了泪光。

一千九百人啊,打得还剩不到两百!

虽然在诱敌深入时,那些兄弟便已经报着必死之心,但他还是觉得心里发疼。

赵铎默然,这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吗?

难怪指导员一直说做将领不如做小卒,牺牲自己的生命和把别人的生命作为棋子来搏弈相比,牺牲自己似乎要容易多了。

“我说了会带他们回家,便一个也不会少。”赵铎顿了顿,又看向胡刺,“此番诸部的伤亡平卢也会负担,人马皆折算为钱粮,等诸部使臣都到了平卢,再商议如何抚恤,如何?”

胡刺都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小部落跟着大部落打仗,胜了能分些战利品便不错,没有哪个将领还会补偿战死的人马。大唐财大气粗果然不是吹的,幸亏当初自己没有非要跟突厥搅和在一起。不知道午也作在不在俘虏当中,此番回契丹,得要好好整顿整顿才是。

侯希逸催促那些俘虏打水拾柴,烧了些热水分与士卒们,将在毡帐外钉了木条,免得夜里有野兽钻进来撕咬袍泽的尸首。

弄完之后,大军启程。牵着马匹,押着俘虏,浩浩荡荡网回走。来时一个时辰便跑完的路程,回去时走走停停,折腾了近三个时辰才回到突厥人的营寨。

冯元高带领辎重营杀了数百头羊,将缴获的铁锅在营门口架了一排,羊肉汤中加了栗米,炖得奶白。回营的士卒一人分得一碗,喝得从肠胃到肺腑都暖了起来。赵铎分到满满一铜盆肉,他看都没看一眼,便让卢易送去了伤兵营。

第二日,除了换班值守的战士之外,其余人都被允许睡到中午才起来。吃过午饭,赵铎带着骑卒营剩余的弟兄沿途收敛尸首,然后一具一具架上柴堆,全部焚烧,将骨灰装进羊皮囊中,系挂在空余的马背上。

骑卒营战损一千三百余人,石榴他们沿途救回来三百多,伤得都不轻,若是能坚持回到柳城,或许能活命,继续留在草原上,就很难说了。

平卢步卒出动五千余人,战损六百,受伤一千余。但重伤不多,基本都是在阿史那承庆强攻山寨时折损的,后面进攻突厥营寨,损失到不大。

所以,此次出征卢龙军步卒就是损失最小的,出动四千人,战损不足百人,受伤的也差不多就在百人左右。

侯希逸倒是没什么想法,此次作战看上去卢龙占的便宜最大,但赵铎都亲自去了契丹那样的虎穴,实在不能再说他有什么私心,之所以让卢龙步卒来做这支奇兵,也是因为卢龙离得远,赶不过来干别的事儿罢了。

胡刺也没话说,虽然契丹人这一仗损失也不小,但纯粹是因为他们自己菜。唐军承担了绝大多数的进攻任务,在诱敌深入时,阳惠元也主动选择唐军的骑卒营断后,若是他不想着保存实力,再多带两千人来,说不定真能将阿史那承庆斩于马下。到那时,草原上的第一英雄,除了他还能再有别人?

说这些都迟了。

赵铎收敛完袍泽遗骸,第五日才回到度石岭。

度石岭地方小住不下那么多人,侯希逸便先率领平卢军护送伤兵回柳城去了,剩下的卢龙兵,各部联军还有俘虏和牛羊,把小小的度石岭关塞得满满当当。

赵铎先去拜见了李老爷子,他住的地方在度石岭主城楼的顶上。

“哈哈哈,君声回来了,老夫正跟段公说到你呢!此番挫败阿史那承庆复突厥汗国之野心,功劳不亚于李卫公啊。”李老爷子心情很不错,抚着胡须哈哈大笑。坐在他对面的段有德,顺手取了碗著放在案几边上,示意赵铎坐下吃点。

“李公莫要捧杀了小子,若是换了李卫公,定然不会让阿史那承庆跑掉。”赵铎叹了口气,“此番论功,涉及各部,还要请李公和监军使与我先定出个章程。”

关于分赃一事,大家的需求又不一样。

契丹和平卢都想要人口和牛羊;渤海和新罗出那几百人只是想要图个名声,他们不需要大唐的功劳,也不可能带牛羊和人口回去,他们希望能要些实际的钱粮和赵铎的人情;室韦和黑水想要马和突厥人留下来的兵器;奚人已经被打残了,他们想要获得平卢的保护,能让部落存活下去就行。

李老爷子摇头捻须:“老夫非朝廷命官,不合适,不合适。不过,功大者多分,功小者少分,这道理搁到哪处都是好用的,不知君声你是有什么疑虑呢?”

“奚族人少,出力不多。但室韦和黑水人能在最后关头到达参战,却是有他们的功劳。”

赵铎也觉得挺神奇的,唐苏合思那全是浆糊的脑子偶尔也是能想出好主意的。室韦和黑水倒是挺有诚意,来会盟还派了挺多士卒,可靠双腿走着实慢了点。等他们赶到契丹牙帐,赵铎他们都已经走了好几日。还是唐苏合思想了办法,带着奚族的女人赶做了些冰橇,让他们从西辽河上一路顺着往下赶,前半段有冰的地方速度便能超过步行。

赵铎甩开摄舍提之后,没多久就遇到了他们,这才能在紧要关头出现在战场。

李老爷子一直听,一直笑:“阿会部已经不能称为一个单独的部落了,你给他们草场和牛羊,那是害他们,不是赏他们。而且,这份功劳听起来,分明是室韦人和黑水人的,他们对天可汗的忠诚实在令老夫感动得很!”

段有德也笑起来:“是啊,本使也被感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