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破甲箭

侯希逸听见心里嘣的一声,本以为自己浸淫沙场数十年,这颗老心脏早就比铁石还要坚硬,可看见一杆橙红色的大唐旗帜从地平线上冒出来时,他还是觉得眼睛酸涩,胸膛中那股不上不下的浊气终于吐了出来。

“节度使来了!节度使带着援兵来了!全军给老夫向前,誓要让那阿史那承庆无处可逃!”

唐军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声,锵锵向前的脚步声忽然间便变得更加有力,更加整齐起来。

阳惠元大喝一声,扔掉断刀,一把揪住了对面人的马槊,他不顾槊刃划破皮肤,两只手臂在这一瞬间有了千钧之力,他直接将那人挑飞了起来,然后反手擎住槊杆,使劲向前冲去。

侯猛,燕轨,还有契丹人,渤海人,新罗人……全都望着那个身影。

无论立场如何,在这一刻,他就是长生天的使者,是身披金甲的救世之神。

赵铎俯身在马背上,飞驰中的风扯动旗帜,让他必须用两只手握着旗杆,靠大腿上的力量来控制在马上的平衡,胯间的嫩肉早就磨破了,每走一步都疼得要命。但想想那些厮杀的弟兄,他觉得自己真特么矫情。

刘武和卢易在他身边,那一百五十骑一骑未少,背后还多了许多步卒。

阿史那承庆的脸唰一声变得铁青,这小子果然还有后手,可恶的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他没有半分犹豫:“撤!”

番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鼠尼舒大啜……”

阿史那承庆瞄了一眼厮杀的战场,冷哼:“不管他。”

突厥骑兵一动,侯希逸立刻嗅到了苗头,他差点从马背上蹦起来:“怀玉,追上去,那老小子想跑!”

李怀玉早就等这句话了,一夹马腹和另几个校尉一起冲出战阵,飞奔着向胡骑追去。另一边鼠尼舒也发现了异动,忙不迭的调转马头,嘴上喊着“保护汗王”,双腿使劲敲打着马肚子。

联军士气大涨,连续砍翻数十位同罗骑兵,向前杀了数丈远。

侯猛第一个冲透了敌阵,也向着阿史那承庆猛追,胡刺,塔黑,阳惠元还有小将燕轨紧随在后。

阿史那承庆与赵铎之间的距离在急速缩短,他也看清了赵铎背后的那些步卒,一个个穿着鱼皮衣,藤木甲,画着大花脸,不是室韦便是黑水的蛮人。

同样是步卒,这些人的装备极差,也没有阵型和军法所言,即便是再多几成,也是一盘散沙,不可能拦得住突厥骑兵!

阿史那承庆那颗心还没完全放下去,便见一骑突至,锐利的马槊当胸刺来,又快又狠,即便是他也不能招架,只能仰身避开。身子刚刚下折,又有一把横刀从斜面砍来,阿史那承庆单手拽着马缰,将自己身体抡得在空中横起,手中弯刀从那横刀底下擦过,不但自己躲过了着致命一击,还在在那持刀人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

刘武恨得直咬牙,最好的机会就被他们错过了。

等他和卢易拨转马头,阿史那承庆的亲兵们已经赶了上来,在他们之间隔出一道人墙,与紧跟着冲上来的唐军骑兵相互对峙。

阿史那承庆勒住马缰,他倒是不太紧张。胡骑是没什么战斗力了,但同罗兵还剩一千多,想要冲破打仗全靠莽的室韦兵和黑水兵,是很容易的事情。

赵铎心里也在打鼓,他觉得自己这波援军似乎是水了点。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混乱又千钧一发之时,一支漆黑的箭矢从人群中飞了出来,不偏不倚,直奔着阿史那承庆的后背而去。

“臭小子!”

侯猛大喊一声,扭头看见燕轨不知什么时候跳下了马,一把巨大的步弓落在他身前,而他则捂着右臂,痛苦的跪在距离同罗骑兵阵侧面五十步的一块石头上。

侯猛想都没想,立刻调转了马头,向着燕轨飞奔而去。

阿史那承庆听见了风声,甚至在千钧一发之时做出了格挡的动作,但弯刀和箭矢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冲力让他早就疲惫不堪的手臂一软,箭矢的轨迹只被拨得偏转了少许,箭头还是重重撞在了他的铁甲上,不但把铁甲撞得凹了进去,就连箭杆也插进去了半截。

阿史那承庆“砰”一声栽下了马。

喧闹的战场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安静,所有人都扭头去看,却没有人反应出自己该干什么。

还是赵铎,他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揪着马缰站了起来,使劲晃动旗帜,使出吃奶的劲大喊:“阿史那承庆死了!”

侯希逸隔得老远,他听不见声音,但却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在这一瞬间,他跟赵铎想到了一起,也高盛怒喝:“阿史那承庆死了!”

那些刚刚会过浑的胡骑是彻底蒙了,不少人在一瞬间的呆滞之后,直接滚下马鞍,抱着脑袋嚎啕大哭起来,没有下马的也开始鬼哭狼嚎的四处乱蹿,竟然有人慌不择路,骑着马冲进了老哈河中。

同罗兵们纷纷调头,有的去抢救阿史那承庆,有的四处寻找射箭之人,他们自然是顾不上那些胡骑,就连杀到他们身边的刘武和卢易也不管了,只使劲抽打胯下马匹。

阳惠元等人趁这这阵乱势连续斩了几十人,侯猛将燕轨交给后面的步卒,又从他们手中领了些箭矢,重新掉头杀了进去。

侯希逸总算是趁势赶了上来,一批矛兵冲在最前面,用长矛将冲刺不起来的骑兵勾下马背,接着便有袍泽一刀斩下人头。

另一边的室韦人和黑水人也有对付骑兵的办法,他们从背后取下带着长索的投枪,嘻嘻哈哈的向同罗兵胯下马匹投去,面对毫无斗志的突厥人,宛如渔猎一般,每拉倒一匹马,便有一群人拥上去,将人砍死之后,割下他们的耳朵,扔进背后的皮囊。

同罗兵本来剩的就不多,有已经杀得精疲力竭,现在人海中如同数只孤舟。

阿史那承庆的亲兵们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其他同伴,只护着阿史那承庆向着人少的地方狂奔,刘武和卢易率领那一百五十骑使劲在后面追。

只可惜室韦人和黑水人是不受控的,他们的包围圈到处都是漏洞,唐军的骑兵也打完了,再想要长距离大规模的去追难度很大。同罗兵凭借自己坚韧的意志和超凡的战斗力,在丢下数百具尸体之后,终于还是将他们的大汗带了出去。

赵铎从马上跳下来,杵着旗杆大口大口的喘气。

不是他不想继续追,实在是实力有限,打到这个地步已经拼劲了平卢的全力,辽东骑兵和契丹骑兵到底都还没有倒他们最为辉煌的时候。

只希望那一箭把阿史那承庆伤得够重!

等他们回到河边大营,侯希逸已经将四千多俘虏分别押到了几块空地上,他们的武器甲胄堆成一座小山,还有几千匹马在河边咕嘟咕嘟的饮水。

无论敌我,打了整整一天,奔袭三十里,都太累了。

“让大家先休息一阵,今夜必须回到山寨那边。此处食水不够,也没有保暖的营帐,驻扎此地很危险。”侯希逸带着几个郎将走出来,“某唤他们将袍泽遗骨先拖到营中,明日再来过来收敛,你看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