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收大礼

侯希逸也没想到还有这种大礼可收,他带着前军追上去,离着一百五十步便让弓箭手齐射。

本来离着那么远,造不成什么杀伤,但那些胡骑宛如惊弓之鸟,也不回头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你撞我我撞你,人人都在大喊唐军追上来了,整个队伍乱成了一锅粥。

突骑施是个杀将,让他冲锋陷阵端是一条好汉,要将一锅粥重新捏起来,就有些难为他了。连斩了好几个想从他身边冲过去的胡骑,却已经没能阻止颓势,突骑施怒得想把鼠尼舒砍成八段。

但鼠尼舒毕竟是个滑不溜手得家伙。

到了此时,顾不上吵架,反倒连连给突骑施支起招来:“唐军皆是步卒,不过是虚张声势乱我军心。那阵中有几个骑马之人,定是唐军将帅。突骑施啜乃我突厥第一猛士,不如率人冲散敌阵,斩了敌将。人心自然稳固,说不定还能趁机夺回大寨!”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但仔细一想,却是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

唐军虽然都是步卒,却人数众多,还有许多弓箭手。

若是双方混战之时,带一只突骑从薄弱处插入,扰乱敌阵,尚还算是个办法。但此时,突厥这几千人自己失去了方寸,既没有留出足够的冲刺距离,也没有人在正面吸引唐军的注意。这种时候带人杀过去,完全就是给人当靶子。

可突骑施偏偏觉得这个办法很好!

他自小便是听着那些一骑破阵的猛将故事长大的,家中父辈总会把祖先的功绩吹嘘得更神奇些。后来跟在阿史那承庆身边,时时见识他以一敌百的勇武。突骑施一直觉得,要是有机会,他也可以。

“儿郎们,随本啜斩了那唐军老狗!”

突骑施本来在队伍最前面,现在调头要去攻击唐军,反倒要从自己的方阵中穿过,本来中间的胡骑还只是在慌张的想要向前跑。现在被他一冲,进进不得,退退不得,只能纷纷向两侧躲避。

鼠尼舒趁机策马向前,同时令旗手挥动旗帜,示意那些胡骑都跟着自己。都是大啜,一人带着他们逃命,一人带着他们去送死,士气已经山体滑坡的突厥骑兵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该怎么选。

突骑施成了胡骑中的逆行者,他身边的同罗骑兵也并没有全部跟上来,毕竟周围都是自己人,他们不能像平日冲杀那般随意的挥刀砍杀阻挡在自己前面的人。

侯希逸看着一员铁塔般的悍将从骑兵群中冲出来,高举着手中投矛,大声怒喝:“唐军老狗速速出来送死!”

他左右看了看,几个骑马的将领当中就数他年纪大。这番将年纪看着也不小,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难道自己堂堂一个都护,会在这种时候出去与他单挑?

侯希逸嗤笑一声,令身边旗手举旗:“放箭,射死他!”

突骑施力气很大,连续三根投矛,刺倒五个人。他胸中的豪情澎湃飞扬,马速不减,抽出腰间的弯刀,一个俯冲照着二十步外的那个年轻唐军砍去。

他几乎已经听到了刀刃擦过皮肉的声音,想到那猩红的血,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丝笑容。

嗖嗖嗖——

然而,他扬起的嘴角再也没有落下去的机会了,铺天盖地的羽箭朝着他一人射来,就在那一刹那,便有几十个尖锐的箭头钻进了他的身体。

突骑施甚至来不及抬头再看一眼,便被飞驰的马甩了出去,陡然放大的瞳孔对上了刚才那个年轻唐军的眼睛,他有点害怕,但还是坚决的举起横刀再一次砍了下来。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总算是落下了。

刚才还只是混乱的突厥胡骑在看到突骑施被射成刺猬时,终于彻底的崩溃了,逃变成了溃逃,一开始还跟着鼠尼舒的旗帜,现在大家只恨胯下的马儿没长翅膀,谁都不想落在后面。

为了能跑得更快些,从两侧绕行那是基本手段,有人对同袍也伸出了手,拽下马也就算了,更有甚者拔出了刀子。

鼠尼舒压根就没有制止的意思,他也只想要逃命。

当然,骑卒真要跑起来,步卒确实是追不上的,侯希逸使出了吃奶的劲,也只能咬着最后那点尾巴。这样的好处也有,就是唐军不会再有什么伤亡。

在鼠尼舒的讲述的版本中,唐军伏兵数量超过万人且装备精良,突骑施不愿分兵留守,他只能带着营中五千人奋勇抵抗,却迫于人数少,又腹背受敌,最后不得不弃营出逃。

后来也是突骑施自作主张要去斩杀唐军将领,结果害得自己身死不算,还让军心大乱,他没法收拾,只能带着大家速速前来寻找大汗。

阿史那承庆听完,沉默了足有数息之久。

他自己的部下自己心里自然是有数,论勇力突骑施仅次于木昆,但他绝不是个一意孤行的莽夫。倒是鼠尼舒,这小子能坐上左厢五姓大啜之位,一来是出身正统,二来是脑子灵活。现在看来,这灵活似乎没用在对的地方。

“罢了,你能回来便是好的。”这会儿不是论功过的时候,阿史那承庆淡淡的说道,继而转身招来自己的亲兵,“令同罗兵中各部梅录收拢散兵。告诉他们本汗早已看透唐军合围之计,派出摄舍提大啜斩杀赵铎于卓索河。让他们莫要忧惧,听从梅录指令,速速聚在本汗帅旗之下。”

那亲兵愣了愣,虽是满脸疑惑,但还是一言不发的扭头去办事了。

倒是鼠尼舒,眼中闪过一阵狂喜:“大汗圣明,鼠尼舒竟不知您已经斩杀了赵铎。既然如此,为何不早些告知大家,却要等到此时才说。若是早些让大家知晓,军心大乱的便就该是唐军了啊!”他没意识到自己这话中隐约带着责怪阿史那承庆的意思。

阿史那承庆面无表情:“不早些告诉大家,是因为本汗也不能确定赵铎现在何处,若是贸然开口,他再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军心便不可收拾。至于为什么要等到此时再说——”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鼠尼舒一眼,狠狠一鞭抽在了马屁股上,“因为此刻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