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出奇兵

摄舍提人多目标就大,赵铎人少方便躲藏,双方你追我赶,是在慢慢向老哈河上游靠拢,而度石岭的唐军则是撒丫子用跑的。

就在阿史那承庆出击之后,突骑施刚刚收拢剩余胡骑,准备前去增援时,山上响起了擂鼓之声,侯希逸一声令下,四千平卢兵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扛着木桥,浮板,争先恐后的越过草丘下的河水,二话不说便对突厥营帐发动了猛攻。

鼠尼舒倒是没有慌乱,立刻让士卒关闭营门,爬上哨塔和高台,用箭矢向唐军还击。双方先是对射,唐军的步弓比突厥人的骑弓射程远,劲道大,占了一程便宜。

接着最后一批过河的士卒,扛着河上的木架子桥冲了上来。

这一段河面狭窄,只有三丈多,上游拦住水之后更是能缩短到两丈,侯希逸多在山里并非白吃粮,他们做了许多三丈长的木梯和许多一头带圈的长木杆,过河时作为桥和支柱,过了河亦可作为攻打营寨的攻城梯。

突骑施让各部梅录整理队伍,自己纵马回了营中。

“鼠尼舒,可需要再留些人与你?”

“哈,你是看不起本啜?”鼠尼舒哈哈大笑,“他们不出来也就罢了,好不容易从乌龟壳里爬出来,这等大功是大汗分与本啜的。你若也想建功,还不如快些出发,去得晚了,那些猪狗怕是要被大汗杀光了!”

突骑施看不惯这小子傲慢的嘴脸,自己明明是好意,他却连句软和话都没有。

“走,去追大汗!”

既然如此,他也懒得管这小子的闲事,若是丢了营帐,自有大汗找他麻烦!

鼠尼舒撵走了突骑施,继续扭头看脚下的战局。

阿史那承庆在范阳做了十几年的武官,把汉人筑造营寨的本领摸了个清,这一片营寨虽不及早先在阿会部旧址上建的坚固,却也一应俱全。

三个营盘临水而建,三个营盘面向原野,中军大营居中,牛羊辎重和那些投降来的奚人在中军大营两侧,各营盘之间都有吊桥和营门。平日无事,放下吊桥,可以来往通行,战时将吊桥升起,士卒也可以在木墙上方来回行走。

他觉得自己赢面很大,这简直就是白捡的功劳。

然而,就在这边厮杀正激励时,他背后也传来了喊杀声。

“突骑施这小子是怎么回事,都说了不需要多管闲事……”鼠尼舒十分不满的扭过头,然后张大了嘴巴,“这……这是怎么回事?”

原野上好几十个由步卒组成的小锋矢阵,正在飞快向营寨推进,在他们身后,闹哄哄的跟着一大群驮马,看不清驮马背上装着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东西。

没等鼠尼舒搞明白这边的唐军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原野上的战鼓也敲响了,锋矢阵散开,那些唐军飞快跑到了营寨的木墙前面,摘下腰间的皮囊,抡圆了胳膊扔进去。

鼠尼舒皱起眉头,看着那一道道抛物线和飞散在空中的浑浊液体,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油,唐军扔得是油,他们要放火!”

话音刚落,扔完油囊的唐军士卒身后出现一排弓箭手,他们的箭头上燃着一簇火,伴随着战鼓变化,火箭如流星般落入了营寨之中。

鼠尼舒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后面会有唐军出现,手中那五千人全都在与山上下来的唐军对抗,一时之间根本来不及撤回来。

而且,就算来得及,他也没法撤啊。

山上那支唐军的攻势一点都没减弱,山上还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他再一扭头,眼泪都要出来了。

唐军在山里还藏了十几辆投车,人头大小的石头飞入木墙当中,对士卒造成的伤害不大,但对各种木制建筑的伤害就十分显著了。

更显著的是对士气的打击。

两边的唐军士兵都有会突厥话的,一边攻城,一边大喊:“你们中埋伏了,平卢和契丹,奚族,新罗,渤海,室韦,靺鞨六部联合,纠集十万大军,要将你们一网打尽!你们的大汗回不来了,不想死的就快些投降,唐军不杀俘虏!”

突厥人刚刚才跟诸部联军打了一场,唐军这话半真半假,信的人有一半还多。

腹背受敌已经是确定的事,那十万大军是真是假?

真有十万大军的话,汗王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杀不过来啊!

鼠尼舒完全没想到形势会这样急转而下,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士卒们没有及时得到指令,更加慌乱。侯希逸趁机亲自擂鼓,河边的唐军推倒了两面木墙,将所有的突厥人都赶到了中间的营盘之中。

而另一面的的唐军烧完就走,从两侧绕上前去与侯希逸部相接应,中间的原野反倒空了出来。

这是好机会!

鼠尼舒那空白的脑子里一下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而身体比脑子还要快,双脚已经开始在往高台下跑了。

“同罗兵,随本啜攻唐军本阵!”

他麾下的同罗兵一脸懵逼,原野上的唐军就像是忽然间冒出来的,哪有什么本阵,河边的唐军倒是有本阵,可那在山上啊,他们飞上去?

但大啜已经一马当先的冲向了火海,他们也不能干看着,只好也纵马飞奔着追在了鼠尼舒身后。

鼠尼舒的目标是哪群尚还没有散开的驮马,他左劈右砍,带着身后那些同罗兵杀得那些驮马四处乱窜,背上的油桶和干草束撒得到处都是。

“不知唐军猪狗说的话有几分是真,若大汗真的陷入埋伏,即使杀光此处唐军也没什么用!儿郎们,咱们去追突骑施,无论如何要把大汗就回来!只有要大汗在,失去的必将要夺回来!”

鼠尼舒悲愤的大声喊道,他都不用回头看,便知道两面的唐军汇合成了一股,那些胡骑和奚族降兵本就不善于步战,慌乱之中如何还能抵抗,若是他不早些决断,现在怕已经现在寨中出不来了。

该死的斥候,为何没能探得何处还藏着一支唐军?

转眼之间,鼠尼舒已经想好了怎么向阿史那承庆解释,能做到左厢五啜的位置上,他也有他独特的本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