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初交锋

侯希逸自认为是个老将,他是营州人,从小就在军队中摸爬滚打,如今的地位一大半靠的是军功。

所以他从来不会把自己陷入绝境。

“白露还没来吗?”侯希逸坐在案几后面,接过蜂蜜水,黑着脸问道。

”还没有。”亲兵垂头应答。

“靠不住!”侯希逸摇摇头,“下去准备,今夜还没有消息,咱们就撤!”

话音刚落,一只矫健的鹞鹰一头扎进帐内,嗖一声落在侯希逸的案几上,骄傲的昂着头,咕咕咕啄这侯希逸的杯子。

“白露!你可算是来了!”侯希逸又惊又喜,一把揪住这货,扯下了爪上的皮套,“好,好,很好。联军已经在三十里外扎营,让他们休息一日,明日便可决战!”

他又写了一张纸,塞进皮套,重新拴在白露脚上,将自己的杯子也递给它:“给白露取粮来,吃饱了歇一会儿。要辛苦你再飞一趟,你老主人现在八十里外的度石岭,速去寻他。”

阿史那承庆的营帐层层叠叠,除了他从密云带来的两万胡骑之外,还有攻占饶乐之后投降他们的奚人元俟折部和度稽部,但这两部的壮年男子也被杀得差不多了,得到优待的只有两部贵族,其余牧民都成了突厥人现成的奴隶。

侯猛亲自带先锋游骑出去转了几圈,判断突厥人至少还有一万五千人。

而他们在山中有四千步卒,联军有五千骑兵,度石岭还有近五千战兵,人数上相差不多。突厥的同罗骑兵之前吃的是幽州军饷,马槊弯刀皆是幽州军匠所制,每人还配三根投矛,在军备上比平卢的步卒和诸部的骑兵都要好些,但那些胡骑便不行,大都只配了弯刀和皮甲,还有少部分连皮甲都没有配上。综合来来,唐军骑兵的军备与同罗兵相差不多,唐军步卒和联军骑兵略胜于突厥胡骑。

至于士气——

突厥人的士气如何侯猛不知道,反正自己这边的士气挺高涨的。

不过节度使废了那么周折跟这些番邦胡人谈过去谈过来,光是折腾就折腾了近两个月,想来不会只是为了搞到这三千多的番邦兵,从心理上削弱突厥人才是正途。

老哈河上游的水不冻,联军寻了处高地扎营。

阳惠元还带人砍树做了拒马,在防御工具的使用上,唐军远远将游牧民族甩在了后面。

各部头领聚在一起,进行了最后一次作战部署,阳惠元把唐军的底牌亮在各部面前,胡刺等人也是吃了一惊,不知不觉中赵铎已经在棋盘上落下了好几颗棋子。

当天晚上,胡刺下令将带来的牛羊美酒全都赏赐下去,大家敞开肚皮吃喝。

第二天一大早,联军离开营寨,陈兵突厥人帐前。

山上的侯希逸也把最后的粮食全都分与众人,让所有人都上了草山。

没了赵铎这个凡是爱走偏招的主帅,大家都恢复到了原本的节奏上。在没有弄清楚对方阵型,手段,有无伏兵的情况下,谁也不会一开始就下令全军冲锋。胡刺手下的番将率先出营叫阵,阿史那承庆也派出一人应战。

正好双方语言也通,彼此怒骂着打了一阵,契丹番将一锤敲碎了突厥番将的脑袋,联军齐声欢呼,但还没等欢呼声落下,又有一人率着十几骑冲出来,手中的投枪如白龙出海,一下子就贯穿了契丹番将的胸膛。

“吾乃突厥汗国左厢木昆啜帐下勇士贺鲁索,你们是哪里来的小毛贼,竟然前来送死?”那人声音很大,先用突厥话喊了一遍,又用汉话喊了一遍。

他是生在密云郡中的突厥人,因为血统纯正,被划在左厢木昆部,现在木昆啜生死不明,木昆部里但凡有点武功的将官都想要立下大功,以便得汗王赏识。

贺鲁索祖上也是突厥中的贵族,自认功夫不输突厥第一勇士木昆,他身后的骑兵是同族的兄弟,阿史那承庆在密云招兵时,随他一道加入突厥军中。

“本汗亲自去斩了他!”胡刺气得直跳脚,抄起自己的弯刀

就要出战。

阳惠元连忙拉住他:“阵前斗狠,非汗王所为。若是阿史那承庆亲自出战,恭仁王再去也不迟。”

胡刺哼了一声,他也就是装装样子,不能让赵铎一个人把士卒的心都给收买完了。阳惠元一拉,便也顺势垂下了手:“何人愿替本汗杀了此贼?无论尔等出身何处,本汗都愿赏肥羊五百头!”

“哈哈哈,这功劳必然是我老侯的!”侯猛想都没想就打马出列,丝毫没看见阳惠元痛心疾首的眼神。

这种阵前厮杀主要是为了给主将争取观察时间同时打击对方的士气,一般也就是派些死了也不心疼的低级将官出去。

侯猛现在的品阶只是郎将,但他在唐军骑卒中做的却是副军使的工作,要是战死阵前,对士卒士气的打击将是绝对的。

而且阳惠元跟他关系好啊!

他就搞不懂了,怎么从赵铎开始,这一个个的高级将领都有了冲锋在前的坏习惯?

但胡刺已经开口了:“好,阿海,你随侯将军出战!”

侯猛冲着阳惠元挑了挑眉,用口型跟他说:“老子也想搞个军使来当!”接着便率着十几骑越阵而出,到了距离贺鲁索二十来步处,扯着嗓子怒吼:“猪狗小儿,敢与你候爷爷一战?”

贺鲁索冷笑,拔出背后的投枪,嗖的投出,投枪直奔侯猛面门而去。

侯猛早就等着这一刻,他向后仰倒,手却在箭囊中抽出了三支箭,一起搭在弓弦上,身子偏向马腹一侧,弓如满月,三支利箭摄入贺鲁索胯下那匹马的胸口和腹中。

那匹马发出惨烈的嘶鸣,将准备投第三枪的贺鲁索掀翻在地。

侯猛马快手也快,挂弓的时候,也抽出了横刀,都没有起身,刀子顺着草地划拉过去,便看见仰倒的贺鲁索脖子上飙起了一道血线。

两人交手也就几息,突厥人和联军都没反应过来,倒是离得最远的侯希逸部连胜喝彩,声势之大,吵得突厥人不能不回头去看。

侯猛直起身子,却没有减低马速,手中横刀左劈右砍,又将两人砍下马,在他身后还有一员小将,手持一柄比普通骑弓大些,却又比不上步弓的怪异弓箭,连续几箭都射中了一人。

”好小子,有进步!”

侯猛很高兴,十几骑并不够他杀,冲过去,在突厥人的营帐前耀武扬威的跑了一圈,又从马腹下摘下马槊,迎着准备逃跑的敌人刺去。

用了弓箭又用刀槊,他就是要想突厥人显摆。

阿史那承庆抿着唇站在高台上,连连摇头:“好男儿,可惜不是我突厥之人。

突骑施和鼠尼舒都在他身边,听见这话,心中颇为不忿:“大可汗,请让我等出战,定为您斩了那猪狗之头!”

阿史那承庆冷哼一声:“不必!斥候们已经回报,他们只来了这五千人。闹剧到这里便够了,让儿郎们速速吃饭。吃完之后,鼠尼舒带五千人镇守本寨,本汗亲自率兵去击溃赵铎凑出来的这些杂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