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会盟礼

天穹煌煌,原野苍苍。

赵铎站在三丈高的会盟台上,举目四望,只觉得豪气从心底涌起。

明明也就是个三楼的高度,越过耳畔的风声却像是站在万丈山巅。他脚下是整齐的大唐士卒,契丹人,新罗使团和渤海使团方阵。方阵之间还有几个可怜又无助,但还是拼命挺直腰杆想要显得正经一点的室韦人和黑水人。

他第一次穿朝服,紫袍银鱼袋,配着他这大半年来疯长到一米七还多点的个头,可谓是玉树临风,英气勃发,丝毫看不出是个过了年才满十六岁的半大小子。

本来他也不是,赵铎深信,气质比长相更能彰显一个人的年龄,他的灵魂都快二十七了。

胡刺,朴龙树,大越山站在距离赵铎一个身位的地方,室韦和黑水的小吏没资格站上来,捧着各家头人的手书跪在再后一格的地方。

李胜景是会盟的主祭,他一个人站在神位前上窜下跳。

赵铎不是真正领天子命来的使臣,但作为平卢节度使,他也有镇抚各族的权利。昨天李胜景跟他讲这些规矩讲到亥时初刻,然而赵铎还是一头雾水,索性大手一挥,将此事全权交给他办,反正你说怎么整他就怎么来。

本以为这就能清净了。

没想到今天早上丑时刚过,这货便把自己拉了起来,穿衣服自是不用说,在李胜景亲自帮忙的情况下,还穿了半个多时辰。接着他拿了一张足有六尺长的单子让自己必须全部背下来。

赵铎当场就想骂人,但看在李胜景手中的单子比他长两倍的份上,他忍住了。

折腾到卯时,各部使臣出现在会盟台前。

光是怎么上这个台子,就有诸多礼仪要讲。幸好赵铎脑子聪明,背了个大概齐,又有李胜景在前指引,一步一步倒也没出岔子。

赵铎算是见识到了这时代礼法的威力,就连胡刺和大越山这样心有不忿的人,站在神灵面前都没了半分桀骜,朴龙树也不笑了,全程严肃极了。

李胜景向上要祭拜各族的神灵,向下要祭拜大地,然后契丹,室韦,黑水三地乃是大唐之臣,所用之礼和新罗,渤海两个附属国又不相同。

各位使臣将分别用自己的礼节能够代表国王意见的国书交付神灵,再由李胜景将事先写好的会盟辞用参与会盟诸方的语言读一遍,然后将会盟书和室韦,黑水两方的头人手书分别烧掉,取一点纸灰放进盛酒的大铜盆里,最后由赵铎带头,各位使臣皆割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盆中。

李胜景取酒洒上天,又倾倒一些入地,再递给赵铎示意他开喝。

赵铎整个人都不好了,酒液上漂浮着诡异的黑灰就罢了,也不知道哪家使臣那么实诚,滴了一串血珠子进去,整个铜盆都泛着血腥味道。

这尼玛要是有什么传染病的,真是要了老命!

赵铎深深吸了口气,满脸笑容的举起铜盆,眼瞅着就要喝下去了,只听砰一声一匹快马如离弦的箭一般射进了人群。

“谁!”胡刺没想到有人真敢跑到他这里来砸场子,惊怒之下,大吼了一声。

李胜景连忙喊他:“恭仁王,祭礼未成,不可喧哗!”

胡刺愣了一下,竟然真的闭上了嘴。

契丹部落的牧民追了上来,各个使臣团的护卫也纷纷拔出护身的武器,但那匹马没什么威胁,它撞到两人之后,便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双膝一软直接栽倒了下去。

马上之人被甩下了马背,重重砸在地上,轰隆隆滚了好几圈,用尽力气仰头望着会盟台上的赵铎,嗷的一声大哭起来:“赵都尉,您不能对阿会部见死不救啊!”

赵铎手上的铜盆险些砸在脚背上:“塔黑?”

得,奚族也到了,这下子东北面草原上得势力可算是到齐了。

李胜景拽着赵铎不让他下会盟台,塔黑就跪在台子底下嚎啕大哭,说突厥人如何欺凌他们,又说突厥人如何凶恶残暴,若是大家不救,他们的今日便是草原上其他部落的明日。

“诸位好好想一想,连牙帐都丢掉的部落,还有什么资格成为草原的王者呢?他们已经向元俟折部的俟斤许诺了牛羊和草场,他们也会向胡刺可汗允诺牛羊和草场。如果室韦,渤海其余的部落给他们战士,他们也同样会允诺牛羊和草原。可是牛羊不会自己生长起来啊,草场也不会因为我们帮助了他就变得更加广阔。突厥人曾经占据了草原上最为肥美的地方,后来天可汗将土草场赐予我们,是因为汉家兄弟有自己的城市和田地。突厥人有什么呢?他们只会把我们现在的河流和草场再夺回去罢了!”

塔黑哭得嗷嗷的,朴龙树和大越山还好,他们的地盘距离草场都挺远,渤海和新罗也不靠放牧为生,但胡刺听着就满不高兴了。

想想也是这个理儿,松漠都督府有好几条河流,水草都不错,若是跟着突厥人重新打拼,拿下了回纥和朔州一带的旧地还好,若是没能拿下来呢?突厥人会安于呆在饶乐一地吗?

若是他们在东征的途中,遇到更加有助力的部落,会不会又掉过头来把契丹的地盘允诺给别人?

胡刺这会儿才醒悟过来,天可汗做君主只是名义上的,突厥人做君主,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想到这点,他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拉上这一艘船来:“赵大使,阿会部亦为天可汗之臣,此次会盟应添上他们!”

赵铎都惊住了,他还在想要怎么回答塔黑,才能让诸部接纳他们,没想到竟然是胡刺最先开口。

“确实,饶乐乃大唐都督府之一。”大越山冷冷的说道,眉宇间升起一点挑衅,“赵大使也不忍心看他们亡族灭种吧。”

呵,你不是一直吹嘘大唐厉害吗?

要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藩属被打成这般模样都不管,便足以说明赵铎之前都是在吹牛!

朴龙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念了声“阿弥陀佛”,他没表态,但却也在看赵铎的处置。

赵铎还能怎么处置?

他巴不得阿会部能自己逃离突厥人的威胁,跑来投靠自己当然是最好的:“塔黑,你的族人和速鲁麻汗现在何处?”

塔黑哽住了,片刻之后哭得更加凄凉:“速鲁麻汗已经归天,族人……族人正在被突厥人追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