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伏击圈

阿史那承庆站在西拉木伦河边,望着空荡荡的草原和滚滚而过的西拉木伦河水,头顶冒起了很多的问号。

“奚人呢?”他扭头问自己的亲兵。

亲兵瑟瑟发抖,垂着脑袋不敢说话。这谁能想到,这帮奚人苦苦哀求着要投降,甚至把族里的公主都献出来了,结果把马奶和羊皮骗到手,就跑了?

偌大的草原,他们靠两条腿能跑到哪里去,即使是重新逃到契丹人那里,他们的处境也不会有半点变化,而且惹恼了大汗,再想投降那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阿史那承庆怒到极点反而笑出了声来。

赵铎那小子戏弄他就算了,现在连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也敢戏弄他,有几年没回草原来,突厥汗王的名头不好用了啊。

“告诉摄舍提,率他那一箭人给本汗追!逃到哪,就追到哪。男子尽数杀光,女子全都掠回来赏赐给底下儿郎。唯有那个唐苏合思,给本汗脱光了衣服,套上铁链,扔进牛马的圈中。顺便再派人去契丹,告诉他们,本汗的耐心,马上就要耗尽了!”

阿史那承庆恢复了突厥汗国的十姓制度,左厢五姓乃木昆,胡禄居,摄舍提,突骑施,鼠尼舒。此五部最贵,现任部啜未必真是五姓后人,但却皆是阿史那承庆心腹中的心腹,此次出征都跟在他的身边,各统两千胡骑和五百同罗骑兵。

木昆本名阿巴斯,乃是阿史那承庆手下第一勇士,其长子阿巴是阿史那休谟的侍卫,随他一起死在了燕平城外。

他恨不得吃了唐军的肉!

“给我射!”

“燕轨,逆着风跑。别他娘的回头看,你射死一个,马上就会被他们追上,划不来的!”

侯猛被风吹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他恨不得马长八条腿,燕轨那小子竟然还想扭头还击,他看不出这一批突厥骑兵跟前几天打的那些不一样吗?而且领头那个骑士,是个狠人,背上竟然背了投枪,那玩意可不会飘,要是被追上了,一准一个透心凉。

跑在前面的骑兵就有好几百,追了好几里路,还咬得死死的,而且阵型不乱。

这是硬茬子啊。

一旦停下来跟他们打,须臾之间后面那些差一等的胡骑就会赶上,到时候漫山遍野,单靠人数优势就能将他们彻底的困住。

“侯猛,撤!”

忽然间,另一支骑兵从风的侧面疾驰而至,阳惠元骑在马上,单手擎着旗帜使劲挥动,侯猛没听见声音,但是看懂了旗语和阳惠元背后跟着的尾巴。

他猛地拨转马头,身后的骑兵也跟着他与阳惠元汇成了一支。

“老阳,现在就撤吗?大使让我们争取十日,如今才第六日!”侯猛加速赶上阳惠元,问道。

“他说的是尽量,既然阿史那承庆第六日便沉不住气派出了麾下精锐,咱们也只能应战,吃掉一股算一股,总不能让弟兄们在这儿调头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吧。”阳惠元不想说话,一张嘴就是一口冰沙子。

侯猛叹了口气,也闭上嘴巴,只希望赵大使那边的事情顺利吧。

唐军拼命的逃,木昆和胡禄居拼命的追,大家的速度都在减慢,唐军的马不如突厥的,两者之间的距离在逐渐缩小。

胡禄居心中暗喜,强行在胯下骏马屁股上又抽了一鞭,双腿用力,超出木昆半个马头去;木昆冷笑,反手握住背上的投枪,只要再缩短一丈,便能拿到第一个人头。此战首功,必是木昆部的!

两人暗中较劲,都以为唐军已经是煮熟了的鸭子。

而就在此时,左侧传来一阵轰鸣。

木昆和胡禄居同时侧头看去,一齐叫了声“不好”,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被唐军带进了一条山谷,左边的山上满是白桦树,右边是个低缓的草坡。

而此时,许多滚木和石块正从白桦林中飞射而出。

“有埋伏!”

木昆一拨马头,向右边的草丘奔去。

胡禄居大骂:“木昆,汉家子如何会留一面让咱们突围?先调头撤出山谷!”然而木昆的人已经跟着他跑了上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草丘另一边。

胡禄居呸的吐了口唾沫,就在他犹豫的几息之间,已经有十几名骑士被石块或滚木砸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他一咬牙:“接着追,唐军去得,我们便去得!”

胡禄居的骑兵跟着转过了拐角,唐军的骑兵趁机又拉开了十来丈距离,他们前面还是白桦林,钻过白桦林,前面有条两丈来宽的河,唐军涉水而过,水深刚到马腿一半,而河的另一边又是草场。

胡禄居冷声一笑,率先涉水冲了过去。

唐军似乎是真的跑不动了,过了河就停了下,掉转马头,全都从马腹底下抽出了马槊,摆出了攻击阵势:“杀!”

胡禄居拉满了弓箭,一箭射出,也跟着大喊:“杀!”

轰——

两军撞在一起,马槊和弯刀都毫不留情的挥向对方。

但仅仅是这么一回合,胡禄居便发现自己被唐军团团围住了。

为什么?

他愤怒的回头,想要骂那些落在后面的胆小鬼,然而令他惊恐的是,他身后那条河不知什么时候暴涨得漫过了浅滩,从两丈变成了三丈多,而且水流湍急,那没来得及渡河的士卒自然是人仰马翻。

这边才是埋伏?

胡禄居都没来及的细想,一根马槊从正面袭来,他本能的挥刀格挡,却被另一根从侧面来的马槊挑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老侯!”阳惠元很是不满。

“嘁,谁找到算谁的,行吗?”侯猛耸了耸肩,他可不是想要抢功,只是看着蕃将傻不愣登的,没忍住。

阳惠元摆摆手,懒得跟他计较,策马向另一个同罗骑兵杀去。

半渡而击本就占了优势,胡禄居的人还被水冲走了大半,唐军没费什么功夫,便将岸边的同罗骑兵尽数打进了水里。

而跃上草丘的木昆,比胡禄居更加惊恐。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竟然在草丘的另一面看到了一个军寨,而且哨塔,防御,营舍……该有的全都有,看规模至少足以容纳五千人以上。

而营舍前面,是正在操练的唐军步卒,有一老头端坐在空地上,颇为悠闲的吹着手中茶碗,见他们冲出来,头也没抬。

进,还是退?

还没等木昆下决定,背后一声暴喝:“放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