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送大礼

“砠烈,为何有这么多唐人在本王帐外?”胡刺恶狠狠地瞪向自己的亲兵。

被称为砠烈的亲兵正是今日值守的队正。

他也颇为疑惑:“回禀大王,您只说不许唐人进帐。并未说不许他们在帐外等候。大使的侍卫说他们是来给大王献礼的,您不是还允许他出来迎接吗?”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些唐军士卒连刀都没带,除了献礼还能干什么呢?

胡刺差点没厥过去,他允许个屁!

唐人的话果然一句都信不得,说什么惩罚……难道午也作发难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该死!午也作不会是个唐人搅和在一起,故意做的戏吧!

胡刺只觉得背后冒起了冷汗,酒液全都顺着脊梁骨蒸发了出去。

“君牙,把礼物献给恭仁王!”赵铎开口道。

“是!”

刑君牙大步从队列中踏出,他本就长得威武,即便是与高大的契丹人相比也丝毫不差,莹莹的火光将他的眼眸照得极亮。胡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上地包袱,心中已经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唰——

刑君牙干净利落地揭开了包袱皮。

“啊啊啊啊——”

跟着赵铎他们出来的那些舞女接二连三地惊叫起来,前面地连连后退,后面地站立不稳,挤得摔成了一团。

胡刺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差点也跟着摔倒下去,幸好刘武走在后面扶了他一把。

赵铎将目光从阿史那休耶的人头上移开,诚恳的转向胡刺:“恭仁王,来之前有人与我说,契丹狼子野心,定然不会忠于天可汗。赵某不信,此番一来,大王您待我热情,言辞恳切,赵某便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忠于天可汗的,不是大王,而是另有其人。大王之所以犹豫,不过是被突厥人胁迫,担心族人安慰而已。而今,我替大王杀了突厥使臣,您有什么话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大可以直说!”

胡刺很想一口唾沫吐他脸上,但他不敢了。

这小子是个狠人,这一招用得也着实太恶毒了!

阿史那休耶是阿史那承庆的小儿子,也是他仅剩的一个儿子,现在死在了契丹,他就是跳进西辽河也洗不清啊!

就算把赵铎砍了送给突厥人,就能保证阿史那承庆原谅自己?就算他现在原谅自己,等突厥汗国重新兴盛起来,谁知道他会不会秋后算账呢?

到那时,突厥不放过他,大唐也不会再帮他,那才只有死路一条!

他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一排钢牙咬着腮帮子,满嘴都是血沫子,混着喉头翻腾的酒意,让他胸口发闷,腹中作呕。

唐军士卒似乎觉得还不够震撼,第一排士卒也齐步向前,唰的放下了手中的包袱,胡刺一把捏住怀中舞女的肩膀,咔嚓一声将她骨头捏得粉碎,那人哼都没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第二排士卒继续上前,胡刺可算是知道他们每个人手上拎的是什么了,整个突厥使臣团一个人都没跑掉啊!

阿史那承庆脑子里装的是马粪吗?

派自己儿子出使,竟然不安排几个高手保护?

“够了!”胡刺暴喝出声,“赵大使,你这份礼物未免也太……贵重了!”

他本想说太霸道,但对上赵铎那双意味深长的眼睛,那两个字硬生生的变成了“贵重”。

他能怎么办,人都杀了,投靠突厥的路被堵得死死的,他现在不但不能怪罪赵铎,还得讨好他,供着他,以他为筹码让平卢的唐军快些来抵御突厥人的怪罪。否则,平卢城门一闭,阿史那承庆不会去找那些石头发泄怒火,他只会来找自己!

“恭仁王过谦了,你对天可汗保持忠诚,我们自然应当替您解决后顾之忧,这便是你应得的。”赵铎话里有话的说道,“不过,外面的顾虑我们能帮您解除,契丹内部之事,我们就不便插手了。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还是早些休息吧。我看也不用麻烦,突厥人的毡帐空出来了,我们就住那里去吧。”

胡刺死死盯着赵铎,胸膛剧烈起伏,最后还是一寸一寸的低下了头:“好,砠烈安排人给大唐天使带路!”

赵铎很贴心的把那一百颗人头也带走了,他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仁义温和的标签在唐人身上贴得太久了些,需要一剂猛药才能让这些草原上的蛮人醒悟过来,盘踞在东方的是一条巨龙,不是被一锄头砍在七寸上就会死掉的蛇

“金千城。”

赵铎进毡包前,叫住了金富城,而且用的是他原本的名字。金富城从那三个同伴中走出来,垂着头不敢与赵铎对视。

“进来喝杯茶。”

赵铎低头钻进毡包,刘武和卢易都很识趣没有跟进去,而且将金富城的三个手下和那些跟来的契丹女子也拦在了外面。

金富城双手合十,触了一下额头,又触了一下胸口,他从这个动作中得到了勇气,咬牙跟在赵铎身后。

“时间不早了。长话短说,我问你,你回答‘是’,还是‘不是’,不需要别的话,如果你觉得我好骗,大可以撒谎,只要你觉得你能承担后果,明白吗?”

“明白。”

“你父亲不是国原大尹小妾家的管家,而就是国原大尹,是吗?”

“是。”

“你家的兄弟之间并不和睦?”

“是!”

“你流落卢龙是因为你刚才提到的那三个人其中某一个或者全部?”

“是!”

“你想回去报仇?”

这一次金千城没有立刻回答,他抿着唇,盯着地板,保持了沉默。

赵铎停下捅火塘的手,抬起头来:“好,我换个问题。你被卖进平卢节度使府是个意外?”

金千城垂下头,声音不如前面的响亮,但他的回答依然是“是”。

“好,我明白了,你回去吧。“赵铎哐当一声将铜壶丢在火塘的上,转身开始脱皮甲,准备睡觉。

金千城却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噙着眼泪:“大使,我,我真的没有骗您!今日……今日之事也只是意外。您若是不带我来契丹,又让我扮演新罗使臣,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