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学班超

赵铎还没正式开始紧张,卢易已经反手将那刀斧手扔进了毡帐中央,单手擒着那根断了的斧柄越过赵铎,一棍敲碎了胡刺面前的案几。胡刺下意识地拔刀,刀子还未出鞘,卢易手中的棒子已经顶在了他喉头一寸。

午也作猛然拔剑向卢易扑去:“大胆小儿,赶紧放开我家大王!”

“都站住,谁敢再动,我便杀了你们家大王!”卢易恶狠狠的吼道,手中棍子再次向前捅去,他手劲很大,胡刺不得不使劲伸长了脖子。

午也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嘴上大喊着“大王莫怕”,手中的弯刀已经靠近了卢易的背脊。

胡刺吓得脸都紫了,连声道:“午也作,住手!”

“你家大王叫你住手,无君无父,听不见吗?”

刘武将手中的斧头当作标枪掷了出去,势大力沉,又快又准,午也作不得不一个急刹,猛地向后抽身,斧头从他和卢易之间飞过,将案几酒坛全都砸得粉碎。刘武一把夺过了门口那个刀斧手的长斧,“砰”一声将斧柄顿在地下。

“诸位莫要太过分了,今日我家节度使带着天子的诚意而来,尔等想要背叛与大唐结下的盟约,直说便是。若今日走得出这大帐,日后便在战场上相见;若今日走不出去,某也定不会做屈死之鬼,有契丹的大王们陪葬,此生也当无憾!”

眼瞅着毡帐里气氛紧张,赵铎颇为古怪的看了看午也作:“恭仁王,赵某实在不解。你既然不想与大唐交好,却又为何要同意我们前来出使呢?赵某虽为平卢节度使,但平卢节度使又未必只能由赵铎一人担任。恭仁王杀了赵铎事小,那天子一怒,流血千里可又当如何?”

胡刺在契丹可汗的位置上坐了好些年了,也不是傻子,看午也作的目光变得狐疑起来,现在这两个刀斧手砍的是赵铎,下一次这刀斧手会不会照着自己的脑袋来两下呢?

“午也作,你带刀斧手们撤下去。”他闷声吩咐道。

午也作心知大王起了疑心,心中暗骂刘武碍事,爬起来,右手按在左肩上向胡刺行了个礼,不情不愿的退了出去。

“卢易,放开恭仁王。”赵铎也招呼道。

赵铎被砍了,平卢会有新的节度使;胡刺死了,契丹也会有新的契丹王。双方心里都明白,现在就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特别是胡刺,他已经做到了契丹的大王,无论是投靠突厥还是大唐,都没有再上升的余地。之前突厥人强势,他便倒向突厥人,今日态度虽是强横,却也是带着试探之意,要是大唐来使示弱,他就能铁了心站在突厥人那边,但现在赵铎强硬起来,他内心的天平却又不知不觉往大唐这边倾斜了几分。

大贺氏是怎么衰落下去的,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好了,午也作性子急,赵大使不要见怪。”胡刺主动缓和了气氛,“先不说这些了。赵大使远道而来,想必早就肚饿,吃些羊肉,喝几樽好酒,有什么事明日再议也不迟。”

赵铎巴不得能拖时间,笑着接受了这个台阶:“嗯,赵某明白,午也作兄乃真丈夫,为了自己族人什么话都敢说,想必在恭仁王的百姓中也是为有大威望的英豪。我手下这位便没这么出息了,为了区区一个赵铎,竟然对恭仁王不敬。赵某定会好好罚他——卢易,罚你今日不食,出门去站着。”

卢易悻悻然的瞪了胡刺一眼,也不情不愿的退出了毡帐。

胡刺心里不太舒服,赵铎这几句话也是落在他心坎上的,午也作是个浑人,却偏偏聚了一大批浑人在他手下,这些年不恭敬的时候多了去了,只是没想到连牙帐中的刀斧手都有他的人。

不过把卢易赶出去到让他松了口气。

那小子是个愣头青,刚才要是午也作没收刀,他真会捅穿自己的喉咙,出去了最好!

他又看向刘武,满心希望赵铎把这尊杀神也给撵走。

但赵铎又不是个傻子,对他的目光熟视无睹。

胡刺看了一会,刘武手持长斧,岿然不动,他只好放弃,假装笑呵呵的举杯敬赵铎,敬天可汗。

午也作退出了契丹王牙帐,心里却十分不爽。大唐的使臣已经无礼到了这番田地,胡刺居然无动于衷,还留他们喝酒。

呵,契丹落在此人手上,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

若不是自己自家叔爷可突干,遥辇部如何能越过大贺氏称王?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就把契丹大王之位留给自家子侄。

他回到自己的毡包,喝了一阵酒,越喝越气,有披上衣服,拿刀出门,招呼自己的牧奴:“随本王去见突厥大使!”

突厥使臣还不知道大唐也来了人,自己得去告知一声。

若有必要,还可请突厥使臣拿个主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埋伏在大唐使臣回营的路上,趁等会酒宴终了将他们杀了了事。到时候把人头往胡刺面前一扔,他还如何去依附大唐?

难道把自己宰了给天可汗送去?

哈哈哈,怕是还没到柳城,突厥大军便杀进了契丹,到时候连契丹大王他也做不得!

午也作想得挺好,他狠狠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契丹不同于中原,没有专门的使臣驿馆。无论那边来的使臣,都是找块空地搭上毡包居住。为了表示尊重,突厥使臣的毡包在上风处,距离胡刺的毡包不远,距离午也作的毡包却有些距离。

午也作率先冲过了突厥人的栅栏,他翻身下马,高喊道:“休耶大使,午也作来找您喝酒了!”

毡帐里静悄悄的,一点回音都没传出来。

午也作愣了一下,回头问自己的牧奴:“刚才进来时,没人值守?”

那几个牧奴同时也是午也作的亲兵,本能的起了警戒心。四下张望,忽然,其中一人惊叫起来:“大王,地上有血痕!”

午也作眉毛猛地跳动起来,他火烧屁股一般跑向阿史那休耶的毡帐,还离着四五丈,便已闻到浓浓的血腥气。

可恶!

午也作一把拉开毡帐的帘子,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踉跄着后退跌坐在了地上。

毡帐里全是人!

突厥使臣阿史那休耶为首,副使两人,其余侍卫,杂役共一百人,一个不少,整整齐齐堆叠在毡帐中央。而让他眼前发黑的是,这些人的脑袋全都不见了!

午也作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老远:“赵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