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争口舌

“哈哈哈哈,大使这就说笑了。天可汗早就抛弃了我们,跑到了你们大唐的最南面大山里,距离契丹足有六千里的路程。草原上最快的马不休不止也要跑十天才能到达。他不会再护佑那些忠诚于他的人,亦不会惩罚那些背弃他的人。太阳坠落了,我们契丹人只能追逐月亮,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道理吗?”

胡刺说话之时,契丹的牧奴已经重新点燃了火把,将煮好的羊肉和大坛大坛的酒搬进了毡帐,几个装扮跟胡刺差不多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才是真正的七部大王,听见胡刺的话,都赞同的点头,不怀好意的瞅着赵铎。

其中一人说得更直接:“草原本就应该有草原自己的王,我们才应该是天下的主宰。你们汉人都是些没有胆子的懦夫,因为害怕我们,甚至修起了长墙想要把我们挡在外面,要是真刀真枪的打,你们是我们的对手吗?”

胡刺哈哈大笑:“午也作,别吓到大唐的大使,他才只有十几岁,比刚刚断奶的小牛犊稍稍年长一些罢了。”

刘武脸都气绿了,他发现契丹人根本就不想跟他们谈什么,只是在一个劲儿的嘲讽侮辱他们。要不是赵铎事先给他们打个预防针,他现在就想一刀砍了胡刺。

赵铎笑了笑,至少看起来不太生气的样子,他举起酒杯:“大唐的疆域有千千万,大唐的子民有万万千,昨日的太阳落山便会有新的太阳升起,两个太阳交替之间的黑夜中的确会有月亮和星辰,但胡刺可汗应该也知道那是不会久存的。”

胡刺沉下脸去,冷冷哼了一声。

赵铎不急不恼的模样让他很生气,在他看来人只分为懦夫和勇士两种,懦夫会屈服于威吓之下,勇士则会因为言语的侮辱而拍案而起。

汉人总是会做出一些他们料不到的反应。

“行了,咱们也不要说些没用的废话了。赵大使,你就告诉我,连自己牙帐都丢了的君王,如何有本事成为天底下最大的可汗!”

“确实,连牙帐都丢了的君王,不能成为天底下最大的可汗。很高兴我们能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赵铎笑着放下酒樽,“当年若不是天可汗收留了阿史那家,别说牙帐,就连他们的王族也不能存活。如今他们还想要征服草原,就像恭仁王您说的那样,只是不自量力罢了。”

“我……”

胡刺顿时语塞,他只想着挤兑唐玄宗,忘了突厥王族比唐朝皇帝可惨多了,玄宗只是逃出了长安,阿史那家是直接被回纥人掀了个底朝天。

“突厥人陈兵两万,就驻扎在老哈河畔。不知赵大使此行带来多少人啊?”胡刺在言语上占不了便宜,开始比起兵力。

赵铎不慌不忙道:“本使此次前来是替天子询问恭仁王何时前去朝贺,难道恭仁王还希望我带着大军前来?”

胡刺脸都涨红了:“本汗就问你大唐的兵力是否能打过突厥可汗!”

“阿笃孤率领三万奚人进攻卢龙之事,恭仁王难道不知?”赵铎反问,“卢龙一地便可击退阿笃孤的进攻,除此之外还有柳城,安东两处兵马未动。阿史那家却要靠夜间偷袭才能击败奚族残兵。孰强孰弱,恭仁王自己应当看得出来吧。”

“那你为何不救奚族人?”

赵铎垂下眼眸:“天可汗置饶乐,松漠,黑水,渤海诸都督府,是为了你们相互和平,各为犄角,不是想要侵占你们的土地。大唐不会派斥候日夜监视诸王,自然也不能及时知道草原上发生的事情。到是您恭仁王,唇亡齿寒啊,即便你不出手相助,派人去柳城告知一声,想来也是容易的,却为何见死不救啊!”

契丹诸王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锅怎么一下子又扣到了他们头上。

胡刺还想反驳,搜肠刮肚想不出话来。

他承认,在耍嘴皮子这件事上,他好像不是这个小子地对手。

午也作见自家大汗在言语上吃瘪,将手中地酒樽重重砸在桌面上:“罢了罢了,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了。我们可以派人去觐见你们地皇帝,大唐的都督也可以接着当。但是有两点,你们得要先跟突厥人分个胜负。还有,突厥人答应我们,只要支持他们东征,便将七老图山以北全部送给我们,每年还给我们五千头牛和五千匹良马,不知道大唐地皇帝能开出什么条件来呢?”

哈,赵铎都快给这老无赖给气笑了。

他们先把突厥人撵跑,然后再把饶乐和辽东拱手送给他们,还要每年给契丹上贡,就为了换契丹去见肃宗一面,接受大唐地册封?

这特么是当臣子吗,这特么是当爹!

这种事儿就连宋朝那些软蛋皇帝都不会干,契丹现在还只是小小的契丹,可没成为雄霸北方的大辽,但这嚣张气焰貌似却是祖传的。

赵铎把玩着手中的酒樽,看似在沉思,其实是在计算时间。他们一路跟着达刺干进到胡刺的毡帐,才过小半个时辰,远远不足以让刑君牙他们完成另一边的计划。

“唉!”赵铎叹了口气,“恭仁王,与突厥人作战本就是本使职责所在。平卢并不盛产牛马,但天可汗对诸王赏赐的金银布帛,那价值怕也不低于一万头牛马吧。至于土地之事,那不是我做臣子的能说了算的,若您去朝见天子,自可以向天子提出。”

胡刺还没说话,午也作便十分豪横的将酒樽摔了出去:“没有好处你说什么说,你们汉人本就不是突厥人的对手,靠这些小聪明和城墙才占了便宜。现在长安城都丢了,等突厥王掉头向东,看你们那皇帝又往哪里跑!大汗,跟这小子继续说下去也没用,拖出去砍了吧!”

话音刚落,便听见“哗”一声响。

赵铎身后那两个刀斧手竟在胡刺没有下令的情况下,挥动斧头向他砍来。

胡刺也被吓到了,大声喝道:“住手,谁让你们动的!”

午也作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激怒了大唐的使臣最好,让平卢人去怪罪胡刺,最好杀了胡刺,他坐在大王的位置上已经太久了!

赵铎差点就一个懒驴打滚躲到一边去了。

千钧一发之际,他咬着舌尖稳住了自己的身子,要相信刘武和卢易,自己是来做使臣的,是大唐的脸面,如果不能潇洒的闪开,那还不如就让他砍死算了。

赵铎岿然不动,刘武和卢易却是魂飞魄散。

幸亏两人一直保持着警戒,在那两个刀斧手动起来的瞬间,便各自做出了反应。

刘武武功更全面,那刀斧手刚刚将斧头举起来,他就已经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另一只手的手肘重重撞在了那人的下巴上。

卢易反应慢些,但他练的是硬功夫,双臂向外展护住赵铎,背上肌肉隆起狠狠撞在了斧头柄上,“咔”一声,斧柄断成两截,那斧头直接飞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