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可以谈

赵铎连连点头,李老爷子的分析是说得通的。但阿史那家不愿意用武力征服和不能用武力征服是两回事,真要撕破了脸,平卢还是打不过。

“胡刺可汗还没有彻底倒向突厥,一来是与安胡儿有仇,二来也是在看我大唐的脸色。不光是他们,整个草原都在看着咱们和突厥人!”他意味深长的顿了顿,似乎是在留时间给赵铎自己想。

赵铎也确实没有令他失望,脑子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阿史那能找契丹谈,我们自然也能找契丹谈。说起来那胡刺还是我大唐的恭仁王,松漠都督府都督,他害怕突厥人怪罪,难道就不怕被我大唐怪罪?”

“哈哈哈,没错!平卢不敢贸然发兵,阿史那家一样害怕被两面夹击。其他部落,包括新罗人,渤海人,甭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的,面儿上也都是大唐的属国。谁也不敢不把大唐放在眼里。除非是你们自己示弱!”老爷子抚了抚胡须,“君声啊,现在平卢在他们眼中,就是大唐!”

“李公所言有理,那我们当派谁出使契丹呢?”侯希逸好不容易插上了话,问道。

李老爷子撇了他一眼:“要一个身份够高,脑子够灵活,擅于随机应变,而且不怕死的人。”

“那只能是我了。”赵铎笑了笑,“不过,只是出使契丹还不够,要是能一口气把跟周边友邻都谈了才好。不知李公与新罗,渤海之人可有联系?”

“你这是何意?”侯希逸问完就后悔了,他发现李老爷子眼中的赞许之色越来越浓,这一老一小二人相视而笑,竟然有种棋逢对手,酒逢知己的感觉,衬托着自己像个傻子。

李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你想让老夫帮你送什么信?”

“就说大唐太子新登帝位,本节度使奉天子之令,要对各国诸王重新加以封赏。若他们还把大唐放在眼里,便派出使臣,前去松漠都督府,本使在西辽河边等他们!”

“此事倒是不难,老夫来之前便写好了信。等白露吃饱了食儿就能让它回辽东去,毅景孩儿自会安排人将信送出。天子即位,他们这些做藩属国的本就该前往朝贺,现在条件不允许。先见见你这个节度使,也是该的。只是,若他们的使臣到了契丹牙帐,看到的却是突厥人。这后果你可曾想过啊。”

“若是那样,便只能拜托侯都护了。”赵铎苦笑。

此行的风险之大,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光是使臣团的成员便挑了三日。

大使自然是赵铎,副使是刑君牙。

刘武,卢易,燕轨带了亲兵营一百人随行,另外从卢龙军中挑了几个契丹士卒。临行前赵铎还突发奇想,带上了金富城他们四人。

队伍先到了柳城,与李老爷子派来的翻译汇合,再继续北上前往西辽河。侯希逸早几日派出了信使去见胡刺可汗,赵铎压着速度一边走,一边等,在距离西辽河百里之处,得到了信使回报,胡刺愿意见大唐的使臣。

赵铎立刻让大伙加速。

第二日傍晚,赶到了契丹牙帐外围。

他没着急去见胡刺,而是将使团成员全都叫到了一起:“诸位弟兄可曾听过大汉定远侯班超之事?”

就在赵铎给大家讲班超故事的档口,距离他们八九十里的一个小水塘旁边,速鲁麻正躺在一块脏兮兮的羊毛毡子上等死。

他伤得很重,烧得迷迷糊糊的,族人将仅剩的纯奶都送到了牙帐里,但他喝不下去。阿会部流落在辽河边上,牛羊马匹全都没了,部落的勇士也所剩无几。他们之所以能苟延残喘,是因为突厥人和契丹人在谈判,一旦有了结果,阿会部便只有死路一条。

他恨自己,自以为收编了奥失部和处和部的牧民,就能成为草原上的霸主,面对突厥人的进攻,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向大唐的都尉求救。

等他反应过来,部落里连一匹驽马都找不出来了。

没有人能在缺少粮食和马匹的情况下跋涉七八百里去唐人的城市报信,蒙长生天召唤不可怕,但阿会部若毁于自己之手,让他如何能去面对祖先神灵啊!

“可汗,唐苏合思回来了!”

塔黑的声音从帐外传来,速鲁麻勉强勾了勾嘴唇。哈哈,他连耳朵也出现幻觉了吗,这种时候,这种时候……

他的瞳孔猛然间瞪大,难以置信看着牙帐的帘子,他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真的出现了,如果这不是做梦,那便是长生天的恩赐。

不过,还是做梦吧。

要是真的是他家唐苏合思,现在早就该吓得哭起来了。

速鲁麻闭上眼睛,想起女儿出生之后自己第一次出征,只是手臂上被划伤上了一道,她就哭了整整一日。他费力的勾起唇,或许人是不会死的,他们只是会沉浸在美梦中不醒来罢了。

唐苏合思没想到自己只是任性的离家出走一次,便与家人们天人永隔,她害怕得想哭,但临行前赵铎的话还在耳边环绕。

哭救不了父亲,也救不了族人,她必须坚强起来才行。

“父汗,我是唐苏合思,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赵铎,赵铎他出兵了,唐军已经出了榆关,很快就要到咱们这里来了。您再坚持几天,坚持几天,我们就能得救了!”她跪在了速鲁麻身边,握住速鲁麻的手掌,将他的掌心贴在自己脸上,哽咽道。

速鲁麻喉咙发出“咳”的一声,他眼睛依然紧闭着,胸膛却剧烈的起伏起来。

唐苏合思感到父亲的五指舒展开,在她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他眼角滚出一行泪,嘴唇微张,似乎是在说“好”,他真想再睁眼看看自己的珍宝啊,可是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终点,他听到了长生天的召唤。幸好在那之前,还能听到唐苏合思带来的好消息,他这一生也可以无憾了!

毡包里渐渐只剩下了一个呼吸声。唐苏合思愣愣的看着父亲,她心目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在生命的最后时候也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大家为什么要打仗呢?

杀死彼此的亲人就能让日子过得更好吗?

唐苏合思觉得像是有一头野牛踩在自己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小时候父亲出征她总是很担心,甚至还想过要是父亲死了,她会多么难过,她的小羊死了她都哭了三天三夜,要是父亲,她一定会哭到晕死过去。

但现在,她只是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心里虽然空了一大块,但眼泪却消失了。

她将父亲的手放好,俯身在他额上吻了一下,转身撩开了帘子。

塔黑带着仅剩的男人站在外面:“唐苏合思,大汗他……”

唐苏合思双手交错按住双肩,虔诚的垂下头。

塔黑高大的身躯晃了几下,他身边的人也都如遭雷击。片刻之后,哭声响彻了营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