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吃大亏

唐苏合思没能出得了守捉城,她在城墙上坐了一夜,望着家的方向想啊想,她想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打仗,她好不容易把族人们从卢龙送了回去,现在他们却又要死在突厥人的刀下?

第二天天都没亮,她就自己骑马回了卢龙城。

现在能救阿会部的只有赵铎,他能打败阿笃孤就一定也能打败突厥人,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帮助阿会部呢,父亲请他痛饮过美酒,他也对自己照顾有加,他们难道不是朋友了吗?

唐苏合思想要找赵铎再问一番,但找遍了整个院子都没有看见人,最后还是听刘逸淮说他去了牙行。

阿会部都快要灭族了,他还有心思去牙行!

唐苏合思气坏了,冲到牙行门口,正想要大闹一场,却听见赵铎在拒绝李守言让他买婢女之事,是因为汉家女子不如自己好看,那他……

唐苏合思吓了一大跳,也顾不上闹事了,连忙跑回了赵家。

一连三天,她只要一闭眼睛,就能看见父亲母亲还有兄长们满脸是血的向他伸出手来,而在他们背后,赵铎高坐在胡床上,单手撑着下巴,眯眼浪笑:“区区牙行的姑娘自然是比不过唐苏合思好看。”

啪——

赵铎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所以,这就是你大半夜爬上我床的理由?”

唐苏合思缩在被子里,一阵一阵的抽泣,她现在又羞又恼又害怕,她不知道赵铎为什么会跟被踩了尾巴的猎狗一样发怒。

他不是觉得自己好看吗?

在草原上,一个男人若是向父汗赞扬自己的美丽,那边便是想要求娶自己,作为条件他的部落也会成为阿会部的盟友。自己今年已经十三岁了,阿笃孤还有契丹的胡刺可汗都像父亲说过这样的话,只是父亲说自己和其他女子不一样,将来要去长安面见天可汗,让天可汗赐一门佳婿。

现在自己甘愿用自己来换取平卢对阿会部的救援,可为什么赵铎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样子呢?

赵铎现在岂止是不高兴,他特么的想砍人!

多大个姑娘啊,怎么就这么不自爱呢!

别的都不说,就说年纪,他要过了年才十六,唐苏合思也要过了年才满十四。我的天,这尼玛得进去关十年!

就算大唐没这个律法,这对身体也不好啊!

更关键的是,为了规避家庭责任,他连主动的婚姻都很排斥,现在还要被动的对一个女人负责,到底是谁说在两性关系中男人就不吃亏了!

屋里只剩下唐苏合思的抽泣声。

憋到天快亮了,赵铎终于硬邦邦的甩出一句:“先说,我不会娶你!”

唐苏合思从被子里探出头来:“那你会救阿会部吗?”

“会,但那跟你今天的愚蠢行为没有半点关系。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的计划。阿会部之人也是天可汗的臣民,而我是大唐的节度使,有镇抚一方之责,所以在能保证平卢安全的情况下,我自会出兵。”

唐苏合思却像是松了口气,见她还想说什么,那股冷静了一宿的邪火再次升了起来,赵铎愤然一扬手:“行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呸!”

他反手在自己脸上扇了一下,轰的站起来,推开门走了。

那床单上的红梅尚在,他如何能将“没有发生过”这五个字说出口来?

可要让他就这么认下,他不但不愿,而且还不甘心!即便他赵铎一定要娶一个妻子,这人也绝对不会是唐苏合思!

整个卢龙城都发现他们年轻的节度使这两天特别的暴躁。

早上天都没亮就在军营里坐着的,看着辎重营的弟兄们做完饭,还要去督促亲兵营的弟兄练习。那一百个弟兄可是真的惨,练得手臂发亮,吃饭都得趴到碗里去吃,那些吃饭吃到一半直接趴下去开始打呼的人也是他们。

有这些鸡在前面,其他的猴子谁还敢不认真练习?整个军营的训练质量再一次得到了提升。

文吏们也不敢偷懒了,赵铎的精力像用不完一样,每日都要开晨会,他桩桩件件的事情都要过问,气压低得吓人,谁手下的事情搞不清楚,被他瞪上十几息,背后就得湿透。

原本还有点欺负节度使年纪轻的文吏们,一下子全都老实了。就连侯希逸和段有德都在私底下喝茶时议论,买了家奴就是不一样,节度使总算有了点当封疆大吏的威严。

三天时间,州内人人奋进,再挑不出半点毛病。

赵铎也不能昧着良心随便找茬,但没有需要他插手的工作,他那一肚子的火也无处消磨。他是恨不得立马将唐苏合思送回阿会部去,可偏偏阿会部现在不知道被撵去了何处,自己也不能欲盖弥彰的给她送到驿馆去住,引起别人的怀疑不说,要是奚族公主在卢龙寻了什么短见,再来回这么一查,那就真是黄泥落到裤裆里——不是屎它也成了屎!

可谁还不是个小鲜肉了?

他索性出城跑去了玉田,钱文远在玉田县负责流民转运,同时为山上的燕平寨运送冬衣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两人聚在一起喝了一通酒,事儿吧是不能明着提的,赵铎只能旁敲侧击的跟钱文远讨论了一下“爱情”。

“娶妻自然是要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可结得秦晋之好。君声所谓男女相互心悦,终成眷属之事。文远只在书中读到过。”

赵铎拧着眉头瞅钱文远:“所以呢,你觉得书上都是骗人的,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幻想过自己要娶的女子?”

钱文远歪着头想了想:“有啊,我小时候觉得自己能娶公主。”

赵铎当场就想给钱文远一巴掌。

然而,没等他付诸实施,钱文远又笑着摇了摇头:“君声,人自知尚且不易,知人便是更难。今日之欢,明日未必喜爱;今日不喜,却或日久生情。但若是结两姓之好,彼此之间至少会有几分敬重之意,如此不就足够了吗?”

赵铎觉得自己来找他喝酒就是错误的,对于这些男子来说,他遇到的事儿根本就不能算是事。唐苏合思身份是挺尊贵,但奚人现在处于劣势,赵铎给个侧室的身份他们都得偷着乐。

若阿会部没能救到,也就是多养个女人;若是阿会部重新振作起来,他还能在草原上多份助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