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取名字

赵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差点没给老李憋死,这小子可真有意思,之前死活不愿意来牙行,这来一趟又恨不得把牙行给买空。

他生怕赵铎还要出其他幺蛾子,连忙制止他:“行了行了,这些够了。以后等你修了自己的节度使府,再添新的。另外再来两个暖床的婢女,今日便算是置办齐了!”

赵铎的心情还挺复杂的。

他觉得人真是很奇怪,之前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吧,光是想想都觉得不自在,但是一旦想开了,也不觉得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自己不买别人也是要买的,还不如落在自己手上,日子说不定还有尊严些。

至于说想要杜绝这一行,赵铎自认为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想杜绝奴隶交易,最基础的是需要生产力发展,物质富足,只有拥有强大而有力量的统治机构,让每个人都能站着吃饭,奴隶制才有被废除的可能性。

否则,第一个拿起刀子要维护奴隶制度的,恰恰就会是那些奴隶自己。

然而这个坎算是过了,老李立马又给他给了他新的坎,暖床的婢女是什么鬼?

呵,他连养媳妇都觉得麻烦,怎么可能弄两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进屋去?

别跟他说就只睡睡觉,不用负责任。

当他是个大老爷们就没看过宫斗宅斗是吗?

“不要,女人肯定不要,你要买你就自己带回去!”赵铎斩钉截铁,丝毫没发现老李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

“君声,你尚还年轻,即便是有特别的喜好,也不当示于人前,买两个女子回去,至少能挡些闲话……”

“什么特别的喜好?”赵铎愣了一下,毛都炸起来了,“李公,你要胡说八道就休怪本帅不还钱啊!本帅年纪轻轻的,难道不能挑剔些?寻常女子我看不上!”

“至少你也该先看一下吧!”

“呵,难道区区一个牙行的姑娘能比唐苏合思还好看?”

赵铎说这话的本意是连唐苏合思那么好看的姑娘他都看不上,但听者就未必这么想了,李守言意味深长的盯了他老半天,最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竟然还真的就不劝了。

这一票花的钱倒真是不少,七个成年男子和六个男童,六个女童,总共十九人,花了整整五缗钱,按天宝年间的粮价折合成粮食能买五十石粮,相当于他这个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俸禄的六分之一。

赵铎第一次对自己的俸禄有了点期待,他这几个月花的钱粮是不少,但那都是公家的钱。皇帝赏赐的东西又不好变现,以至于他私人的兜里还空荡荡的,出门连吃碗面都得记账那种。

撺掇老李给了钱,赵铎把人带回家,让他们自己烧水洗了澡。先将年纪不满十岁的童子全都领到柳氏院子里,说是给刘逸淮找的伴读,无论男女以后每天都要跟着刘武练两个时辰的功夫,刘武不在也有其他师傅。

这是他研究完世家之后想到的,他自己窜得太快,一时半会凑不出家底来。但将来刘逸淮将来长大了,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就会成为他第一批心腹。

另外两个年纪大的都是姑娘,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四岁,寻常男孩养到这么大年纪就不会卖了,但女孩在这个年纪却正是能卖好价钱的时候。

她俩对赵铎这个看起来比她们大不了多少的大帅很好奇,一直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瞄他,心里不知道盘算些什么。

赵铎把她们领到了唐苏合思住的院子里:“这里住的是客人,她现在不在,你们把院子打扫一遍……”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唐苏合思面无表情的从树后面闪出来,走进房间,砰的关上了门。

“嘁——”赵铎揉了揉鼻子:“嗯,看来已经回来了。就听她吩咐吧!”

他转身出了院子,那四个新罗人和沈家三兄弟在门口跪了一溜,看见赵铎便磕头谢恩:“今日进了赵家门,这条贱命便是少郎君的,此前的名字不堪再用,还请少郎君赐名!”

还有这规矩?

赵铎发现李守言的管家还站在门口没随老李回去,心里就知道这多半老李专门留下来替他教规矩的。

李管家也确实有眼力见,笑呵呵的上前,低声道:“节度使,他们都是签了死契的奴仆,将来大帅您若是不要他们,朝廷也不会再当他们是良民。赐个名字反倒让他们安心。像大帅您这样少年便得圣人垂青,做到一方镇帅,将来这开府封侯,家中的小厮杂役只会比现在更多。按李家大宗的规矩,进门的小厮也是按着字辈往下排的,有先来后到,亦有长幼尊卑。久而久之,自然也就有顺序了。”

“所以,我还得给他们列个字辈顺序?”

“如果大帅不嫌麻烦,有当然是最好的。”

赵铎站在桂花树下,认真思考了有半盏茶的功夫,终于点了点头:“好,拿纸笔来!”

他饱蘸浓墨,唰唰唰一挥而就。

李管家忍不住凑上去看,越看这脸上的神情越是变得古怪起来,赵大帅写的既不是诗也不是赋,字他倒是都认识,就是连在一起怎么都读不通。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赵铎满意的放下了笔,挨个字念了一遍,瞬间觉得神清气爽,仿佛看了场精彩绝伦的鬼片,他示意金千城将纸贴在墙上去。

今天去买家奴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其实是很大的。

如果没有秩序一切人都可以成为盗贼;如果只想要自己过得好,有很多事就不应该去做,比如让郡里出钱出粮来收留难民,比如在卢龙的面馆吃面还要给钱,还比如想要拯救这个陷入泥潭的王朝。

这个时代的世家和官员都不傻,很多事情不是做不到,而是他们不愿意去做。

赵铎希望自己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来路。

沈家三兄弟分别叫富福,富禄,富寿。

老大种地种得好,做了赵家的花匠;老二在家喂过猪,能掌火候,被安排进了厨房;老三没啥特殊技能,只能在前院负责看门。

金千城改成了金富城,他人长得周正,读过书,会算账,那三个新罗人都听他的话,赵铎让他做了管家。

侯希逸听说他买了家奴,当天晚上便带着礼物亲自登门拜访;卢龙城里那些老老少少的官吏也争先恐后的前来。

连续三四天,赵家的酒宴都持续到了半夜。

赵铎就奇了怪了,难道只有买了仆人才算是搬了新家?

不过要是他们之前来吃饭喝酒,还真没人收拾残局,总不能让从迁又要当自己政务上的秘书,还要当内宅中的管家吧。

说到从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到颜家。

赵铎连续喝了三天,实在是有点熬不住了。好不容易把最后一帮人送出宅子,让金富城把自己扶进卧室,一沾床便睡了过去。

梦里刀光剑影。

他看见绚烂的国旗飘扬晴空之下,飞机划破天空,广场上人声雷动,他本来站在人群之中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结果忽然间天黑了下来。

郭子仪带着朔方军将士在血泊中拼杀,刘正臣站在城墙上胸前背后都插满了箭矢,常源背对着一堆火,义无反顾的走向黑暗的深渊。

他听见速鲁麻发了疯的质问他:“阿会部没有背叛过天可汗,你们是天可汗的军队,为什么要眼睁睁的看着突厥人将我们赶尽杀绝?”

他听见阿史那承庆哈哈大笑:“吾乃草原之王,大好中原皆当为吾之牧场!”

他感觉自己在马上颠簸,特别的疲惫。

朦胧中,唐苏合思在哭着求他:“大唐的将军,天可汗的勇士,我请求您,请求您帮助阿会部度过这次灾难吧,唐苏合思愿意献上我的一切,永远匍匐在您的脚下,亲吻您的脚背和胸膛……”

等等——

赵铎猛然从睡梦里惊醒了过来,他发现声音并不是来自于梦里,而是真的在耳朵旁边,而且……一只纤细而又颤抖的手正慢慢从他胸膛上滑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