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封赏

就在赵铎每天跟李守言泡在一起琢磨北平郡民生时,渔阳的燕军再次向武清发动了猛攻。

阳惠元率领经过增补的四千卢龙军前去增援,在武清城东南的造甲城外与董秦前后夹击大破燕军,斩敌两员大将,俘虏数百人,劫掠财物若干之后从容退回武清。燕军分两路退回了渔阳府和临渠府,听静塞军的斥候回报,这两支燕军似乎起了冲突,两城之间数日没有联系。

阳惠元留了些军粮军资给董秦,率兵退回了卢龙城。

又过了十来日,一艘海船乘着西北风到达了马城县港口,赵铎亲率北平郡全体文武官员到马城县港口迎接,侯希逸和董秦也分别从柳城赶了过来。

“老夫今日终于再见朝廷来使啊!”

“天子无恙,山河无恙!万幸!万幸!”

赵铎也是没想到,这些平日里看起来各有打算,性格脾气皆不相同的大老爷们在看到朝廷来使的那一刻,全都跪在码头上嚎啕大哭起来,他可以肯定这些人是一点都没掺假,就连圆滑如李守言,都哭得差点吐血了,阳惠元,侯希逸,董秦这些武夫更是哭得声震苍穹,最后连船上的宣旨太监也忍不住跟大家一起抹眼泪。

“好了,诸公先收敛情绪,让天使将朝廷的旨意宣读之后,咱们回卢龙再大醉三日,为天子庆贺!”哭就哭了小半个时辰,赵铎实在哭不动了,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

前来宣旨的太监名为段有德,内侍省内谒者监,五十多岁,正六品下的官。他最先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没干,连忙代表着天子将大家一一扶起来,又搀着赵铎说了好大一通勉励的话,招呼大家伙按照现在的品秩各自站好,接着重新登船,站在高处开始宣读制书。

首先宣布的是太子登基的消息。

制书上是说玄宗已经到达蜀中,主动将皇位禅让给了太子,太子尊其为上皇天帝,改天宝十五载为至德元年,“载”恢复为“年”,“郡”恢复为“州”,郡中官名皆当改为州中官名。另大赦天下,凡至德元年七月之前的罪犯,皆可释放。

赵铎听着这话,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历史上肃宗恢复“州”名和旧官名,改“载”为“年”都是在收复两京之后,前者是至德二载十二月,后者是乾元元年的二月。

别看只是改个称呼,但这却是天大的事情。

古人讲究子承父志,正常情况下太子即位之初只能延续老皇帝的政策,想要瞎改必然背上不孝的罪名,历史上的肃宗一直都很在意他这个皇位的合法性,特别怕人说他不孝,现在却如此急切。要么就是玄宗太拉胯,把大唐朝廷的信誉败光了,太子只能大刀阔斧的展现出一番重建社稷的决心来;要么就是肃宗的即位比历史上更加合法,以至于他信心膨胀。

或许人也是会被改变的,有些隐藏在心里的性格,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会破土萌芽。这位肃宗比历史上的那个肃宗似乎要更加激进些。

赵铎叹了口气,见李家之前,他觉得自己分分钟就能干掉大唐皇帝取而代之;见了李家之后,他觉得自己能好好在平卢活着,都得多生两百个心眼。肃宗变得更激进这对他会有什么影响,还得等将来再看。

他默默垂手而立,一直站得昏昏欲睡,段有德才把关于肃宗登基这一块的内容全部念完,他缓了口气,从另一个太监手上取下另外一份制书,朗声道:“门下:左骁卫大将军,平卢节度使刘正臣忠勇……”

随着这一嗓子,码头上的诸公瞬间全都清醒了过来,眼中的泪水风干成了亮闪闪的光,全都伸长了脖子望向段有德。

可终于开始封赏任官了!

大家辛辛苦苦为大唐拼杀,有忠心的成分在里面,更多的自然是对于求取功名的渴望。此次安禄山之乱,平卢和河北诸州的官员损失最多,河北倒是萝卜比坑多,杀来杀去总不缺人做官,但平卢可没那么多萝卜,上面的官员死光了,自然只能由还活着的这些人来补。

最先受赏的是已故节度使刘正臣,他本身的品秩是正三品左骁卫将军,任平卢节度使职,追任从一品太子太保,骠骑大将军,没有赐爵但封荫其子,授了刘逸淮从六品上振威校尉。

这个赏赐说起来有点抠门,但考虑到刘正臣这个节度使就已经有水分了,他有没有显赫的宗室故旧,能替儿子挣到个振威校尉也算实在。

接着就是赵铎,董秦和侯希逸三人。

如李老爷子所言,赵铎被任命为平卢节度使,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兼领燕平军使。董秦改任平卢节度副使,为静塞军军使,其军并入平卢,归平卢节度使节制;侯希逸则任安东都护府副大都护和平卢军使。

有意思的是,这两人一个被授予冠军大将军,一个被授予怀化大将军,皆是正三品的武散官,恰恰比赵铎银青光禄大夫的从三品文散官衔高了半阶。

看起来像是肃宗玩的制衡之术,但文散官又比武散官多了几分入朝拜相的可能性,这到底是对赵铎信任还是不信任,真没谁说得明白。

另外还有几个重要职位,分别是阳惠元任卢龙军使,李守言任平州刺史兼领蓟州的玉田县和遵化马场,侯希逸的另一个心腹任营州刺史,刑君牙和侯猛分别为营州防御使和平州防御使。

除了他们之外,低级别的官员便是随报随允。朝廷现在穷得只剩官了,只要不用他们自己花钱,想要任多少都随节度使自己高兴。

这一长串的名单一念就是半天。

赵铎可算是领教了大唐公职人员的本事,他脚都站麻了,那位段公公还一点没有显出疲色。眼瞅着日头都要越过头顶了,老太监总算是念完了后面那一大堆的赏官。

赵铎正要松了口气,却看见他老人家又从背后掏出一卷东西来,他双脚一软,险些没当场跪在地上。好在这第三份只是肃宗写来勉励平卢将士的,算不得制书,其中也没有那么大段大段的修饰,前面半截是鸡汤,后面半截是说随船带来的赏赐,全部都赏给了以赵铎为首的五品以上平卢官员。

数量不多,但却让人心里舒服了不少。

完成了仪式,赵铎带着大家回卢龙城,在卢龙城中最大的酒楼做东宴请诸位官员,同时也算是为段有德接风,他此次前来不光是来宣旨,同时还要充任平卢的监军使。

太监监军从玄宗开始,一直贯穿了整个大唐。

赵铎对段有德没什么特殊的好感,也没什么先入为主的恶意。虽然权宦是从高力士开始的,但高力士人品不错,在他的带领下,太监集团的风气也还好。此人既然会被派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监军,大概率就不是李辅国的同党,那就不会太危险、

赵铎一边应付大家的敬酒,一边在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乱想,没发现自己遐想的主角忽然坐到了自己身边。

“老仆将来要多多仰仗赵家大使,可却还不知大使家源何处,真是失敬得很,失敬得很!”段有德端着酒樽,笑得友好。只是那双眼睛让赵铎不太舒服,像是审讯犯人的地牢中燃着的唯二火簇,飘忽跳跃,让人不寒而栗。

赵铎强迫自己没有失态:“我幼时愚钝,只是跟随父亲四处任官,父亲曾说要在加冠之时带我回家祭祖,却不料……”他叹了口气,假装很伤心的仰头看了眼梁柱。

段有德连声抱歉:“都是老仆多嘴,竟然提到了赵家大使的伤心之处。不过,这水有源,树有根,家世不同境遇便也不同,赵家大使还是该多关心关心自己的身世才是啊。”

赵铎皱起眉头,这老太监只是想了解自己的身世,还是说他希望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世。

“哈哈哈,赵家大使,乃少年英豪,无论出身哪家,都定是国之肱骨!”段有德朗声笑着举起了酒杯,醇酒入口之际,赵铎却又听见他把声音压得很低,“早日面圣,方为平安正道!”

“什么?”

赵铎还没反应过来,段有德已经将手中的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一头栽了下去在了坐榻上,鼾声如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