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穷郡

赵铎在正中的坐榻上落座,顺手接过颜从迁推到面前的水碗喝了一口:“我走之前让诸公整理的户数田亩,可都整理好了?”

司户参军卢顺德直起身子,双手托起一份奏牒:“都已整理妥当。”

赵铎接过奏牒翻了翻,眉头很快便拧了起来,这上面的记述倒是十分详细,就是内容不太让人愉悦。

北平郡是真的穷!

除开卢龙城不算,其下领卢龙,马城和临榆三县,还有数座需要戍守的关城。天宝十四载秋统计的人口户数有三千一百一十三,人口二万五千八十六,今年秋收结束,北平全境的户数变成了两千三百六十二,人口只剩下了一万八千六十。

这是什么概念?

燕平在范阳属于很普通县城,山地众多,就靠蓟门关这条线上的商户和旁边的军都山过日子。这么个小县城,连带城中和周边乡村都能凑出近七八千人来,北平一府三县的人口才将将是燕平的三倍。要是换做范阳府,紧紧幽州一城的人口便能超过北平整个郡!

今年还因为战乱而损失掉了三成人口,人口少就意味着收不上税,也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参与徭役。他之前还在想北平郡煤矿,铁矿,金矿都不缺,应该很容易搞起煤铁复合型工业来,毕竟后世的唐山就是座蛮有名的工业城市。

但现在看来,他们的农业人口都差得老远,工业什么的,就别想!

这么一看,粮食供给也成问题了。

那些从玉田过来的难民和从柳城来六百户军属,今年赶不上种粮,却还要吃粮,还有在武清前线的静塞军,卢龙城中的平卢军和燕平军,原本他们的军饷是从范阳和柳城来拨,现在却也压在了北平郡头上。

密云的难民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入玉田,而玉田本身也是个穷地方,它属于渔阳和范阳交界的地方,现在东南面驻扎着四万燕军,西南面是往范阳去的山路,北面是军都山,来来往往除了敌军就是难民,自己的百姓尚且活得艰难,那些难民更是只能往卢龙送来。

有人跑来是好事,但还得看卢龙有没有这个金刚钻。

“府库中还有多少粮食钱帛?”赵铎又问。

阳家的老爷子从容从袖子里取出奏牒交给颜从迁,李守言在赵铎看奏牒之前先开口:“现在北平郡所辖足有四军,按制各军所用钱粮与郡中民政钱粮应当分开。但现军中辎重皆在燕平军手中,阳公便只将郡中粮饷分做了两份。若是都尉觉得不妥,我等亦可重新再做。”

“嗯,暂且不用。”赵铎也想过这些事。

北平郡现有卢龙,燕平,静塞,平卢四军,除了平卢军之外,其余三军都没有军使,目前人数少,什么东西都能混在一起,将来人数多了,也未必总是一同出战,该分的都要分清楚。

要是不考虑士卒的个人感情的话,把这四军全部合并在一起是最好的。但燕平军是赵铎自己的嫡系,他不愿意动,静塞军那边董秦也还没回话,估计是不太情愿。只有刑君牙那几百平卢军能被编进卢龙军中,赵铎准备等他们的家人在北平郡安顿下来,再跟他们去提。

他翻开阳老爷子的奏牒,这一次心情却又很复杂了。

玄宗这人到了老年,确实犯了许多大错。作为皇帝,光是抛弃天下子民逃跑这件事,就无论如何都洗不白。

但开元天宝却是真正的盛世!

北平三县一府的存粮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乃军粮,按照足够支撑满编的卢龙军吃用一整年来储备的,满编的卢龙军有一万人,这部分粮食便超过了四十万石,奚王和史思明都没法将这部分粮食直接运走,现在卢龙城的府库中尚有三十五万石!

另外周围戍关和镇城之中也有备用的存粮,其储量跟蓟门关类似,按守军人数储三月粮,这些戍关和镇城中的士卒大都在安禄山起兵之初就被史思明带走了,但粮食却不可能全部背走。

阳老爷子让家中子弟亲自去那些戍关和镇城点数过,这部分粮加在一起也超过了十五万石。

五十万石军粮,足以让赵铎手中现有的兵马坚持到明年冬天!

大唐乱成这样是玄宗的锅,大唐能一口气乱一百多年,也跟他脱不开关系,历史上还真没哪个皇帝能像他一样把自己的口碑搞得像蹦极似的。

另一部分是则是郡中自用粮,主要用来支付各阶官吏的俸禄,郡兵县兵的开销和祭祀及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庶务费用。这一部分本应由郡守报给节度使,节度使同意之后,再从当年征收的租税中留存下来,多余的粮食要全部送到范阳去。

但由于平州很穷,又要养兵,每年还得从别的地儿调不少粮食过来,所以这部分粮食倒是从来没往外调过。去年的租税早就用完了,今年的收上来的粮有两万多石。

两万?

赵铎以为自己少看了个零,但偏偏人家写的是大写的汉字。

“李郡守,我看这军粮储备尚有四五十万石,郡中一年租税如何才两万石?”赵铎表示很不解。

李守言苦笑:“北平郡现有一万八千口人,但能交租的丁壮尚还不足六千人。况且,各地战乱也误农时。往年每丁授田八十亩,全家耕种,收粮三石,即便是薄田也能自足。今年仍有八十亩田,或只能妇人孩童耕种,或临到收成被奚人劫掠,即便不遭兵灾的人家,也腾不出那么多心思精心打理。八十亩田只能产出往年四十亩粮,收粮三石,即便是富田,也可能有人挨不到明年秋收啊。”

他这话是在劝诫赵铎不要想加税的事儿。

赵铎也没想要加税,他只是觉得牙疼,即便是按照往年的税收,北平郡也只能收到三万石粮,得要全郡人都甭吃饭才能勉强养得活卢龙军。

难怪这块地儿后来被契丹人拿走了,那些个藩镇将领是没人看得上啊。

农业永远都是基础产业,搞不好农业就啥都别谈!

赵铎叹了口气,他真是无比羡慕那些身穿还随身带土豆的前辈们,在这种情况下,不挑土且产量高的农作物比原子弹都要有价值。

无论是汉人的城市还是胡人的部落,缺少粮食和人口都是恶性循环的硬伤。

可他也不是农业学院出身的,这农业要怎么搞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