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劫持

“赵都尉,你休要胡说!柳氏和逸淮乃是刘公妻儿,我把他们接到安东都护府去干嘛!”王玄志厉声喝道,须发都要倒立了起来。特别是想到柳氏还在里院的床上,他就不禁心脏骤然紧缩。

呵,就凭这么几个人就想来替刘正臣出头?

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

赵铎露出古怪的神情:“王公这话好生奇怪。您把刘公妻儿接到安东都护府自然是为了护他们安全,赵某特来谢你,你却怎么做这副模样?难不成真像高家与我说的那般,堂堂一个都护,竟然连上官袍泽的妻儿也能当作寻常民妇幼童,私下行见不得人之事!”

哄——

周围看热闹的巡逻兵们一片哗然,这话可就严重了。

在这些厮杀汉眼里,玩女人太正常不过,强抢民女的事情能有几个不做的,抢得到那才是跟对了主帅,那是本事。但欺辱袍泽之妻却是天大的禁忌,若刘正臣的妻女他都能收,谁的妻女是他不敢要的?

自己在前边为主帅搏杀,死了却连给上香的人都留不住,这仗打着可就没劲了。

王玄志也悔得肠子都青了,他自己心里有鬼,便以为赵铎他们是来质问他强抢刘正臣妻女之事的。可仔细想想,他们也是道听途说,哪儿能有什么实证打上门来?

可话都到了这儿,他总不能再改口说人在自己这里吧。

“说了不在便是不在,正臣兄忠烈为国,某也十分敬佩。但安东都护府距离卢龙毕竟太远了,某心有余也力不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便是小人嚼舌头根子,不值得多听!”

“呵——”赵铎冷笑起来,“本来我是不信的,但都护今日所言所行不得不让人怀疑。且卢龙高家家主乃是辽阳高氏之侄,辽阳高家的家主又是王公妻兄,难不成他还会说些怪话来赖您不成?”

王玄志知道自己一开始就入了此人的套,越说下去只会错得越多,索性一扬手:“罢了!某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没做便是没做。赵都尉此番前来若不是要与王某议平卢战事,那王某也无话与你多说。庶务繁忙,便不招待了!”

他脚下不停,扭头就要进屋。

说时迟,那时快,耳后响起一声风响。

王玄志来不及拔刀,反手一肘向后擂去,只听“砰”一声,仿佛撞上一块大石,他同时感到了手肘的剧痛和脖子上的冰凉。

“老实点,否则某必斩了你为节度使祭旗!”刘武咬牙切齿的在他耳边吼道。

王玄志也不是吓大的,他知道自己很难在刘武手上脱身,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也用不着什么鸩酒了,直接在这里将他们乱刀砍死便罢。

他身体不动,嘴上却是大喝:“赵铎等人已归顺大燕,意图杀某以献柳城。诸公还不快快诛杀叛贼,愣着做甚?”

王玄志府里有亲兵,街上还有好几伙巡逻的安东兵和平卢兵。

都是底层厮杀汉,看军校们吵架就图个热闹,刚才还在讨论王玄志和刘正臣遗孀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转眼间门口的人竟然打起来了,主帅还说有叛贼,大家条件反射般的拔出了兵器。

刚冲了没几步,跑在最前面的那人便被卢易一拳撂倒,再一脚踩住掉落的刀柄,轻轻一搓,那刀子便凌空落进了他手中,“唰”一声贴着那人的耳朵刺了下去。

“啊——”

出头鸟的惨叫让那些人的脚步停顿了下来。

而就在他们迟疑的这一刹那,刑君牙从腰间解下一串银铃,高高举过了头顶:“诸位莫急,某乃平卢军郎将刑君牙,并非叛贼。只因听闻节度使刘公之子远赴辽东,特来相迎。某等都是刘公旧部,都尉与刘公更是结义的兄弟,一日不见少郎君一日心中便不能安定。此都是将军们的私事,与诸位无关。这有几百颗银铃,弟兄们分一分,只管拿去喝酒便是。”

说完,他一扬手,将那串银铃掷出老远。

银铃在空中散开,叮叮当当撒得到处都是,那些士卒只愣了一息,便哄一声散开,开始在地上使劲寻找起来。

王玄志要气炸了,这帮傻货,为了几个破铃铛就忘记谁才是他们的亲爹!

“诸公不要听他们胡言!赵铎与徐知昧勾结,尔等又驱逐徐知昧出城,若是任由他杀我,诸公岂能有好下场?退一步讲,就算高家把刘公之子送去了安东都护府,那他们也该去都护府找,为何却是来了柳城?依某之见,刘公之子怕是已经被他们所害!”

他的思维倒是还很清晰,若是有将校在此,说不定会约束士卒,将赵铎等人先控制起来。但此刻门外最大的也就是伙长,他们哪听得进去这些啊。

特别是平卢军的人。兵变嘛,又不是没经历过,你这个安东都护都能做平卢军的主帅,刑君牙本就是平卢军的郎将,那就更做得了。

关键还看谁有钱。

这几个卢龙来的将军说话也好听,出手也阔绰,谁会在银铃和掉脑袋之间选掉脑袋呢?

安东兵要心虚些,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平卢兵把银铃抢光了吧,反正王玄志背对着他们,也看不到谁是谁,先把自己荷包捞满再说。实在不行就偷溜回都护府去,大家再重新拥立一个都护嘛。

秩序乱了,人心就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王玄志只想着柳城不是赵铎的地盘,却没想到自己也刚来不到半个月,在平卢军中刚刚混了个脸熟。

他的亲兵们倒是没那么势利,他们和主帅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别说是给银铃铛,就算是给座银山,他们都得掂量掂量。可问题是主帅被人家用刀架在脖子上,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会下狠手。

王玄志心里着急啊,他恨自己干嘛要鬼迷心窍的把柳氏带到柳城来,他不断向自己的亲兵递眼色,让他赶紧去里院把那女人处理掉。

他觉得自己又走错了,扯什么叛军不叛军的,让高爽暗中把柳氏带走,大大方方让他们进去搜宅子不就完了吗?

只要他们搜不到人,就没理由动手,以下犯上乃是重罪!

柳城和安东都护府中心向朝廷的人还有很多,即便他们强行击杀自己,也不可能走出柳城。

都怪赵铎步步紧逼,乱了他的方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