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要人

“呸!”王玄志甩手便是一耳光,直接把柳氏掀得撞在了里侧的墙上,“他算哪门子的节度使?总共当了不到一个月,朝廷的制书是真是假都还两说。还不放过我?现在整个平卢都是本都说了算,就算是将你和刘逸淮一起丢进东海,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柳氏额头被撞破了,但她根本顾不上,她哀哀的低泣,口中念着刘逸淮的名字,向她所能想到的所有神佛祈求,祈求孩子能够平安。

王玄志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扯了起来。他想不通,刘正臣有什么好的,这女人明明已经怕得要死了,却还是不肯松口从了他。

这让他很不满意,就像是那些被抓获的俘虏,杀死他们远远不如看着他们跪地求饶舒服,他不仅仅是要占有刘正臣的女人,他更要证明自己比刘正臣强多了。

薛楚玉也好,张守珪也好,安禄山也好,都是没有眼光的笨蛋,非要等夫蒙灵察死了才让自己当安东都护,既然都让自己做了安东都护,为何不直接让自己做平卢的节度使,反倒让个田舍汉骑在自己头上。

王玄志将柳氏的脑袋狠狠撞在床沿上:“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乖乖低头嫁进王家,你们母子都能活;继续替刘正臣守节,老子就宰了刘逸淮那小贱皮子!”

柳氏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要刘逸淮活着,但想到王玄志说要把刘逸淮养来看家护院,她又觉得还不如早早死了。

这女人不说话,王玄志就更生气了,忍不住又一次伸手拉裤腰带,拉到一半,亲兵在门外喊了一声。

“都护!”

“说!”

王玄志不得不停了下来,亲兵都知道他的习惯,若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来打扰他。

“有个自称赵铎的都尉在门前拜谒,说是特从卢龙赶来,要与都护商议平卢战事。”

王玄志有点吃惊:“他说他是谁?”

“为首之人自称赵铎,带了二十几名战兵,现已到了府门前。”

“哈,他竟然敢来柳城?”王玄志甩开柳氏的头发,粗暴的将脚塞进靴子,大步走过去将门拉开,“看好这小娘皮,别让人进来!”

王玄志觉得自己运气可真好,刚才还在想,要找个办法干掉刘正臣留下来的那帮小混混,这一转眼他们就自己送到了案板上。

赵铎他们要是呆在榆关里面不出来,他还真不敢带兵去找他们麻烦。

可这是柳城,可不是卢龙!

王玄志在穿过中庭时,就想好了如何来杀人,他不是喜欢想后手的人,起了意,就要马上动手:“乐庭,嘱咐人做些好菜,把某藏的好酒取出来,今晚某要好好招待诸位的功臣!”

“是。”高家侄子飞快跑了出去。

赵铎没有刻意掩盖他们的愤怒,实际上从听说侯希逸被支使到昌黎港去时,他就意识到自己把官场上的斗争想得太简单了。他固然可以把节度使让给王玄志做,但王玄志若是不领他的情,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他又该如何?

王玄志要以朝廷之名派他出去任事,他是听还是不听?

若他执意违逆王玄志的安排,王玄志会不会一气之下与燕军联手,即便吃最后没能吃下卢龙,自己恐怕也难逃逼反重臣的罪过。

这不是和平繁荣民主富强的新时代,这是血肉横飞蛮不讲理的军阀时代。他必须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上辈子跟陌生人打交道,要先把人往好了想,现在跟陌生人打交道,得先把人往坏了想。

别说王玄志这种在正史上就做了龌龊事的人,即便是那些已经盖棺定论过的忠义之人,也不能想当然的去相处。

王玄志笑呵呵的走了出来:“赵都尉怎么也不事先告知本都一声。你们远道而来,这一路鞍马劳顿,本都却连酒水也还未来得及备齐。快些进屋,先喝些热水,捡些合口味的菜便报与那厨子听,正好让他们现做。”

赵铎在打量王玄志。

他没有当天就带人杀到柳城,便是寻了辽东和平卢的士卒打听此人。

说起来他并不好色,结发妻子在他到辽东戍边之后没多久就病逝了,接下来数年他都没有续弦,直到与辽东十二姓之一的高家联姻。如此一来,为了美色而强取刘正臣妻儿这就说不通。

在打听的过程中,赵铎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王玄志当上安东都护府副大都护也仅仅不过大半年而已。他的前任是被吕知诲干掉的夫蒙灵察,此人的名将生涯是在西域那边,来辽东就是养老凑数的,被干掉正常。但再上一任安东副大都护就让耐人寻味了,竟然是差点被马燧劝降的范阳留后贾循。

王玄志在贾循手下干了整整十三年,按道理来说他该是妥妥的燕军阵营,可他不但没有追随老上司,反而在吕知诲干掉夫蒙灵察之后主动反正,打起了拥护朝廷的旗号。

是因为他忠于朝廷吗?

赵铎得出的结论也是否定的,如果他忠于朝廷,便不会眼睁睁看着夫蒙灵察被干掉,身为安东都护府的第二号人物,要是想要保住这个新来的大都护,吕知诲便不可能那么轻易的下手。

所以,此必是个刚愎自用之人。

不追随燕军,是因为贾循离任时没有让他做安东都护府都护;放任夫蒙灵察被杀,亦是不满都护之位落于他人之手;掠夺刘正臣的妻儿自然也是因为朝廷让刘正臣做了节度使,而不是他。

如今一见,赵铎觉得自己的猜测至少有八分靠谱。

他出来迎客,身边只带了一个亲兵,衣衫依稀还能看出杂乱的痕迹,显然是从床榻间起来便直接到了门前,面上虽然带笑,眉宇间却没有半点对他们尊重的意思,果然是个傲慢自负之人。

如此最好,省了周旋。

王玄志见赵铎一直盯着自己,既不说话也不挪步,脸上那点虚假的笑容逐渐消失,声音也提了起来:“赵都尉,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为何还不进屋?”

“有事。”赵铎点点头,手指轻轻弯曲在刀柄上扣了几下,“听闻王公授意卢龙高家将节度使之妻柳氏和其子逸淮接到了安东都护府,我等特意前来,一是要王公对家嫂和侄子的照顾之情,二来是要将他们接回卢龙。”

话音未落,王玄志的脸色已经黑得如同锅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