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请功

侯希逸也从守捉城来了卢龙,他是来向赵铎辞行的。他从柳城一路追到守捉城,为的是徐知昧,现在徐知昧已经被擒,再不回去就不知道柳城还有没有他的位置了。

“嗯,此次克复卢龙多亏了侯军使帮忙。我听闻榆关军多出身辽东,你此次回柳城,便将他们一并带回去吧。如今阿笃孤手下三万人尽数打散,一时半会儿奚人也不会过来叩关了。”

侯希逸被赵铎说得挺心虚。

他可没觉得自己帮了什么忙。说实话,即使是得到战报的之后,他都不太敢相信侯猛和自家那五百骑兵能干出这么大一票事儿来。赵铎要是不交出徐知昧,也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这是个天大的功劳。

“待某回到柳城,便将卢龙之事尽数告知王都护,定会将将士们浴血之功尽数上表朝廷!”侯希逸心中感动,自然也想要投桃报李。

可惜这番感动却丝毫没能入赵铎的眼,他在想别的事。

“对啊,侯军使,从我们离开范阳算起,这都两个月了。你们那边也一点朝廷的消息都没有?”

天宝十五载六月中长安失陷,七月中肃宗就已经在灵武即位了,中间只隔了一个月时间。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按照顺序提前发生,那么长安失陷之事被他捣鼓到了四月末,五月末肃宗就该即位了啊。

现在都已经到了六月末,竟然一点信儿都没听到。

是平卢太偏远了,还是肃宗出了什么幺蛾子?

侯希逸叹气:“去长安的路几乎断绝,想要得到朝廷的消息谈何容易。但前些日王都护遣了些人乘船出海,若是能从北海郡上岸,寻到山东诸公,或许能有所获。”

这简直是逼着人搞藩镇啊。

仗也打了,血也流了,朝廷的封赏却半点影子都没有,赵铎自己也就罢了,手下的弟兄能干巴巴的忍着?

忍一天两天没关系,时间一久自然而然要起乱子。不想被下面的士卒砍脑袋,就得做些有可能被朝廷砍脑袋的事,一开始毛着胆子干了,发现朝廷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久而久之谁还愿意听朝廷的话?

赵铎读史时很讨厌这些藩镇将领,觉得他们是生长在大唐王朝上的毒瘤,但现在刀子落在自己脚背上,他发现自己也没啥别的选择。

“侯军使,我可以向朝廷上表吗?”赵铎想了想,又问道。

侯希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按制郎将无权上达天听,但董秦将军乃平卢兵马使。若他要上表,自然是没关系。”

赵铎点点头,他觉得侯希逸能从诸位战将中脱颖而出,镇守平卢数年,靠的倒还是真本事,至少在应对朝廷这件事上他帮自己避开了挺多的雷区。

打了仗就要论功,这是必须要有的环节,但这功怎么论,学问就大了。除非他飘得现在就扯旗单干,否则就不能不考虑朝廷的想法。既然王玄志也没联系上长安,那大家就在同一起跑线上,与其把话语权全都交给他,不如自己也写份奏表。

送走侯希逸,他立马去找了董秦。

他从武清来卢龙,一是想要见见赵铎他们,二是想要运些军粮和箭矢到武清去,听说要给朝廷写奏表,立刻丢下肩上的粮袋,跟着赵铎回了官衙。

“此战你必是首功,那王玄志什么都没做,袭杀个徐知昧还给他放跑了,不罚他就好,还想要封赏,那就是不知好歹——某愿表奏君声你为平卢节度使!”

董秦表了态,赵铎却还在犹豫。

这会儿当上平卢节度使可没什么意思,头上渤海,奚人,契丹等部,脚下是燕军,又没兵又没粮,头发都掉光了也甭想崛起,能像侯希逸他们那样顺利逃去山东就算运气好的。

为了这么个位置,跟王玄志撕破脸,分化本来就不多的力量,他是不是有点缺心眼?

赵铎想的是,平卢节度使这个名头可以让给王玄志,但是北平郡的军政不能让他染指,他俩可以以榆关为界,可以互为犄角,但不要相互干扰。大家都安安心心苟在自己的地盘就行了。

可他不知道王玄志怎么想,要是让他做了平卢节度使,他再反手给自己穿几只小鞋,又该怎么办?

搞一场兵乱弄死他,还是直接跟朝廷撕破脸?

到了这种时候,赵铎开始怀念常源那种精通人情世故的家伙了,只要让他去柳城走一趟,一定能给出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方案。

“先替弟兄们表功。我的事放在后面再说。”

思忖良久,赵铎决定以退为进,如实陈述自己干了些什么,但不主动开口为自己要官,面上表现得谦虚大方些,先给肃宗朝廷留下个好印象。

如果朝廷让自己做节度使,就主动辞让,来让王玄志领情;如果朝廷让王玄志做节度使,那也能给自己留个用叫委屈来威慑他的机会。

除了他自己,手下弟兄们的功劳竟然也有麻烦。

燕平军和卢龙军没问题,这两军掌功记过的军使要么没有要么就已经阵亡,董秦以兵马使之权代为表奏没毛病;但人家平卢军的军使是侯希逸,跟他们刚刚并肩作战打了一场,还给他指点不少,现在扭头就当他不存在,这也不合适。

而且赵铎很怀疑这老家伙走的时候没提这茬,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种送分题当然不能放过,赵铎立刻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去追侯希逸。他估摸着以这老小子的城府,多半还是会让他自专。但说和不说,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另外还有个没法上表的是静塞军。

这支军队的问题跟之前的清夷军是一样的,他们就不归平卢管,若是要上表为他们请功,应当去找范阳节度使。但现在谁也不知道大唐的范阳节度使搁哪儿呆着呢。

董秦要强行用平卢兵马使的身份替他们请功,到也可以。只是会有些后遗症,将来的范阳节度使要是好说话的还行。若要遇到个小肚鸡肠的,定会认为董秦在静塞军中收买了人心,他或许没法对董秦怎么样,但静塞军回到他手里,卡补给、卡粮饷、卡升迁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都是并肩作战了这么些日子的袍泽兄弟,总不能替他们平卢打了仗,将来回到范阳还得当后娘养的孩子,没这道理。

赵铎的提议是干脆把这些人尽数并入卢龙军,将来范阳要重新启用静塞军的军号,便让他们自己再去募兵。

这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若是静塞军的荣誉感也像卢龙,平卢,燕平三军那样,这个计划便行不通。

董秦没有一口拒绝,也没有答应:“此事某得回武清去问问弟兄们的想法。”

“应该的。我让从迁将奏表誊写两份。其中一份以静塞军之名表功,另一份以卢龙军之名。你一并带回武清,询问了弟兄们的想法后,便直接遣人从武清出海吧。”

董秦点点头:“那便如此。某还要去清点辎重,奏表写好某再来取。”

赵铎将董秦送出官衙,正在盘算接下来要去哪,便看见李守言带着几个长随模样的小伙子直奔他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