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重逢

侯家的老斥候们面面相觑,他们上山时倒是听赵铎提了一嘴要找山中结寨之所,但那不是担心阿笃孤会跟军都山中贼寇勾结吗?现在阿笃孤都跑了,还管山上结寨之人做什么。

赵铎看他们的表情就明白没戏,叹着气,坐了回去。

没等他坐稳,门外再次传报:“都尉,石榴回来了!”

赵铎再一次坐直了起来:“快,叫他进来!”

石榴大步流星的走进县衙中堂,他身后还跟着一对父子。

赵铎心头猛然一松,眼眶竟然湿润起来:“文远兄!钱伯父!”

钱明山在堂外还能忍住,此时一见赵铎,两行老泪便忍不住的一直往下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呜咽失声:“县令啊县令,老夫可算是又见到您了!你可知这一日日,咱们在山上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呐!”

钱文远眼中也有泪水,但他到底不是半年前那个万事都听父亲安排的少年了,先是向赵铎拱手行礼:“君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赵铎从坐榻上窜下来,一把抱住了钱文远。

虽然才穿越过来的时候,燕平县对他算不得友好,但大家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早就真心把燕平人当作自己真正的乡亲。

此地,便是他在大唐的故乡。

钱文远轻轻拍了拍赵铎的后背,却也没觉得有什么逾礼:“君声莫听某父亲所言,山中日子虽不如县城,却也过得下去。大家还新垦了些土地,即便今年冬天不出山来,也无大碍。父亲之苦,不过是之前没有你们的消息,日日提心吊胆,忧虑所致。”

“是,是……县令,老夫没有怪您的意思,就是担心……”钱明山稍稍缓了过来,抹着脸讪讪说道。他下山时就听说赵铎已经接手了刘正臣的兵权,现在北平郡的郡守都得听他的,这算是多大的官,他敢都不敢想。

“燕平是暂时回不去了。但北平郡在我手中,划一块地方让大家居住没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你们慢慢从山中迁到卢龙来。要么每二十户为一组,分散开来暂居卢龙城周围的村子当中;要么给你们所有人一起找块地方,重新起个村子,便不与卢龙人同住。只是想要安置数千人之地,便不可能在卢龙城周围,目前看来,或许只有玉田县周边能有地方。”

“君声,军都山虽大,却也不是处处都无法住人。从我们结寨之处到燕平需要一日,到玉田亦需要一日,山中已建好房舍,开出田地。虽有野兽毒蛇,比起兵乱来,却又不值一提。若好生经营,未必不能成真桃源。况天下终有太平之日,若是在卢龙生活的惯了,再回燕平,怕又要伤筋动骨一番。”钱文远松开手,笑了笑,说道。

赵铎有些黯然,他也不是没想过被拒绝,但真正听入耳,还是很让人意难平,他到大唐以来,不负常源马燧所助,不负郭子仪所重,不负刘正臣所托,亦不负麾下士卒将校所信,唯独是负了燕平人。

他嘴巴发苦,心里空荡荡的:“好,好,那便你们自己决定吧。缺什么便派个人出来……”

“嗯,缺的东西还真是不少。”钱文远打断了赵铎,笑容更盛:“冬衣,农具,武器还有子弟们的前程,这可都得你这个县令来想办法才是。”

赵铎愣了愣,前面三项他懂,后面那是什么意思?

钱明山也摸了把脸,笑出一脸的老菊花:“顽执的意思是,咱们燕平子弟虽没什么大能耐,但好歹都是乡里乡亲。若君声你用得上,多少给他们安排个职事。自己人你用着放心,也让孩子们奔个前程。”

赵铎心头升起一股暖流,钱文远为了不让燕平跟自己离心离德,倒也是花了一番功夫,只要能让燕平子弟在自己身边来任职,那么燕平人就会一直支持自己。这年头的想要把官当起来,没有乡党或是宗亲,便会举步维艰。

说什么让燕平子弟奔前程,自己手上还有两百多号燕平大头兵呢!

这一路上给他们唯一的优待也就是不用率先去冲杀,这一点甚至都不叫优待,完全是因为他们太不能打了,连阳惠元和刑君牙都看不起让这帮人先冲。

钱文远给了这么个台阶,他肯定就是要下的:“钱伯父言重了。时逢乱世,正是建功立业之时,若有燕平儿郎愿意为朝廷出力,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我留在玉田也只是想要见见你们。如今见过,便要立刻回卢龙去。冬衣,农具和武器我都会想办法让人送进山中。至于燕平儿郎,有想要搏前程之人,让他们直接来卢龙城寻我!”

钱明山连连点头:“甚好,甚好。见了君声这一面,老夫这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去了。山中事不必你多操心,山中道路险遏,几人来回尚且不易。若是人多更不敢轻易入内,大家伙都安全得很。”

三人上一次坐在一起说话还是在桃花初开之时,如今连夏日也要过完。赵铎一路生死相搏,钱明山他们在山上结寨也历经了艰辛。正事说完,便剩下闲话家常。话匣子一打开,有叫了些小菜伴酒,一直吃到了天色将明。

过了卯时,赵铎把烂醉如泥的钱家父子交给要继续留驻在玉田县收集情报的石榴,自己则出了城,带着燕轨和刘武,马不停蹄的要赶回卢龙城去。

卢龙城里也还有个老朋友在等他。

一路疾驰,中途换了两次马,两百多里路赵铎只用了大半日。

在官衙前停下来时,他只觉得浑身都在打颤,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他扶着燕轨大步跨进中庭,还没站稳便被人狠狠箍在了怀中。

“君声!”那人只唤了一声,然后便呜呜的痛哭起来。

赵铎感觉自己肋骨都要断了,连声咳嗽,使劲拍打着那人的胳膊:“董秦兄,您……您这是要勒死小弟啊!”

董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他放开,但还是使劲用手抹眼睛:“节度使对董某恩如父子,想到再也无缘见他,便控制不住……君声,还好你回来了!”

董秦只比刘正臣小几岁,但赵铎丝毫没觉得他说恩如父子有什么夸张的。

此人是个纯粹的武夫,集中了武夫所有的缺点。

他不但贪婪好色,而且凶暴无知,看不起读书人,也正因为如此,此人当了半辈子忠臣,但还是被人忽悠着上了贼船,落得身死族灭不说,还被永远钉在了叛臣的耻辱柱上。

不过他也有武夫才有的优点,重情重义,坚韧勇猛,最重要的是他拧巴。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那干什么都是对的;若要是自己看不上的人,说破了天也别想让他给个好脸。

有这么一个武疯子支持,无论是谁得好好掂量掂量刘正臣的临终嘱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