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少年

天宝十四载的冬天总算是在天宝十五载的正月末端结束了。

当第一缕阳光刺破天穹时,气温也开始回暖起来。

虽然山峦道路都还覆在白雪之下,但燕平人明显能够感到县里得气氛不一样了。

没有四处吵嚷着加税白直和执衣,也没有耀武扬威的小混混和县里帮闲,聚客楼和醉仙楼都悄悄地重新开了门,虽然没什么客人,但每天都要用驴车拉不少地大筐,大坛子进县衙去。

每天辰时初刻,便有一队人从县衙跑出,穿过县衙门前的正阳街,绕城一圈,回到县衙。

他们全程都会喊些意义不明地话。

像什么“一二一”,“团结互助,自强不息”,“铁骨铮铮,勇往直前”之类的,大家也听不懂,但那些人喊得多了,竟然莫名觉得有些激动。

特别是钱文远这样念过书的大户子弟,这几天都被家里的长辈拘在院里,听着门外的喊声,总是不由得想起流行蓟北的战歌。

他坐在家中的大槐树上,低声吟唱起来:“秋来四面足风沙,塞外征人暂别家。千里不辞行路远,时光早晚到天涯。汉兵出顿金微,照日明光铁衣。百里火幡焰焰,千行云骑騑騑……”

忽然,两个新的声音加入进来:“蹙踏辽河自竭,鼓噪燕山可飞。正属四方朝贺,端知万舞皇威。”

钱文远惊讶的低头,看见树下站着两个英气勃发的少年,两人抬头望他,三人相视一笑,齐声合到。

“少年胆气凌云,共许骁雄出群。匹马城南挑战,单刀蓟北从军。一鼓鲜卑送款,五饵单于解纷。誓欲成名报国,羞将开口论勋!”

一曲终了,钱文远从树上跳了下来,激动的向两人抱拳:“四弟,玉成贤弟。你们怎么来了?”

“就如歌中所唱,想要成名报国!”矮墩墩的吴玉成也激动的还礼,“我和小四,想让文远兄替我们向县令引荐。”

“这……”

钱文远脸上露出了犹豫,他爹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所有的钱家子弟要明哲保身,千万不要去县衙趟浑水,相信吴家和冯家的长辈也是如此跟玉成和小四他们说的。

冯家的冯元高是钱文远的表弟,说话比起吴玉成要直接得多:“大兄,这歌咱们可是从小听到大的,读了这么多年鸟书,正是该我们报效国家的时候。父亲他们却说什么不管我们的事。怎么,那些书,读读便可,做就是不该照做?”

“文远兄,家中父祖总是借口我们年纪尚小,之前我便也信了。如今看那君声,尚才十五,便能斩除陈虎,做一县之长。你难道就没有不甘?”

钱文远握住拳头,眼前出现了赵铎在山神庙侃侃而谈的模样。

同样为男儿,为什么他就可以,自己就不行?

若是逃避便有用处,那钱家也不至于被陈虎逼到那番境地,燕平百姓也不至于家家有人被拉去范阳填平沟壑。

他感到身体里的热血在不断的激荡:“好,我带你们去!”

钱文远带着冯吴两家子弟跑到县衙来时,赵铎正在严肃的抓着头皮。

流民中没有识字的,自然也不可能帮他处理政务,而燕平县总共一千一百户,五千多口人,涉及到的各种赋税,户籍,田亩,每一样都是乱七八糟的。

赵铎有心只看实物,但去正仓转了一圈,发现最重要的钱库和粮库干净得连耗子都养不活。

这麻烦就大了。

就算燕平其他人都不管,自己手上也还有两百多号人要吃饭呢。

县衙那个小私库的粮食可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给团练兵的饭还是在聚客楼和醉仙楼赊的帐。

他一发狠,把账目全部整理了出来。

发现在安史之乱爆发之前,燕平刚刚按照惯例收完地税,租税和户税,这一笔钱粮是过的赵三省的手。

接下来范阳勒令燕平在各州县加税的基础上再加两成和一千丁壮,这一笔过的是县丞朱怀瑜的手。

接着朱怀瑜向范阳运送四批丁壮和钱粮,但却是送的是从赵三省征收税款中扣除的,之后的加税还没来得及收齐就被陈虎他们砍了。

陈虎继续在征收范阳要求的加税,而且自作主张在月初时以大燕皇帝登基的名义要重新征收天宝十四载的租庸,虽然收没收上来不知道,但那正仓绝不可能是空的。

到底是谁闷声发了这么大个财?

“孙家,肯定是孙家的人!”吴玉成特别着急的想要表现自己,一听完赵铎的疑惑,马上跳了起来,“他们家祖上有人在范阳学过明算,一直都是县里的仓督,这肯定是他们搞的鬼!”

“孙家?”

赵铎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下,发现自己对他们竟然毫无印象。

钱文远跟着也点了点头:“孙家人向来又精明又贪婪,本来只是小户,就是因为有人在范阳学了明算,少了他们这县上的赋税收支就难以算明,这一任一任的县令才捏着鼻子放任他们不管。这家人,雁过都要拔根毛,更别说这么大一堆无人管束的钱粮。”

冯元高握紧拳头:“县令,咱们去揍他一顿,把粮食抢回来吧。”

赵铎搁下账簿:“嗯,孙家肯定是要去一趟。但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诸位少郎君跑到县衙来,是几个意思啊?”

吴玉成和冯元高两人你一嘴,我一舌把他们仨的豪情壮志说了一遍。

赵铎差点就笑出声了。

他果断地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打算为了三位公子而跟冯,吴,钱三家都闹翻。若是真想在县衙任职,便让你们父亲来跟我说。”

吴玉成立刻急得跳了起来:“可是……”

赵铎摆摆手:“别可是了,这不是做生意,你若是能想明白利害,便不会这么莽撞的到县衙来;你若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厉害,那便是一时冲动,将来说不定要后悔。我不想跟你们家结仇,更不愿你们在关键时刻后悔,给你们也给我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他夹起卷轴:“孙家住哪?”

吴玉成和冯元高还懵着,钱文远下意识地答道:“兴盛坊进门头一家……”

赵铎点点头:“谢了啊。”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县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