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傻柱不傻

1966年。

轧钢厂!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他为人民谋幸福……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

激扬的歌声中。

一个二十七八岁,剃着小平头,上身蓝色粗布上衣,下身黑色尼龙裤子,脚蹬黑布棉鞋的男子从外面推门进来,他一边跟着节拍的点着脑袋,一边将手里拎着的装着几个空饭盒的网兜随手丢在了桌子上,一抬屁股的坐在了木头椅子上面。

守候在旁的马华,在男子将他后背懒散靠在椅子背上的时候,忙把沏好茶叶且外面印着伟大领袖头像的大茶缸递到了男子的手中。

马华。

禽满四合院这部戏里面的龙套,傻柱的徒弟,几十年后因傻柱没钱给四合院那些人养老借钱给傻柱的那个倒霉蛋。

被马华奉承的男子,也就是禽满四合院这部戏的男主人傻柱,他甚是心安理得的接过了马华递来的大茶缸,抿了一口茶水后,还将这个眼睛给眯缝了起来。

二郎腿一翘,将袜口处破了好几个洞的破袜子显露了出来。

傻柱自己个觉得挺美的跟着歌曲节拍情不自禁的哼哼了起来,空着的一只手还跟着节拍的在大腿上轻轻的打起了伴子。

悠哉的样子。

让不远处忙活营生的几个人都有些羡慕。

国有国法。

行有行规。

厨房里面有厨房里面的门道。

手艺高,做饭香,就是享有这个特权,除非他们有朝一日也可以达到傻柱这般高超的厨艺。

身为禽满四合院这部戏的男主人公,傻柱与这部戏的女主人公秦淮茹一起为无数观众奉献了一部惹得无数人咒骂及诅咒的电视剧。

傻柱不是本名,由于自己某些傻不拉几的做法,被人惯称为傻柱。

由于人人都将其叫做傻柱,时间长了,反倒将傻柱原来的本名何雨柱给忘记了,傻柱自己也承认了这个傻兮兮的名字。

要不是有厨艺傍身,傻柱也不能这么悠哉,更不能在打了李副厂长之后,依旧屁事没有的待在厨房。

依仗就是炒的一手好菜。

就是这个脑子貌似缺跟弦。

整个轧钢厂都是这么看待傻柱的,都认为傻柱这个称呼一点没叫错。

何雨柱就是一个傻子。

他要是脑子没病,能天天跟一个带着三孩子及一个上了年岁老婆婆的寡妇纠缠不清?

二十七八岁的黄金年龄,四合院里面还有一套房子,月工资三十七块五,亲妹妹何雨水嫁人后,傻柱就等于有两套房子。

关键还没有父母,妈死的早,爹跟着寡妇跑了。

甭管哪家的姑娘,只要嫁过来,就直接掌控何家的经济大权,省的去遭受这个所谓的婆婆的刁难,直接一步到位。

依着某些后世规律来看。

傻柱简直就是那些姑娘们眼中的完美丈夫人选。

轧钢厂、四合院、街道,不是没人给傻柱提过这个相亲娶媳妇的事情,但是傻柱不知道是得了秦淮茹病,还是中了秦淮茹毒,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了,只要跟傻柱提这个相亲娶媳妇的事情,傻柱全都是球不理神仙,不理睬,不表态。

后慢慢的传出了一个风声。

说傻柱这个人脑子有病,他不喜欢黄花大姑娘,就钟情那种带着娃娃的寡妇,还说这种喜欢寡妇的作风是傻柱家传的,傻柱爹何大清当初就因为这个病抛下傻柱和雨水跟着寡妇跑了。

后面就是无数人咂舌的一幕。

傻柱跟秦淮茹勾搭在了一块,听说今天上午特意给身在车间的秦淮茹送了早餐,把秦淮茹感动的一塌糊涂,说她秦淮茹这一辈子总算遇到了傻柱这样好人。

这也是人们说傻柱是个愣货的原因。

自己这么好的条件,多少条件优秀的大姑娘上赶着想要跟傻柱处朋友,傻柱却偏偏看上了秦淮茹。

都说傻柱傻。

唯有伺候在傻柱跟前的马华不这么认为。

外人眼中傻兮兮的傻柱,在马华眼中却是一个精明鬼,从拜师傻柱开始,足足过去了七年的时间。

七年时间内。

马华也就会炒个大锅饭,像这个单炒、小炒之类的菜,马华炒出的味道跟傻柱炒出的味道,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傻柱至今没有将炒菜的秘方传给马华。

马华狗腿子似的伺候、奉承、拍马傻柱,不就是想要让傻柱良心发现,赶紧将这个炒菜的秘方传给自己嘛。

“师傅,昨天晚上李副厂长又夸您了,说您炒的这个饭菜的味道真是绝,您啥时候传我几招?”

马华的心思。

傻柱懂。

当初傻柱也是这么过来的,他知道身为徒弟的那种迫切的心思。

教会徒弟。

饿死师傅。

炒菜秘方是傻柱横行轧钢厂的资本。

这要是教会了马华,傻柱还如何在轧钢厂混?

肯定麻溜的被李副厂长给收拾。

傻柱随口将马华打发出去找贾贵了,“马华,我刚才来的路上,碰到了保卫科的贾队长,他好像找你有事。”

马华明知道这是傻柱岔开话题的借口,却也不得不装样子的出去转一圈。

傻柱在厨房摆大爷架子,马华他们这些人真的没法说。

谁让傻柱是个厨艺不错的厨师,李副厂长都得给傻柱三分面子,厨房里面帮厨的这些人就更不用说了。

也就刘岚没有将傻柱看在眼中。

帮厨是刘岚的一个身份,李副厂长贴心人是刘岚的另一个身份。

厨房里面两大惹不起。

傻柱是其中的一大惹不起。

另一大惹不起,就是与李副厂长有着密切关系的刘岚。

“傻柱,贾贵那个混蛋找马华,这肯定是你支开马华的借口,人家马华给你当牛做马的当了七年徒弟,你也应该传授人家一点真本事了,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不会是被秦淮茹给弄得没有了力气吧。”

真是结过婚的女人。

又跟了李副厂长。

这一张嘴就是荤段子。

闹的其他几个帮厨都跟着乐了起来,傻柱这无精打采的样子,还真像做了某些费体力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