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幸运

见他虽然说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体看起来还算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夏曦也便放下了心,去看姜慕言了。

看得出来那一趟瞬移给姜慕言带来了多大的影响,几乎都要把胆汁吐出来了,整个人绵软无力地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夏曦强忍着嫌弃,把他从那一滩排泄物中拎了出来,随后又去到洗浴室里面想要打点水,但末世已经降临了太久了,这栋居民楼里面早就已经停了水。

裴明翰微垂着眼眸,看着她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的样子,心中隐隐生气了几分疑惑。

“你来过这里?”

夏曦好不容易从厨房里面找到了一桶没用过的纯净水,接了一小盆以后带着毛巾就端了出来,刚走到裴明翰身边就听到了他的疑问。

“当然来过了,这就是……梨梨以前的家啊。”她端着盆走到了姜慕言那一堆排泄物前,慢慢地蹲了下去。

“我跟梨梨都是孤儿院出身的,打小我们关系就好,后来,我成绩不太行就辍学了,好在我对武功有特别的天赋,加入了星卫团,成为了一名特种星卫,这几年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

她手脚很是麻利,没一会就把地上的排泄物清理的差不多了。

“即便如此,我们俩之间的联系也是一直都没有断过的,我告诉她我去打工了,知道她一边上学一边赚钱不容易,隔三差五就给她打个钱,这栋房子也是我们俩一起买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脸上洋溢出来了淡淡的笑意,“当初刚见面的时候,我害怕她追问我为什么前段时间没怎么给她打电话,所以我就先发制人,先责问了她,果然她就没有再质问我了……”

“其实我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吧,在末世降临以后,我跟着部队去执行任务,结果路上被丧尸们包围,我们几乎是踏着血海走出来的,但谁能想到被丧尸咬了以后是会感染的啊……

后来,被咬的几个弟兄们都变成了丧尸,姜慕言为了救我被丧尸感染,而我也在那个时候拥有了异能,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如果这个异能再早出来一会,哪怕就早出来几分钟,他都不会被感染……”

夏曦回头看向了那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儿,嘴巴紧紧地抿在了一起。

“我实在是……实在是舍不得丢下他,再加上他似乎是有一点理智,他不会咬我,所以我就一直带上了他,末世降临以后,我来这里找过她,但空无一人,本来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话说到这里,再看向梨隅的时候她的目光中带着难以割舍的温柔,知道前因后果的裴明翰微微抿了抿嘴唇,目光却很是凛冽地看向了她的方向。

“你说你是特种星卫,但据我所知,星卫团几乎没有几个女孩子,更不要说是特种星卫团了,你是哪一个团的成员?”

在末世降临以后出去执行任务的部队,似乎只有……

“哦,我们是特种星卫团624营的……”

夏曦的话音一落,裴明翰整个人的脸都惨白了下去,他狠狠地咬着牙,声音都带上了些许的颤抖,“你刚才说,弟兄们都变成了丧尸?那……那你们的指挥官……”

“指挥官……在那些被咬了的弟兄们丧尸化的时候,为了掩护我们这些没有被感染的人撤离,以身殉职了……”

随着夏曦最后一字说完,裴明翰却忽然笑了起来,苍白到没有血色的嘴唇因为扯动撕裂开了几道小伤口,殷红的血衬得他的脸越发的惨白,只一瞬间眼眶中就含满了泪水。

“你看,我跟你们指挥官不愧是好兄弟,‘死’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不过我比他好,我好歹只是被自己兄弟咬了一口,他是活活被撕了啊,这一看就知道是那些兄弟们嫌他平日里操练地太轻松了。”

“但凡他当初听听我的话,训练你们的时候别那么松懈,严格一点,说不定你们……嗐,我说这些干什么,我又比他好到哪里,你们指挥官好歹还活下来了你这一个兵,我这个指挥官……”

夏曦听了他的话,微微一顿,一个想法瞬间就涌入了她的脑海里面,呼之欲出。

“您……您难道就是那个特种星卫团625营的指挥官,裴明翰?”

当初在听到梨隅说她男朋友叫裴明翰的时候,她是有往这方面想过的,但是谁都知道裴明翰指挥官是出了名的有实力,怎么可能会被丧尸感染,所以她就把这个想法给摒弃了。

结果现在告诉她说,她好姐妹的男朋友,真的就是那个天神一般的角色,裴明翰大指挥官?

“对,就是我,不过,都过去了。”

像是释怀了什么一样,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眼底青黑色的衬托下,他脸上的泪痕显得那样的明显。

真的让她没有办法跟当初那个威风凛凛的裴大指挥官联系在一起。

*

梨隅是在后半夜的时候醒过来的,茫然地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她有些紧张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角。

恍惚记得,上一次出现在这个房间,似乎是她刚刚穿书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吧?

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穿上鞋走到了客厅里面,忽然,身旁传来了一阵声响,她下意识地朝着声源看去,就看到了那个瘫在地上时不时挣扎一下的姜慕言。

她微微一怔,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过去帮了他一把,让他靠在了墙上,全程他都是特别的配合,也不挣扎也不闹,更没有像当初刚见面的时候那样冲过来就要咬她。

“谢谢……”在他坐好以后,梨隅转身就打算走,结果就听到了它这一声微不可见的“谢谢”。

梨隅瞳孔一缩,猛地回头看向了那个虚弱不已的姜慕言,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可是在对视上他那双澄清的眼睛时,一个念头猛然在她的脑海里面浮现出来。

姜慕言这是……

恢复理智了?

“你……你还记得你是谁吗?”梨隅尝试着问出口。

就听到身旁的人轻声“嗯”了一下,“姜慕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