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受伤

夏曦轻轻抿了抿嘴,仿佛是在思考该怎么跟梨隅解释一般。

“嗯,是有点问题,我们今天去搜集物资的时候基地长来了一趟,拿着你们两个人的画像比对了一番,还给我们每个人都看了,要追捕你们……”

听完夏曦的话,梨隅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起来,一回头就对上了裴明翰安抚的目光。

“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我们今天会尽快离开的。”裴明翰礼貌而又疏离道。

正当他起身着手打算收拾他们的东西时,夏曦却忽然又开了口,“谁说让你们离开了?”

跟在裴明翰身后的梨隅微微一顿,下意识回头看向了夏曦的方向。

“我都说了,是我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现在他们是在追捕你们没错,但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要开始搜我们的房间呢。”

言至此,她回头朝着洗浴室看了一眼,“我倒是无所谓,万一到时候慕言被发现了……”

后面的话即便是她不再说了,梨隅和裴明翰也能明白,之所以楚秉哲那么着急的想要找到他们,莫过于就是因为裴明翰的这个“有理智的丧尸”身份。

如果让他知道了,姜慕言也有一点理智的话,只怕是到时候追捕的名单上又要再多一个人了。

“可……我们能去哪,四个人……还有一只狗,我们怎么才能离开异能者基地呢?”夏曦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沉思已久的问题。

别说夏曦了,就连梨隅也是一脸的纠结。

当初只带着裴明翰和貔貅瞬移,结果就导致了这个降落位置不稳定的结果出现,如果说一下子带四个人和一条狗的话……

“汪汪汪!”貔貅似乎是察觉到了她们的纠结和犹豫,冲着他们叫了几声示意她们关注它。

果不其然叫的这两声成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夏曦拿起脚旁边的拖鞋就要抽它。

“不许叫,要是被别人听到了,你就等着变成狗肉汤吧!”

被凶了的貔貅:……

你们还知道我是一条狗?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可以循着气味帮你们找到彼此呢?

只可惜它是一只狗,除了汪汪叫以外并不能把这些话告诉给他们。

哦不对,现在连汪汪叫也不行了,再叫会变成狗肉汤。

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商讨了半个小时连一丁点的进展都没有以后,还是梨隅恨恨地咬了咬牙,开口道:“实在不行,我们就一起用瞬移,最后落到哪里算哪里,反正我们都在一起呢!”

她这个提议几乎是刚说出口就被众人合力否定了。

原因就是因为,现在的她不过才只能发挥异能的百分之50而已,两个人一条狗瞬移都会出现降落位置不固定的情况,更别说四个人一条狗了。

说不定一个瞬移就到了楼下的异能者基地总部了。

貔貅一脸冷漠地看着她们,甚至还很是漫不经心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这群无知的人类。

正当她们讨论的热火朝天争执起来的时候,房门却忽然被人扣响了,众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梨隅和裴明翰连忙躲进了洗浴室里面,貔貅一个打滚就躲进了床底下。

眨眼间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到了房间门口,开门一看就看到了端着一个大盘子,而大盘子上有三碗饭的张翠霞。

“翠霞姐,您这是……”

没等夏曦开口,张翠霞就不耐烦地催促道:“哎呀还不赶紧把门打开,我手都酸了!”

也顾不得这是什么情况,连忙就打开了门让她进来,看着她把盘子放到了桌子上。

“这午饭时间都快过去了,取饭处还剩着你这一份饭,我寻思着你可能是因为上午搜寻物资太累了所以歇下了,就想着给你送过来,谁知道一走过来就听到你在那演戏了。”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油,一边笑着一边往洗浴室里面走了过去。

“你别老是自己给自己演啊,什么时候让翠霞姐也看看,这一天天的啊,老没劲了……我去你洗浴室里洗把手哈,看我手上这些油……”

正当夏曦感动不已的时候,猛地就听到了张翠霞的最后那句话,她整个人身上的汗毛几乎是立了起来。

“别!”夏曦急忙回过头制止道,但这个时候张翠霞已经扶上了浴室的门把手,听到夏曦的话时一边回头浴室门一边慢慢地打开了。

在那一瞬间,夏曦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

如果被翠霞姐知道了她的秘密,那是要把她杀了呢还是贿赂她呢?

随着浴室门慢慢打开,里面的场景也暴露在了他们面前,除了那一地的鲜血以外,什么都没有。

“干什么喊得那么大声,我都给你把饭送上来了还不能用你的洗浴室洗洗手了?里面难道还有什么是我看不得……”

一边碎碎念着,张翠霞一边回过了头,结果就看到了那一地的鲜血,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白了下去。

夏曦也是微微一怔,裴明翰和姜慕言已经是丧尸了,所以不可能会有这样子的喷射状血迹,那么这血……

就只能是梨隅的了啊……

“夏曦啊,你这是……这是受伤了?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啊?”

张翠霞快步凑了过来,也顾不得自己手上还有油,反复的摆弄着她查看着,在确定她身上是一点外伤都没有以后,眉头瞬间就蹙了起来。

“夏曦,你要是受伤了得赶紧去找治愈系异能者帮你疗伤啊,这可不能强撑着,万一撑出事来了那可就不好了,要不要翠霞姐帮你找一下……”

耳边还响彻着张翠霞关心的话语,只是她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了,对着张翠霞有些艰难地扯出来了一个笑容。

“翠霞姐,我有点累了,您别担心我,我只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就行了,我……我先去睡觉了,翠霞姐,明天见……”

一边说着,她一边把张翠霞给推出了房间里面,把房门上好锁以后像是疯了一般冲进了洗浴室里面到处寻找着。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

她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除了地上那一滩血液证明她们曾在这里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