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不会伤害你的

“啪啪啪……”

正当两个人情至深处的时候,门口却忽然响起了鼓掌声,梨隅微微一怔,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个一脸姨母笑的夏曦。

“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面对着夏曦的打趣,原本刚才还气势满满的梨隅瞬间就偃旗息鼓了,脸色通红一片埋进了裴明翰的怀里。

“来了多久了?”裴明翰冷脸问道。

夏曦也没有介意裴明翰的冷意,慢慢地走到了姜慕言的旁边,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成为了丧尸以后,他就跟一个死人差不多了,手脚没有一丝温度,身体还一天比一天的僵硬了起来。

她丝毫不怀疑,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可能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个尸体了。

而阻止他变僵硬的法子,却只有一个感染人类的办法,每当他咬过一个人,身体的各方面机能就会恢复一些。

同样的,他的理智也就会减少一些。

“唔……也没有来多久吧,大概也就是从梨梨从我床上被你叫起来以后我也就跟着起床了吧。”

对上她那一脸无所谓的笑,裴明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梨隅在听了她的话以后,整个人微微一僵,下意识的就回头看向了夏曦。

她明明记得,在她醒过来以后身旁的女孩呼吸悠长,分明是还在熟睡的,但在她起床的时候她却也跟着起了床。

这可以理解成,是她身为一个特种兵独特的勘探能力吗?

心中的疑惑被慢慢地放大,总归是好奇心战胜了顾忌,她从裴明翰的身上起来,径直走到了夏曦的旁边,“曦曦,我们谈谈?”

夏曦似乎对她这个邀请没有一丁点的惊讶,松开了姜慕言的手就跟着梨隅走了。

走出房间以后,梨隅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真的是一个大酒店,于是原本的担忧也渐渐地烟消云散,两个人一路走进了应急通道里面。

关好了门窗以后,她们坐到了楼梯上,气氛一度陷入了僵硬之中。

梨隅虽说有原主的记忆,之前也跟夏曦聊得很来,但是总归这情感不完完全全是她的,所以当她们真的要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反而会有一点不太适应。

“想问什么,直接问吧。”不同于梨隅的有所顾忌,夏曦就显得随意了很多,笑着问道。

见夏曦主动开了头,梨隅微微抿了抿嘴唇,“你……去当星卫了?”

夏曦听了梨隅的问话,微微一怔,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样,犹豫再三之下这才点了点头。

“算……算是吧,我在这方面挺有潜力的,所以……”

看出来了夏曦的扭扭捏捏,她也知道这并不是“正确答案”,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最后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梨梨,你该相信我的,我绝对不会做出来任何会伤害到你的事情的。”见她不再追问,一阵没来由的慌张感涌上了心头,她急忙解释道。

看着她这副焦急的样子,梨隅忽然就笑了起来,轻轻地把她抱住了,“我当然知道啦,你是肯定不会伤害我的……”

对于梨隅的拥抱,夏曦有一瞬间的微怔,似乎是没有想到梨隅会这么简单就把这件事情翻页一样,一直到她牵着她的手回到了房间里面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难道不该继续追问一下吗?

比如说,如果她去当星卫了,那为什么还能做到隔三差五地给她打电话。

比如说,为什么她去当星卫了却没有告诉她。

就这么简单的把这件事情翻页了?

感觉自己受到冷落的夏曦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之中。

夜幕降临,吃过饭以后众人就去休息了,照常还是按照两个女孩子睡床,裴明翰睡沙发,姜慕言锁浴室的方法分配的。

在听到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以后,梨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意识进入到异能空间里面,看着那个像是一个闪现图标一样的箱子前。

【我要去到别墅的地下室里面。】

梨隅很是冷静地发布了这条指令,下一瞬间,只见眼前白光一闪,她整个人都感觉仿佛被扭曲了一样,再次睁开眼睛,她就已经回到别墅的地下室里面了。

指尖一闪,火光乍现,把周围照耀出来了一小片的可见度。

物资们还好好地摆放在货架上,看得出来那些人应该是没有发现这个地下室,她微微一笑,很是快速地把地下室全部搬空到了自己的空间里面。

当她想要走出去看看那群孵化出来的小鸡还在不在的时候,只听到脚底下“嘎吱”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她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许久,周围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发出来,她微微一怔,慢慢地蹲了下去,靠着指尖那一点微弱的光芒,她看到了那铺在地上已经干枯了的花朵儿。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有些苦涩地笑了笑,紧接着就把那些还算是比较晚好的干花放进了空间里面。

做完这一切以后,她这才慢慢地朝着一楼走了过去。

隔着房门,她侧耳倾听了片刻,在确定外面是真的一丁点动静都没有以后,她这才敢轻轻地打开了一点缝隙。

手指尖的火苗早就已经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随时准备好瞬移到异能者基地的瞬移异能。

隔着缝隙,外面一片漆黑,并没有人影,她轻轻抿了抿嘴唇,再次打开了一点房门,走了出去。

只见整个客厅里面像是遭了贼一样,被翻得乱七八糟,朝着二楼走去,上面的房间也没有幸免。

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想要从衣柜里面拿几件衣服,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衣柜大开着,非但如此,床上面的床单被子都被带走了。

随后又走进了裴明翰的房间里面,却发现他房间里面的情况跟她的八九不离十,无奈地摇了摇头,却猛然想起来了地下室里面那时闻到的血腥味。

她急忙就下了楼,进到了地下室里面,果不其然就在一个角落的夹缝里面找到了那一大袋子的药。

虽说不知道这些药都有什么作用,但既然裴明翰之前用到过,那就说明是有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