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这合理吗?

“啊——丧尸大哥行行好,我不好吃的,我已经三天没有洗澡了呜呜,你吃了会拉肚子的……”

原本满眼杀意的裴明翰在听到了被自己扑倒了的人这样害怕地说着话,这才意识到她是一个正常人,于是默默地从她身上起来了。

“我不是丧尸。”语气淡漠但却坚定。

原本还在满心难过以为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的梨隅这才冷静了下来,悄悄睁开了眼睛朝着裴明翰看了过去。

人模人样没有脑袋爆浆也没有缺胳膊少腿拉拉着肠子之类的东西,一张堪称绝色的脸上不过是多了一些血污,并且他现在还一本正经的跟她解释……

还真是一个正常人啊!

正当她上下打量裴明翰的时候,余光忽然就看到了散落了一地的食物,梨隅瞳孔一缩猛地就站了起来推开裴明翰就朝着自己的零食扑了过去。

“啊——薯片……面包……还有火腿肠……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啊……”一边说着,她一边用手抱住了那些残留的塑料袋。

那样子别说有多可怜巴巴了。

“我会赔。”依旧是那样平静到可怕的声音。

“你拿什么赔,你以为现在的钱还有用吗,外面丧尸当道连出门都是一个问题,物资每少一点就少活一天啊呜呜呜……”

梨隅看着手里面抱着的这五袋薯片三个面包大约六七根火腿肠的外包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自己都舍不得这样子霍霍啊啊啊……

“我说我会赔”语气是一如既往没有波澜,唯独是多了一些坚定。

梨隅从悲伤和痛苦中慢慢地抬起来了头,朝着裴明翰看了过去,气鼓鼓的小脸像是在赌气一样回应道:“好啊,那你就赔吧,我要双倍!”

原本以为裴明翰会拒绝,但是没有想到他很是干脆的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走到货架前又拿了一大堆的零食。

梨隅看着这一幕眼睛都快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了。

“我会双倍赔。”说完,他直接就往上面走了过去,连一丁点的矜持感都没有。

反应过来的她连忙就追了上去,刚想要跟他说些什么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迎面看到了自己餐厅门口站着的一个大家伙。

只见他一瘸一拐地走着往餐厅的方向走着,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地的血污,这也导致整个别墅里面都充斥着一股恶心的腐烂味。

或许是闻到了她们的气味,丧尸慢慢地回过了头看向了他们,已经全白了的瞳孔微微瞪大,朝着他们就走了过来。

速度不快,但是配上他拖地的肠子和已经扭曲变形的脸,光是吓就能吓死人了。

“嗬嗬嗬——”丧尸独有的声音在别墅里面响起,梨隅只感觉这声音像是有了回声一样在她的脑袋里面来回的环绕着。

“啊啊啊——为什么会有丧尸进来了,我我我……我扫帚呢?”梨隅慌忙的在房间里面四处寻找着,但是并没有发现扫帚的身影。

“或许,它还在地下室?”裴明翰一本正经地回复道。

这个时候梨隅才想起来,扫帚已经被她用来打眼前这个人的时候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她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对……对了,我可是异能者,看我的!”为了打破这份尴尬气氛,她果断地选择了转移话题,把裴明翰一把推到了后面。

随后屏息凝神,藤蔓瞬间拔地而起把那个丧尸的腿给缠绕上了,但因为她刚才已经大范围地用过一次异能,导致这次召唤出来的藤蔓变得很细,直接就被丧尸挣开了。

梨隅:……

就真的一丁点的面子也不打算给她了?

“没关系,我还有火系异能,直接把他活活烧死也是可以的!”言罢,她再次屏息凝神,结果这一次不过就只冒出来了一点黑烟,连个火星都没有。

梨隅:???

眼见着丧尸距离她越来越近,梨隅瞬间就慌了,连叫带跑地躲在了裴明翰的身后开始嘤嘤嘤。

“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在地下室鬼鬼祟祟我怎么可能忘了关门让丧尸进来,我不管你得把他弄出去,要是死也得是你先死呜呜……”梨隅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失去理智开始鬼哭狼嚎。

她本身的长相就是属于那种柔弱小白莲的美人,再加上她这一番因为害怕的落泪,简直就是一副行走的美人梨花带雨图。

“好……”裴明翰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嗓音微微带上了些许的沙哑,集中注意看向了那个丧尸,随后伸手一指,“停!”

在他的话音刚落,那个丧尸果真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随后他又指向了门外,“走!”

只见原本朝着他们走来的丧尸一转身,朝着外面乖乖地就走了出去。

梨隅:!!!

这合理吗?

这不合理吧!

为什么那个丧尸会乖乖地听他的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直接走出去呢?

“愣着干什么,关门……”裴明翰苍白着一张脸说出来了这番话,梨隅见状忙不迭的跑到了门口关上了大门。

刚刚锁好打算质问他一番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他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分明是晕过去了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梨隅一大跳,她忙不迭地跑了过去想要把他扶起来,可是她也不过才165的个子怎么扛得动一个188的男生呢?

连拖带拽的总算是把裴明翰拉到了沙发上,这才有时间好好地查看他现在的情况。

他眼睛紧闭似乎是很难受一样眉头蹙在一起,有几次仿佛是想要睁开眼睛但是努力了很久也没有睁开,嘴巴张张合合地翕动着。

“喂……你……你没事吧?”意识到他现在还是有意识的,梨隅犹豫片刻后问道。

对方并没有回答,但是嘴唇依旧是在张张合合着,她轻轻抿了抿嘴巴凑了过去,这才听到他是在说什么。

“水……水……”

知道他这是在要什么以后,梨隅忙不迭地跑到了厨房接来了一小杯的水,努力地把他上半身扶了起来小口小口地往他的嘴里面倒着水。

虽然说他还有意识,但是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喝进去的水又会溢出来,而她太过于关注裴明翰能不能把水喝进去了,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他额头的青筋暴起。

那分明是在隐忍着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