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没有失手过

“有啊,当然会有了。”梨隅默默喝完了茶水,端起了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裴明翰没有想到会得到她这样子的回答,微微一怔,扭头看向了她。

“唔,就像是那种已经成为植物人的人却可以在自己最爱的人的刺激下苏醒过来,我想,执念的作用这么强大,会不会也有人被咬了以后,或因为责任,或因为亲情、爱情,从而没有彻底的丧失理智,虽然说看上去他已经是一个丧尸了,但他其实还保留着人的思想理智呢?”

看着她的侧脸,裴明翰微微抿了抿嘴唇,嘴角却是止不住地向上扬起。

至少,她还是愿意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的,不是吗?

其实梨隅没有说完的是,等到三个月以后,丧尸们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进化,像那些感染了很多人的丧尸,很有可能会进化成A级或者B级丧尸。

现在的丧尸都处于E级状态,只是一个最单纯不过的行尸走肉。

到了D级以后,他们的攻击速度和能力会变快很多。

C级的时候,丧尸已经不再是单纯地通过嗅觉和听觉来判断猎物所处的方位了,他们可以用看用感觉去判断。

B级的时候,他们就如同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和思维能力,有了一些清楚的思维认识。

A级的丧尸几乎跟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相差无几,有判断能力思维能力,会说话会沟通,甚至还会隐藏自己,可以说这种样子的丧尸是无解的存在了。

越是深思下去,梨隅越是感觉到细思极恐。

就比如那第一个被感染的丧尸,他可以说是所有丧尸产生的来源,他感染到的人绝对不在少数,所以等到三个月后进化的时候,他绝对是进化速度最逆天的了。

如果一跃成为了A级丧尸的话……

梨隅不敢往下深思下去,只感慨自己现在的能力太过于弱小了,如果可以变得再强大一些,是不是就不用害怕那所谓的A级丧尸了呢?

意识到了梨隅的走神,不知怎么的,裴明翰忽然感觉自己心头涌上来了几分酸涩感。

她刚才说的那些,一听就是肺腑之言吧。

或亲情,或爱情么……

当初那些要来但是又没有来成功的朋友们之中,是不是就有她所喜欢的人呢?

所以她这般坚信,是相信有一天她的心上人会回来找她吗?

裴明翰并不认为这世界上只有他这么一个被丧尸咬了但依旧可以保留下来理智的人,但是他从未有一刻这么希望,那个被她喜欢的人最好已经完完全全地变成一个丧尸了。

陪她度过最艰难的时光的人明明是他,他并不想到了最后把这一切拱手让人。

*

在家赖了两天以后,趁着外面的天气总算是没有那般的炎热了,两个人连忙开上了车去逛街了。

围栏工程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买几根铁钉焊接在铁柱上做好最后一层的防备工作。

距离末世降临的第一天已经过去了七周了,再过差不多一个月,就会迎来第一波丧尸的升级高潮,他们必须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升级,外加做好防御工作。

裴明翰的异能听起来似乎是很厉害,但是尝试了很多办法还是不能升级,一直到现在也不过就只能控制近距离的十几个丧尸的行为。

一旦加重一些能力比如说用异能把一个丧尸爆体时,他就会受到很强烈的反噬,七窍流血。

这样的能力在紧急时刻使用一次还可以,勉强能称作是一张底牌,但这底牌的使用代价太大了,她并不打算把它放入计划范围之内。

所以最后的最后还是要靠她自己才行。

把车停到了商业街街口以后,梨隅就在全身涂满香水的情况下下了车,一路上像是杀红了眼一样,各种各样的异能不要钱一样地往丧尸身上砸。

一直到裴明翰把整条商业街包括大街小巷转了一个遍,她才堪堪杀光了这条街。

异能严重透支的她坐在地上后背靠着车,却是怎么都动不了一下了。

裴明翰看着她这幅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最后还是帮着她把这条街全部的异能都翻了一个遍,在拿到了将近小五百颗晶核以后,梨隅这才满意地笑了。

“怎么忽然一下子这么着急了,不是说升级这种事情不重要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放晶核的那个麻袋扔到了车上,从里面拿出来了十几枚放进了她的手上,看着那些沾着血的晶核一点点地融合进了她的体内。

而血并没有融入进去,而是就那样留在了她的胳膊上,随着血液越积越多,慢慢地融合在一起在她的手臂上划出来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裴明翰感觉自己的嘴唇有点干涩,轻轻地用舌头舔了几下,最后抵住了上颚,有些无奈地轻笑了一声,直接把她拦腰抱起。

梨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惊呼出声,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天天吃那么多,肉都长哪去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上颠了颠她,吓得她抱着他脖子的手越发的收紧了一些。

像是得逞了一样,他嘴角上扬的那几分弧度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的,慢慢地走到了副驾驶处,打开了车门把她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车里面。

“累了就睡会吧,到家了我叫你。”

原本还想要发作一番的梨隅对上他这般“深情”的样子,到了嘴边的问话却是无论如何都问不出口了,轻轻地撇了撇嘴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再说了。

车行驶到半路,梨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看着她的睡眼,裴明翰严重的温情却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

他虽说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学过心理学,知道想要追到一个人,不能一味地向对方步步紧逼,时快时慢松紧有度才是最好的选择。

空出来了一双手,裴明翰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终究是没忍住,停下了车后在她的眉心处落下了一吻。

他惦记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