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围栏

确定了围栏要怎么弄,都分别要用到什么材料,并把材料都准备好了以后,浩浩荡荡的修建活动也拉开了帷幕。

拿出来了一大摞的大铁丝,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一起最后缠绕成一个巨大的毛毛虫状,一头拉在了一楼别墅客厅的沙发旁边,然后围着别墅绕了一圈,最后再拉回到了一楼客厅处,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

做完这一切,两个人均是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尽是笑意。

“我们来试一试吧,看看效果怎么样。”

梨隅乖巧地点了点头,看着裴明翰一步步地走到了那层铁丝围栏旁边,他动用了他的异能,召唤过来了一个丧尸。

看到他对着她点了点头以后,梨隅秒懂,召唤出来了电系异能直接放到了铁丝上面,只听到一阵闪电带火花,整个铁丝围栏都亮了起来。

在火光融合在了一起以后,裴明翰把那只丧尸召唤了过来,在丧尸接触到铁丝的那一瞬间,只见一丝火星闪过,丧尸整个人都被火焰融合,只须臾片刻就化成了尘埃。

只在地上留下了那一颗闪闪发光的晶核。

实验成功以后,梨隅慢慢地把自己的异能收了回来,一直到铁丝变回原来的颜色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小半个小时了,在这段时间里面,裴明翰也没闲着,开始研究最外面这一层的设计。

最外面这一层可以相对的往外多延伸一点,也可以稍稍的建立的高一些,但是如果建立的太高,万一是他自己出去留梨隅一个人在家的话,想要看看外面是谁又成了一个问题了。

或许……

裴明翰看向了其他的别墅区,在看到那些别墅区门前建立着的铁质围栏时,心里面忽然就有了好主意。

他们完全可以把在最外面这一层建立成那样子的铁质围栏,用那种圆筒状的铁柱,弄多一点,密一点,其实应该也差不多。

就像是那其中的一个一样,在最上面弄起来一层铁钉,那些人如果动了爬进来的心思,这就可以派上作用了。

但是高度的话……

这些铁质围栏看起来像是保护作用,但其实实质上就只是一个美观作用而已,建立的相对于比较稀疏,也没有特别的高。

可若是往外面去找的话……

他好像还真的没有留意到过哪里有这种圆筒状的铁柱啊。

见裴明翰久久没回来,梨隅终究是等不下去了走过来找他,就看到他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涂涂画画着,仿佛是在设计什么一样。

乖乖地蹲在了裴明翰的身旁,这才看出来了雏形,原来是在设计最外层的那个围栏,梨隅微微抿了抿嘴巴,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要是弄着这个样子的话,完全可以用其他别墅外面的那一层铁柱啊,我之前从五金店拿了一些焊枪,只要能焊在一起就可以了,但是……你会用吗?”

裴明翰听了梨隅的话,眼前刷的一亮,点了点头道:“嗯,我会用。”

两个人一拍即合,果断地去到了其他别墅门前开始拆卸围栏,一直拆了五六家的围栏以后,他们这才感觉数量差不多了,拿回了家里。

忙碌了一整天,天色渐暗,把那些铁柱子扔进了一楼客厅以后,两个人简单地吃了一点晚饭,就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开始了休息。

第二天又忙碌了一整天,这才把全部的铁柱焊接到了一个差不多的高度。

真正开始修建围栏,是从第三天开始的,一根根的铁柱插进来土里面,有的是裴明翰一点一点地插进去的,有的是梨隅操纵着藤蔓,一点点地拉进土里面的。

最后梨隅又在这些铁柱的下面一层层的缠绕上了藤蔓,把这些铁柱紧紧地插进了土里面。

正当梨隅认为任务完成了,他们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休息的时候,就看到裴明翰再一次抱着一大堆铁丝走了过来。

“在那些铁柱子上面再缠绕一圈吧,到时候你输入电系异能的时候全部都输入进去,弄成双重保护。”

梨隅没有拒绝,乖巧地配合着裴明翰把铁丝一层又一层地缠绕在了铁柱上面,做完一切以后,夜幕再一次地降临了。

现在围栏的进度就只剩下在铁柱上面再建立一层铁钉了,这铁钉她们在别墅区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一来是因为别墅区这边的安保工作做的确实是比较好,围栏都是用于美观功能的,更不必说在上面弄一层铁钉了。

所以要是真的想要找的话,只怕是要去外面找了。

总归是不急,简单地吃了一点晚饭以后,两个人就坐在了一楼客厅,开始了喝茶赏月的惬意生活。

“其实挺不敢相信的,末世里面竟然还能有这样子优哉游哉的生活,虽然说什么都要自己亲手来做,但是这样带来的成就感也是不一样的。”

裴明翰难得感慨,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

梨隅侧过脸看他,只见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脸庞柔和了许多,她微微一笑,附和道。

“对啊,我当初其实真的就想,活上那么两三个月就去死呢,谁敢想这两三个月里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呢,感觉现在就算是让我死,我也舍不得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这般乐观开朗的小姑娘竟然会有那样子的想法,裴明翰微微一愣,问道,“为什么会想死?”

面对裴明翰这个问题,梨隅其实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微微抿了抿嘴唇,笑了。

“那时候哪里知道,我竟然也是能有异能的啊,我本来想着的都是,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不强求,但是也不愿意成为丧尸。”

“与其让我成为丧尸的盘中餐被他们撕咬吞食,与其变成一个丧尸成为一个行尸走肉,倒不如让我死了一了百了的好。”

裴明翰看着她的脸庞,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难道,就没有丧尸,不像你说的这般如此吗?或许,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思维,也会保留成为丧尸前的理智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裴明翰感觉自己的嘴里面苦涩至极,就仿佛喝了一杯浓稠的纯黑可一般让他缓不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