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梦

就在她疑惑之际,面前的景象忽然开始了变化,从最开始的茫茫一片的白光变成了尸横遍野的“坟场”,而她像是一缕游魂一般,在“坟场”之间飘荡。

她一直在往前面飘,看到的不仅仅是这满地的尸体,还有的则是一个个面露狰狞的丧尸,他们互相残杀着,那样子活像是想要从彼此身上剜下来一块肉一般。

这里面,没有一个活人,要么是已经露出来涔涔白骨的骷髅,要么是已经失去理智的丧尸,整座城市都处在了绝望和死寂之中。

她忽然想到了裴明翰,发了疯一般的在这些丧尸和骷髅中寻找他的身影,越往前走,丧尸的数量就越多,他们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一样,很是自觉地给她留出来了一个通道。

不知道为什么,梨隅忽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里就像是一个金字塔一般,从最开始的尸横遍野的骷髅死人,到渐渐往上走的丧尸。

随着丧尸的数量越来越多,那么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会是什么人呢?

是一个能力超群的丧尸王,还是拥有一身异能的强悍异能者的?

灵魂一路向前飘荡着,终于来到了那个所谓的金字塔的顶端,那个人是背对着她的,身影却是那般的熟悉,正当她的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想要看一看他的脸时,身旁却忽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响。

梦境中的那个人缓缓地回过了头,而她也慢慢地睁开了眼,梦境和现实相融的那一刻,浮现在眼前的却是裴明翰的脸。

“你没事吧?”

裴明翰有些紧张的看向了梨隅,刚从噩梦中惊醒,她整个人都出了一身的冷汗,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

梨隅慢慢地回神,看着裴明翰那张写满了担忧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就特别想哭,一把就搂住了裴明翰的脖子哭了起来。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虽然说不知道梨隅为什么会忽然说这些,但他只是当做她是做噩梦了,无奈地轻笑了一下,揉了揉她的头。

“我不会离开你的。”

暂且不提,她原本是可以去到异能者基地,被人好好地保护起来的,结果她却为了他留了下来。

单只说这些天里面的相处,他是真的对这个名叫梨隅的小姑娘动了心。

她的能力强悍能跟他并肩作战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他真的适应了随时随地有她的存在了。

得到了裴明翰的肯定以后,梨隅的情绪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心里面却止不住地思考了起来。

这个梦境所代表的是一个什么意思呢?

她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梦,她总感觉这背后似乎是想要告诉她一些什么。

汽车重新行驶上路,梨隅却一丁点的睡意都没有了,她用余光悄悄地看着他的侧颜,只好奇为什么会有一个男孩子的五官生得这般立体。

就像是被人经过精细测量以后一点一点地雕刻出来的一般。

裴明翰不是没有察觉到她的视线,只是他并未开口说些什么,就任由梨隅这样子打量,仿佛这样子让她盯着看就能给她一点安全感一般。

到家以后,梨隅就把工具们放在了一楼的客厅里面,因为她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索性裴明翰就把她赶到了楼上,让她休息去了。

说是休息,可她哪里还敢闭上眼睛,静静地坐在二楼的窗户前面俯瞰着那个兢兢业业地改造围栏的裴明翰。

直到裴明翰实在是受不了被她这样子盯着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二楼窗户的位置。

速度快到梨隅想要躲避一下却已经来不及了。

“睡不着,那就下来吧。”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个溺水之人临死前看到的一根浮木一般让梨隅眼前一亮,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她朝着楼下飞奔而去,乖乖地站在了裴明翰的旁边。

“这是梦见什么了,怎么害怕成这样了?”

裴明翰想要跟往常一样轻轻地摸一摸她的头,但是奈何他手上实在是有些脏,所以他只好作罢,有些无奈地问道。

梨隅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正当裴明翰以为她这是不想开口说正打算不问了继续自己的工作的时候,却听到对方开了口。

“我梦见,整座城市的人都变成了丧尸,最外层是横尸遍野的坟场,往前走是越来越多的丧尸,就像是一个金字塔一样,我走到了金字塔的顶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抬头直视了他的目光。

“我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看到他慢慢地回过了头,而就在那个时候,你把我叫醒了,梦境中的那个人……是你的脸……”

听到梨隅这有些离谱的回答,裴明翰的嘴角微抽,也顾不得自己的手脏,泄愤般的揉了揉她的头。

“你这个小脑袋,里面都装着点什么啊。”

被他这样子摸,梨隅也没有生气,只是愣愣地看着他,“我感觉,这并不像是一场梦,它就像是一个预警一般……”

眼见她还真的相信了这个离谱的梦境,裴明翰弯下了腰,将目光跟她平行对视着。

“如果说这真的是一个预警,那他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在未来,我们会站在金字塔的顶端,我们会成为整座城市的老大?”

裴明翰嘴角一勾,继续道:“要是这样说的话,你是一步步地从最低端走到我身边来的,那是不是就说明,在未来,你依旧会在我的身边,我们会并肩作战,成为老大呢?”

梨隅脸色一红,实在是没有想到裴明翰竟然会想到这里来,一时间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了,万一那群人舍不得你那三个哥哥外加两个叔叔的诱惑,又回来想要把你带走了可怎么办,好歹得让我们有点反击能力啊。”

原本脸色就有些红的梨隅听了他这番话,瞬间就红成了猴屁股,可要是让她离开吧,她还不太愿意,留下来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裴明翰,只好一直低着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