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是人,想当狗

就像是知道了他们已经为它们布置好了小家一样,在裴明翰全部准备完毕的当天晚上,小鸡们开始了陆续地破壳。

全过程他们都是不能插手的,否则小鸡就会因为孱弱活不下来。

首先是第一只小鸡,只见里面像是有小锤子在敲击一样,一点一点的裂开了一个小缝隙,露出来了那层薄膜,透过薄膜的缝隙,他们明显的看到了一只尖锐的小喙。

随后就看到裂缝越来越大,一直到从底端破开了半个鸡蛋以后,小鸡就开始了挣扎,从蛋壳里面露出来了稍显湿润的毛发,几番折腾以后总算是从蛋壳里面出来了。

也是这个时候梨隅这才敢上手去拿,用一张干燥且干净柔软的毛巾轻轻地擦拭了它一下,随后就把它放进了提前准备好了泡沫箱里面。

有了这一只小鸡的前车之鉴在前面,后面的小鸡们宛若雨后的春笋一样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生,没一会之前放进去的三十枚鸡蛋就诞生出来了二十四只小鸡。

至于剩下的六只……

目前暂时还是一丁点的动静都还没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还没有到时间,还是因为……

还是因为它们没有撑下来。

总归猜测是出不来结论的,于是梨隅就逐个放到了强光下看了起来,果不其然就看到了三只停了脉搏的还有三只压根就没有动静的。

把那三只停了脉搏的小鸡拿了出来,敲碎了外壳以后就露出来了里面的样子,只见那些小鸡都已经成型了,就是可惜在了这最后一步上。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就把貔貅叫了过来,把那只毛蛋给貔貅吃了。

其实毛蛋他们是可以吃的,但是毕竟他们不知道这些小鸡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死去的,所以她一时间也不敢贸然的吃这些毛蛋。

但对于貔貅来说,其实这就无所谓了。

毕竟它只是一只小狗。

“我也想吃。”

正当梨隅把第二枚毛蛋也剥开给貔貅吃的时候,也不知道裴明翰是啥时候站在她身后的,阴恻恻地说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也想吃?可是这个毛蛋……”

“可以吗?”

梨隅一噎,“可以是可以,只是……”

后面的话裴明翰压根就没有给她说出口的机会,直接把剥好的毛蛋夺了过去吃进了嘴巴里面。

小鸡这个时候已经有了雏形了,所以放进嘴里面咬下去的一瞬间鲜血就爆了出来,牙齿和骨骼摩擦发出来了嘎吱嘎吱声让梨隅光是听着就感觉牙酸。

“那……这个你还要吃吗?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给貔貅了。

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裴明翰对着她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那样子活像是害怕自己晚说一秒钟就会被貔貅抢了先一样。

“汪汪汪!”你还是不是人了干嘛跟一只狗抢吃的!

裴明翰像是听懂了一样,回过头对着它笑了一下,“不是人,想当狗。”

在他露出来笑容的那一瞬间,不论是牙齿上还是嘴巴上都沾染着鲜红的血,嘴巴里面更是带着还没有咽下去的骨头和绒毛,光是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

果不其然在看到他这个笑容的那一刹那,貔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行吧行吧,你不当人那就都给你吃吧!

成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裴明翰很是乖巧地等候在了梨隅的身边,安安静静地等着她把毛蛋剥好给他吃。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裴明翰也不是第一次站在她身旁看她做饭什么的了,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让她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毛骨悚然感。

无时无刻地不想要抬脚就跑。

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往往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所以在剥好了毛蛋递到了裴明翰的手里面以后,梨隅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了厨房,直奔客厅去了。

速度快到裴明翰刚把梨隅递给他的毛蛋放进嘴里人就已经没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就是了。

一直跑到客厅的泡沫箱旁边的时候,梨隅还是感觉有些惊魂未定,艰难地深呼吸了几下子以后,她这才感觉自己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了些许。

随即就欣赏起来了在那泡沫箱里面叽叽喳喳的小鸡们。

看得出来成功孵化好的它们现在精神头很足,在那些细小的绒毛干了以后就开始在泡沫箱里面来回走动了。

有些破壳早的现在更是已经吃上了小米喝上了水。

小米是用温水泡过了的,比较软烂,水更是用的稍微温热一些的,生怕它们因为着凉生病。

他们没有料想到小鸡们会是在晚上破壳,所以电灯一时间还没有准备好,但如果不开电灯的话小鸡们又不肯吃东西,所以在第一只小鸡破壳以后梨隅就让裴明翰去找电灯了。

电灯用着的是蓄电池的电,因为现在孵蛋器里面也不过就只剩下了三只,其实能不能孵出来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毕竟已经有了二十多只,只是他们还是不想放弃而已。

在这末世的背景下,能多诞生出来一个小生命就会多一分生存下去的希望。

在电灯纯白色的光芒下,泡沫箱里面就仿佛是白天一样。

小鸡们叽叽喳喳地在箱子里面走来走去发出来摩擦声,还有小鸡们吃米喝水时喙摩擦到盆底时的撞击声,几种声音交错在一起,仿佛这世间最美好的旋律。

看着它们这副富有生机的样子,梨隅的脸上也不由得染上了几分笑意。

“还有吗?”

正当梨隅看得出神的时候,身旁忽然又传来了裴明翰那阴恻恻的声音。

她一回头,刚刚好正对上的就是他那张俊颜。

因为他是站着而她是蹲着的,所以他在看向她的时候眼眸是微微垂下来的,往日里面无表情的那张脸因为嘴角那一抹尚未干涸的鲜血显得他整个人都别样的阴翳。

就仿佛来索命的恶鬼一般。

“你……你……”一个没有站稳,梨隅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地上,琥铂色的眼睛里面倒映出来了他的影子。

裴明翰透过自己的影子,从她的瞳孔深处,分明是看到了几分恐惧。

她在害怕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