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火锅

虽然不知道他问这个是要干什么,但她还是轻声嗯了一声回答了他的话。

“嗯,我们这次就去看看能不能再找几只鸡,不一定就要老鸡,可以找一些小的慢慢养,这样以后不但能吃鸡还有鸡蛋吃了。”

梨隅:……

拜托大哥你是不是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啊喂!

他们现在可是生活在末世!

末世啊喂!

又是种菜又是要养鸡的,到底有没有把人家末世当一回事啊!

“emmm,我感觉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一下,末世都降临一个多月了,那些鸡呀什么的怎么可能活这么长时间啊……”

听了梨隅的话,裴明翰坐在椅子上用手轻轻地抹上了下巴,略微思索了片刻后,对着她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说的对,所以我们不能找鸡,我们应该找鸡蛋!”

梨隅:???

找鸡蛋?

就算是找到了鸡蛋就凭他们两个人也不可能把小鸡给孵出来啊!

又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鸡蛋都能孵出来小鸡,首先这个鸡蛋得是受过种的鸡蛋,她们也没有合适的母鸡,所以肯定就要使用孵蛋器了。

使用孵蛋机不得用电?

他们去哪里搞来电啊喂!

“不行不行,我们没有那些孵小鸡的工具,再说了我们现在连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确定呢,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害怕裴明翰再次发疯,梨隅几乎是逃一般地跑到了厨房里面去刷碗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裴明翰默默地用手撑住了头,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过去。

等以后再说吗?

可是他向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想做就一定要去做的人,这该怎么办啊?

想着想着,裴明翰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了些许。

*

总归第二天两个人谁都没能出了门就是了。

六月的天气本来就是比较变化莫测的,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下起来了瓢泼大雨。

还好前几天他们都弄来了一些衣服,也就不需要担心因为天气问题没有衣服可以穿了。

“今年的雨,来的有点晚啊……”

坐在一楼的大落地窗旁边的沙发上,裴明翰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热茶,轻轻地啜饮了一口。

“嗯,是有点晚了,要是搁以前的话五六月份都不知道下过多少次雨了呢,这还是第一次。”

梨隅手里面也捧着一杯热茶,两个人身上都披上了外套。

气温不算是特别冷,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感冒生病,所以两个人都默契的增添了一些衣物罢了。

貔貅也很是安逸地赖在了他们的身边,在地毯上趴着欣赏着外面的雨景。

这一切安静美好到让梨隅有些恍惚。

他们真的是生活在末世吗?

“不是还有一只鸡吗,再做一只叫花**,反正也没事干……”

梨隅:……

你想吃就直说大可不必找这么多借口的。

“昨天不是刚吃了嘛,今天这么冷,不如我们弄点火锅来吃吧!”

裴明翰:???

“什么叫火锅?”

为什么你总会做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美食呢?

听到裴明翰的反问,梨隅惊讶地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这个星球竟然连火锅这种美食都没有?!

那他们的人生还会有快乐吗?

“一会你就知道了。”梨隅神秘一笑,朝着厨房就走了过去。

昨天炖了一锅的鸡汤也不过就喝了几碗,现在还剩下多半一锅,正好就用来当火锅汤底了。

走到门外的“菜园”随意催生出来了一些菠菜油麦菜韭菜土豆黄瓜等等,又走到屋子里面的小盆里面催生出来了一些金针菇,蔬菜问题就算是解决了。

至于肉类,她想吃牛肉丸虾滑毛肚等等等等,但是最后她也只能切一点午餐肉配上昨天剩下的兔肉以及鸡汤里面自带的鸡肉。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正当她想要发一句牢骚的时候,她忽然想起来……

她现在是处于末世的哈。

能有这些东西吃不就不错了吗怎么还挑三拣四的!

回过头略显哀怨地朝着那个满脸好奇的裴明翰看了一眼,随后又收了回来。

她绝对是被裴明翰给带坏了。

绝对是!

简单地清洗了一下切好以后,又把鸡汤倒进了一个不锈钢盆里面,连炉子带盆一起端到了餐厅的桌子上。

裴明翰也很有眼力见,虽然说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但是凭借他对梨隅的认识就知道这次的饭也绝对超好吃,于是就帮着端了端菜。

梨隅一个火球打到了炉子上,一团小火苗慢慢地升了起来,开始了煮鸡汤,趁着这个时候她又去榨了一杯西瓜汁。

等到锅里面开始冒泡泡以后,她这才下入了蔬菜午餐肉之类的继续煮,香味在这一刻也慢慢地飘了出来。

“嗯,差不多可以吃了,来试试吧!”

锅里面再一次冒起来泡泡的时候,梨隅夹起来了一片土豆放进了嘴里,在确定熟了以后这才示意裴明翰一起吃。

但其实裴明翰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小小的抵触的。

这么多的东西全部煮进去,那味道能好吗?

貔貅早就在鸡汤第一次冒泡的时候就等不及了,更别说现在梨隅已经美滋滋地吃起来了,急得它疯狂拽着梨隅的裤腿嗷嗷叫。

仿佛在质问她为什么还不喂自己一样。

给貔貅夹了几块骨头以后,梨隅一回头就看到了那个还在愣着的裴明翰,“你怎么不吃啊?”

裴明翰虽然抵触但也不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毕竟以后叫花鸡还要靠她给自己做呢。

难吃就难吃吧,就当成之前跟在星卫营里面吃大锅菜一样……

嗯?!

这味道怎么不太对啊!

效仿着梨隅他也夹了一片土豆,原本都已经做好味道会很怪的准备了,结果却吃到了淡淡的鸡汤味。

土豆已经煮得很软烂了,几乎是入嘴即化,剩下的菜也都不用说,全部都裹上了淡淡的鸡汤味,那味道叫一个鲜。

最让他惊讶的可能就是那午餐肉了,他还在好奇这午餐肉不是直接就能吃的吗,为什么还要煮一煮。

等到吃到嘴里面以后他就说不出来这种话了。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吃法啊,怎么会这么好吃!

—暴躁糖—

这一章和前一章都是晚上写的啊啊啊!

又是叫花鸡又是火锅,我真的快要饿死了呜呜

被封在家里面已经好久了,别说叫花鸡了我连火锅都已经好久没吃了

梨梨分我一点!(超大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