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灾星

等到梨隅清洁好碗筷后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还坐在椅子上抓耳挠腮的裴明翰。

虽然说不知道他怎么了,但是也隐隐有了猜测。

总归他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崇拜的星卫,更是自己要抱大腿的大佬。

索性她也就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目光直直地看向了他。

“跟朋友一起租别墅开party就是过得不错吗?那我从刚开始上学起就因为孤儿这个标签让那么多人歧视我看不起我的日子又算是什么呢?”

“我现在是过得不错,那是因为我坚强,但凡换一个心思敏感脆弱的人,她都不可能走到我现在的这一步。”

“你可能永远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过的事情,你永远也想象不到那些明明跟你年纪相仿的人为什么会对你有这么大的恶意,明明你什么也没有做错,却因为孤儿这个标签让你寸步难行。”

“我能租得起别墅,是因为我学习认真努力,每一年的奖学金我都拿到了手,我能买得起地下室的那些东西,是因为我半工半读省吃俭用。”

“我之所以能把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是因为我努力,我节俭,但是这就能把我当初所受到的那些不公平待遇一笔勾销吗?”

“我告诉你,这不能,并且也永远不可能,没有人能让我原谅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说完这些话以后,梨隅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酣畅淋漓的。

她说的那些,其实就是发生在她穿书前的事情。

因为她没有妈妈,爸爸又忙于那三千亩地,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是处于“放养”状态。

也不知道她的信息是怎么透露出去的,但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克死妈妈的灾星”这一个外号就被人钉在了她的身上。

就因为她的妈妈是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

她不服,跟那些孩子打成一团,但是往往等到那些家长来到家里解决这件事情时,她又永远会得到一个“没有教养”的标签。

原因是因为她没有妈妈。

“就是她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克死妈妈的灾星!”

“我都听说了,她妈妈就是因为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这不是灾星是什么!”

“怪不得这么没教养呢,原来是早早地把妈妈克死了啊,老师,我们家孩子可不能跟这种人在一起上学,要是把我家孩子带坏了可怎么办啊?”

“小小年纪就开始跟别人动手了?这要是等你长大了你还不翻了天啊,没有妈妈教导你那我就替你妈妈好好教导教导你怎么样!”

“……”

诸如此类的话语,甚至比这更难听的话她也有听到过。

好在她有爸爸这个避风港,每每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总会站在她的前面,帮她抵挡这些狂风暴雨。

即便是有很多他都顾及不到,但是她还是感觉很温暖很温暖。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裴明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么的差劲。

他们军营里面也不是没有孤儿出身的人,遭受到过什么样的待遇就不用多说了。

有钱有势就等于有更大的权力这一点不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哪里都是通用的,即便是在星卫营里面也不例外。

他能护得住那个人一时,但是护不住一世,他也不是没有想到过惩罚那些人,但是无一例外的等到惩罚过后那个人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裴明翰微微垂了垂眸子,忽然感觉嘴巴里面染上了些许苦涩的意味。

他曾不止一次想过要改变世界,他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公平,到处都充斥着正义。

但是随着年龄的变大,随着他一步步拥有了权力,他才发现,他所想的一切都太过于天真了。

他连自己手下这小小的一个团都管不好,更别说这个世界了。

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裴明翰站起了身朝着外面走了过去,铁锹一下又一下的狠狠打在土里面,与其说是在耕耘,倒不如说是在变相的发泄。

这样的尴尬气氛在吃晚饭的时候这才慢慢散去。

有了中午的前车之鉴,所以晚上的时候她特意多加了一些水,这才把粥熬得恰到好处,也没有炒菜,打开了一个水果罐头一个午餐肉罐头和几袋辣条就算是当菜了。

担心裴明翰多想,即便是她感觉不需要但还是解释了一下。

“不是我不炒菜,而是这快要到保质期了,要是过期了也怪可惜的,不如就先吃了。”

其实裴明翰在看到这些菜的时候确实是想了很多,但他也知道是自己不占理所以不能多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会得到她的解释。

“我知道……那个……中午的时候是我不好,是我太片面了,你别生气……”

听到他的道歉,梨隅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裴明翰跟她道歉了?

“没事,你又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不知道也正常的,不过你说的有一点我还是很赞同的,我现在的日子过得确实很不错,有吃有喝还不用上班,多好。”

一下午的阴霾在这一刻瞬间烟消云散。

太阳彻底消失在了西方的地平线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弯崭新的月亮,柔和的月光洒落在了大地上,驱散了不少的阴暗。

*

又忙碌了一周,在经历了浇水施肥和播种等等一系列操作以后以后,外面的草坪这才算是彻底完工,接下来就是等它们生根发芽了。

日子正在朝着他们所期待的好的方向发展,跟这些埋下去的种子所抱有的期待一样,他们对未来也捎带上了期待。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们又还能存活多久呢?

似乎这些烦躁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有的只是想要活下去的信心和愿望。

带着这份期待,梨隅和裴明翰一起下厨炖了一只老母鸡,炒了一个兔肉,开了一瓶水果罐头和一瓶午餐肉罐头,还很是奢侈的切了一根腊肠。

为了增加一些仪式感,梨隅催生出来了一个大西瓜,虽然说找到了榨汁机但是因为没有电所以没有办法使用。

好在除了榨汁机以外还找到了一个手动的用来捣蒜的碗,将就着也一人喝了一杯西瓜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