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徐立辉战晏安

众人接过徐立辉制造的包子后,纷纷吃了下去。顿时,他们的气息等各方面都有明显的变化,气势更为强悍了。

叶云智释放了第二武魂,虽然他还没有给这个新武魂想好名字,但这也不重要了,毕竟比赛第一嘛!

他身上明显有一股强烈的银光绽放,空间元素瞬间朝着他汇聚而来,这个武魂的彻底觉醒,让谢羽麟等人又有了新的战术。

原本他们打算靠徐立辉原先的预知未来武魂来看未来的情况,但现在觉醒空间属性的强大孔雀武魂,似乎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了,所以一切计划又得重新开始了。

既然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么就只能通过目前的情报去分析对手。再一个,如果一直依赖叶云智的预知未来武魂的话,什么都能提前知道,如果长期下去,他们就会对其产生依赖感,从而变得懒惰,无法激起他们想思考和分析的欲望,那么他们也就不可能走的更远。

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对谢羽麟等人也是一种非常好的发展,让他们自己分析对手,从而更好的帮助他们提高分析和自我判断能力。

叶云智的蓝发没有再变成任何颜色,或许是因为这个孔雀武魂就是蓝色的吧?这些都不重要,比赛还在进行。

他看着对手,淡淡地说道:“空间禁锢!”

然后,七道空间之笼将生灵学院七人分别分开禁锢在了一个空间里面,使其无法联手。

安逸愤怒道:“哼!雕虫小技!看我的邪煞龙爪打破你的空间禁锢!粉碎吧!”

说着,他右手的黑色龙爪突然发出异样的黑色气体。他那暗淡无光的黑色眼眸闪过一抹强烈的寒芒,然后他朝着那道空间禁锢一拳轰出,强力的气浪显先将他自己给弄伤。

他朝着自己打出的那个地方一看,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有被他打过的痕迹,仿佛他刚刚根本就没有动手一般。

他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

这时,谢羽麟七人已经分别跳进了那个空间禁锢里了,叶云智是空间禁锢的发动者,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如果有谁有危险他也能传送走。

谢羽麟等人打算和圣灵学院来个一对一,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

现在的情况,就变成了谢羽麟战谢羽云,唐雅琪战安逸,银月战刘晓庆,乐正扬战宁夏天,叶云智战吴文,原恩琴慧战欧阳塔莎。最后,徐立辉战晏安。

当晏安看见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一个胖子的时候,一抹无法掩饰的轻视之心涌上心头。

他冷声说道:“喂!对面那个小胖子。你们史莱克学院是不是没人了?怎么派你们这种修为的魂师参战,还是弱小的一年级,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赢到这的?该不会是对手看你们年纪小故意让你们的吧?”

徐立辉生气了,晏安刚刚那句对面那个小胖子差点让他破防。他最恨别人喊他胖子,虽然有时候会有人和他开个玩笑喊他胖子,但当时他并没有生气,如果只是故意嘲笑他,他就会特别的生气。

有不少观众怒道:“圣灵学院的晏安未免也太没礼貌了吧?”

“就是啊!怎么能这么说呢?徐立辉明明很可爱啊?”

现在全斗罗联邦都开始了全面城市化,所以大多数民众在礼貌等方面都比较稳妥,不会轻易去辱骂他人。

徐立辉淡淡地说道:“废话真多,是时候开始吧?”

晏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血色瞳孔紧紧盯着对面的徐立辉,淡淡地说道:“你的血一定很美味。”

听了这句话,徐立辉只觉得背后一片寒冷,顿时炸起了鸡皮疙瘩。

他的双眼也紧紧盯着晏安,然后双方释放武魂。

徐立辉的武魂虽然是叫反射盾,但并没有出现任何像盾牌一样的东西,仿佛那盾牌是在无形之中防御。

晏安释放完武魂后,身体被浓浓的血色包裹,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那股强烈的血腥味中仿佛又带着滔天杀意和恨意,似乎有各位各样的情绪。

包裹着他的红色气体逐渐凝聚成人,用肉眼可以看见有几具已经死亡的尸体正站在晏安旁边。

有不少女性观众和一些较为胆小的观众惊恐地叫了一声,道:“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

“死人的尸体?”

“这对死者未免也太不尊重了吧?”

“好可怕!”

生命女神古月娜用神力安抚了观众的情绪,道:“不用害怕,神界会护你们周全。”

听到这句话,所有观众才安静了下来。

晏安冷声说道:“十二尸奴,去吧!撕碎他!”

十二尸奴因为被晏安杀死了,所以并没有神智,只会一味地服从他的命令,等于是十二位尸体奴隶。

徐立辉怒视着他,丝毫不顾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十二尸奴,向晏安问道:“这几个尸奴是你杀的?”

晏安看起来很平常的说道:“对啊?有问题吗?”

徐立辉怒道:“你个混蛋!十二条,十二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被你给毁灭了,我决不会原谅你的。”

晏安哈哈大笑,说出了让徐立辉更为愤怒的话,道:“哈哈哈哈!我没有杀害其他无辜的人,一直都是他们伴随着我,我也不需要其他人,因为他们就是我的家人,哈哈哈哈!”

徐立辉有些疑惑道:“家人?”

晏安道:“中间那两个人是我的父母,另外两名老者则是我的爷爷奶奶,还有我旁边那个女孩子就是我的妹妹。你看我也没有杀害任何无辜的人啊?我的家人为了我付出一切也是值得的。”

徐立辉双眼通红,对他狂吼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他们可是你最亲近的家人啊!”

晏安丝毫没有任何悔恨的情绪,淡淡地说道:“就是因为亲近才杀了他们啊?在杀了他们之前,我还享用了我妈和我妹的血液,她们那痛苦的声音,可真是悦耳动听啊!现在想想就很刺激。”

徐立辉实在是受不了了,眼中寒芒闪过。

突然,晏安露出了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他的身体不断膨胀,然后整个人都爆开了,血液像雨水一样从天而降,直接将徐立辉染成了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