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魂兽之间的打斗

轰轰轰……

在精灵星大森林内几百米处,有道剧烈的轰鸣声传来。

谢羽麟听到了刚刚的爆炸声,道:“嗯?怎么回事?”

唐雅琪道:“似乎是在精灵星森林内围发生了什么。”

谢羽麟对他的伙伴们说道:“各位,我们去看看,如何?”

众人纷纷点头。

轰轰轰……

有一只像熊一样的魂兽追着另一只兔子魂兽跑。

那只熊型魂兽的眼睛上有道抓痕,明显就是那只兔子魂兽干的。

那个熊型魂兽怒吼一声,用它那肥厚的熊爪捂着它的眼睛,疯狂地破坏着周围的树木。

那只兔子魂兽早已浑身浴血,它浑身上下都是一道道深深地抓痕。

在那只兔子魂兽怀中还抱着两只小兔子,那两只小兔子身上都沾满了它的鲜血。

那个熊型魂兽怒吼一声,竟口出人言,它怒道:“你伤了我的眼睛。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说完,它一爪往下拍,地面瞬间裂开了。

那只兔子魂兽虽然躲开了那个熊型魂兽的攻击,但却被它的攻击所产生的冲击波给震开至百米开外。

若不是有现任魂兽之王虎王坐镇,担心太大的骚动会将虎王给招来,到时候它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否则,以那只熊型魂兽的实力,也不至于被那只兔子魂兽给弄的如此狼狈。

那只兔子魂兽无法再起身逃跑,它紧紧地抱着自己怀中的小兔子魂兽,身体不停地颤抖着,眼中早已被遗憾和不甘的泪水所代替。

画面转回谢羽麟这边。

谢羽麟道:“声音越来越大了,也就表明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叶云智眉头微皱,向谢羽麟提醒道:“羽麟,我有总不祥的预感。感觉再往那边走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原恩琴慧对他说道:“害怕就直说嘛,你也可以直接回去。”

叶云智道:“不是的,这次不一样,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他说完之后,谢羽麟也觉得有种莫名的压力正逐渐靠近他。

谢羽麟在心中想道:“虽然我对自己的武魂还不了解,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的武魂和宇宙有关,能让我觉得有压力就表示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唐雅琪看着脸色不太好的谢羽麟,道:“羽麟,你怎么了?”

谢羽麟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了,对所有人说道:“大家保持警惕,注意防范周围的动静。”

原恩琴慧听到谢羽麟的命令,收起了她的轻视之心。他们和谢羽麟在一起很久了,能让谢羽麟如此警惕,就表示叶云智说的是真的。

唐雅琪看向她左手腕上的龙神手镯,那个是她父亲帮她打造的。那个龙神手镯也算是一种神器,可以帮助使用者感应四周的危险程度。

突然,原本彩色的龙神手镯突然呈现出一道微弱的红光,那道红光指向他们即将要到达的地方。

众人纷纷看向她,乐正扬拥有神圣天使武魂,能明显地感知到那道红光所指向的地方中蕴含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和一股血腥味。

唐雅琪道:“这是我的龙神手镯,它能感应四周的危险,只要是不超过以我为中心的五千米之内的地方,或者我所想要了解的地方,它就能准确的判断该地方有没有危险。”

乐正扬对谢羽麟道:“奇怪了?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气?”

谢羽麟眉头微皱,对伙伴们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再说。”

画面回到那两只打架的魂兽这边。

熊型魂兽张开了它的嘴,露出了它那尖锐的牙齿,口中流着口水,明显就是想把那个兔子魂兽给吃了。

这时,那个兔子魂兽正不断地积蓄着魂力,想在那个熊型魂兽吃了它的时候爆发,然后和它同归于尽。但那只熊型魂兽的智慧也不低,看那兔子魂兽明明有力气却不逃走的时候,就知道它在想什么了。

只见那只熊型魂兽往那只兔子魂兽的背上一爪拍下来,使得那本来就没有能力进行防御的兔子魂兽停止了魂力的积蓄。

那只兔子魂兽已经奄奄一息,只留下了一口气。就算是这样,它也依旧紧紧地抱着它怀中的小兔子魂兽。

那只兔子魂兽眼神柔和地看着它怀中的孩子,眼泪不断地流了下来,既无奈又不甘地自责道:“对不起,妈妈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们。”

那只熊型魂兽也并不是没有感情的猛兽,看到那兔子魂兽誓死保护着它的孩子,竟让它萌生出一种敬佩之情。

那只熊型魂兽淡淡地说道:“你很令我敬佩,值得我尊敬!但你丈夫侮辱我族智商堪忧,你又抓伤我的眼睛,罪无可赦!今天,我要让你和你那被我杀死的丈夫一起去死。”

说完,那只熊型魂兽的眼睛杀机闪现,它那肥厚的熊爪上有着锋利的指甲,它一爪抓向那只兔子魂兽。

在那兔子魂兽以为它即将濒临死亡的那一瞬间,有一道银色光芒阻止了那熊型魂兽的攻击。

那头熊型魂兽怒吼道:“谁?”

谢羽麟等人来到兔子魂兽的身旁,将它带到了他们那边。

那熊型魂兽怒道:“人类,你住手。”

银月道:“哇!那是什么东西?好大啊!”

徐立辉惊讶道:“是暗金恐爪熊!还是万年级别的!”

唐雅琪看向那只暗金恐爪熊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对伙伴们说道:“先别管那只暗金恐爪熊了,这只柔骨兔受了重伤,不快点治疗的话会死掉的。”

没错,那只熊型魂兽正是十大凶兽之一的暗金恐爪熊,而那只兔子魂兽则是一只万年的柔骨兔。

那只暗金恐爪熊口吐人言,怒吼道:“人类,别多管闲事,把它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唐雅琪冷冷地对那只暗金恐爪熊说道:“若不是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我早就对你动手了。你刚刚出言不敬我都没对你动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还不快滚。”

众人第一次见唐雅琪这么生气,从她的眼神中散发的那股杀气让他们愣住了。

唐雅琪毕竟是小舞的后代,多少也拥有一点属于柔骨兔一族的血脉,也算是半个柔骨兔一族的。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族人身受重伤,发自血脉深处的怒意当然会出现。

那只暗金恐爪熊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人类为什么非要护着它。对她怒道:“让开!”

说完,一爪就向她攻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