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
  • 几分之几
  • 百味非良
  • 2042字
  • 2022-02-25 13:56:57

平江路28号,天阴着,还刮着冷风,街道上没几个人。

这是个很老的巷子了,四处墙壁显出些灰败来,可能是因为还沾着那么点人气,不致于破败坍塌。

杜沐卿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在经过一处窗户的时候看见了一双探究的眼。

那双眼睛并不年轻,浑浊的像是R市这几天的空气,看得人心里发毛。

杜沐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她的眸子晶亮,一双桃花眼被风吹的似含了秋波,甚至能倒映出这破败的巷子来。

身后忽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杜沐卿没来得及回头,抬手挡住对方劈过来的一掌,而后借用巧劲一推,拉开了点距离。

那男人高大,眸子里尽是凶光,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恶狠狠的盯着她。

“就是这娘们,我认得,上次就是那警察旁边站着的,先抓了。”

认得她?杜沐卿蹙眉,上次,又是指哪一次?

那几个男人往前逼近,但都没有上前,因为杜沐卿手上有一把小巧的刀刃,寒光闪着,没人想尝尝它的滋味。

杜沐卿看准时机,转身就跑,却撞上了人。

糟了,她在心里暗骂一声,万万没想到身后竟还会有人。

那人被她的冲力撞得停顿了一下,而后将她手里的刀刃夺过去,声音沉着稳重,带了些不悦:“往右跑,找林原。”

杜沐卿听得这熟悉的声音,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异样的情绪飞速蔓延出来,她不敢等,迅速去找人。

……

R市,专案调查组。

杜沐卿犯困,窝在凳子上睡了一会儿。

醒来的时候,整个硕大的会议室只有她一个人,身上盖着个宽宽大大的外套,熟悉的松柏香。

杜沐卿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让它清醒一点。

门被人推开,冷风灌进来些许,进来了两个人。

杜沐卿坐直了身体,将外套叠好放去一边。

她想说些什么,被人打断了。

“杜沐卿。”那男人叫了她的名字。

声音分明温和,带着润玉似的儒雅,与记忆里相差不大,却没由来的让杜沐卿打了个寒颤。

“到。”她站起来,想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更好一些。

男人看了她一会儿,并不说话。

杜沐卿在这凝滞的气氛里感觉到了一丝熟悉,这种压迫感,是他的惯用手段。

杜沐卿顿了顿,在尴尬的寂静里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找到了他们的站点,就是前些天一直追查的那个。”

男人还是不答,杜沐卿就自己往下说。

“被拐卖的孩童和老人,都关在一个屋子里,那条巷子不正常,等回头……”

“杜沐卿。”男人又叫了她的名字,并且打断了她的话。

“你在组里负责什么?”

这问题简单,杜沐卿不用思考如何应对他:“心理顾问。”

四个字话音刚落,男人的话就接着了。

“那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杜沐卿思考了一瞬,觉得这问题有些棘手,还是回答:“追查线索。”

“林原,你告诉她,这是谁的工作?”

一旁站着的叫林原的青年想打圆场:“宋队,沐卿这也是好意,这不是带回来个大消息嘛,这案子很快就能结了。”

下一秒,他的声音也消了,鹌鹑似的站着,不敢再说话。

“五千字检讨,再有下次,直接走人。”

林原想要说情:“宋队,这五千字是不是太多了,沐卿前几天为了案子都没怎么睡,整个组里就她最……”

宋亦安看向他,毫不留情的开口:“你也一样,下次她再犯,你也一起走。”

林原感觉到了绝望,他那英明神武温文尔雅心地善良的宋队,没了,他竟然要写五千字的检讨。

苍天可鉴,他就是当年高中的时候,也没写过这么多字,一千顶天了。

林原哀嚎一声:“五千字的自问自答,自说自话,自检自骂,这谁顶的住啊,宋队!”

宋亦安无情的关上了门,将他的声音隔绝在了身后。

杜沐卿抿唇,一言不发。

刚好案子也进行到了尾声,杜沐卿作为实习人员,后续的事情没人交给她处理,她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闷头写。

她咬着笔杆子泡好番茄牛肉面的时候,听到林原在外与人交谈。

声音不大,她坐的靠门近,听的不是很全。

“剥人脸皮?”这是林原的声音,听得出来,带了不可思议的语气。

“对,上面打算交给你们调查,已经出现不止一个受害者了。”这个声音杜沐卿不太熟悉,应该是其他组的成员。

两人好像走远了些,杜沐卿听到最后几个词。

“敲门……开了就……”

“女孩子都……”

“小羊……”

杜沐卿蹙眉,打算待会儿去问问,剥人脸皮的话,多少带点反社会性精神障碍,如果这个案子真的交由他们组调查的话,就在她的职责范围内了,得早做准备。

五千字,杜沐卿写了一个下午,好在赶着下班的点写完了。

杜沐卿叩响了宋亦安办公室的门,里面传出男子温润的嗓音:“进。”

杜沐卿走进去,觉得气氛有些压抑,屋子里灯很亮,甚至有些刺眼,让她觉得仿佛暴露在人前,无处可藏。

也的确,她正暴露在这人面前。

杜沐卿定了定神,尽量忽视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队长,检讨写好了。”她将那几张纸递过去。

“嗯。”他应了一声,目光还是没有挪开,轻飘飘的,却压得杜沐卿喘不过气来。

她终于还是没忍住,低了头,去与他对视:“宋队这么盯着我,是要我怎么想?”

她听到男人笑了,低低哑哑的,好听的很。

“沐卿,你还是……”他摇了摇头:“太幼稚,太冲动。”

杜沐卿勾了唇,依旧是平静的,半分火药味也无:“怎么?宋队又觉得有吸引力了?”

宋亦安看不见她的情绪,却总觉得,她的熊熊怒火隐藏在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后面,叫人瞧不真切。

他也勾唇,带了丝恶劣,同样的语调回复她:“不哦,我这人,不吃回头草的。”

“你最好是这么想。”杜沐卿不再看他,转身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