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冰天雪地的山洞。

水滴成冰,洞里面的山石外壁裹着一层万年不化的冰,石壁尽是透明晶莹的冰晶。

一面巨大的石壁里,有一把奢华漆黑的长剑,剑柄剑鞘都完好无损的保存在透明的冰石里面,石壁的前面盘坐着一具魂体。

作为一具透明的魂体,少女此时正左手撑着下巴,一双杏眸发呆的看着那把剑。

要问她在这山洞呆了多久。

“其实也就三千年零五天而已。”

要问她怎么不出去。

“主要是出不去。”

桑栗穿越过来已经三千年零五天了,第一天她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把剑,动不了,后来她修炼了一千年,可以变成人了,可是她出不了石壁,后来她也可以变成魂体离开剑身了,不过不能离开剑身十公里。

可是她压根出不了这个山洞,这个山洞根本没有十公里。

后来她又修炼了两千年,修行的时间,一个修行过去也就过了一两百年而已。

桑栗看着这千年不化的冰块,魂体早就把山洞逛完了,她莹白精致透明的脸庞略显忧桑。

她,二十三世纪的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刚出去实习,接手的第一床手术完美完成后,晚上在床上睡觉,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把被冰封的剑。

桑栗发了会呆。

然后她悠悠站了起来,往石壁里面去,继续修炼呗,这样时间过得快一点。

魂体的少女消失在了剑身上面。

哒哒哒几声。

都快要进入修炼状态的桑栗听到脚步声倏地睁开了眼,一个少年出现在她眼前。

少年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着这把奢华漆黑的剑,眸光闪了闪,手指扣上石壁,不停地扒着冰。

桑栗讶异了下,少年的手刚好在她眼前,一双冻得青紫的手不知疲倦的刨着冰。

桑栗变成魂体飞了出去,以第三视觉的视角瞧了瞧少年。

终于有人来了,虽然她挺激动的,可是,少年目的太明显了,所以她没有第一时间变成人形。

她就静静地看着少年,看到他不知疲倦的刨了一个小时,她喂了几声。

桑栗就盘坐着悬空在少年身侧,少年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继续的扒着石壁。

桑栗喊了几声少年都没有回应,她想着魂体可能他看不到也听不到。

一阵莹白的光闪过。

少年削瘦的脸庞被光映得很白亮,徒留一双漆黑的眸子没有波澜。

“你怎么进来的啊,小朋友。”桑栗的声音是那种冰凉冷淡,如同裹着周围的冷气。

少年叫秦掠。

他眸光闪了闪,听着女子清丽的声音。

他嘴角流露出一抹讥讽,一闪而过,这辈子她这么快就修炼出了灵识了吗,上辈子她可是在秦钦的帮助下才能修炼出来的。

这是秦钦最大的助攻,一个有灵识的上古神剑。

“我啊,被人推下来的。”秦掠说谎了,可是又不算说谎,上辈子他的确是被人推了下来,看到了秦钦契约了这把上古神剑,这次他只是比秦钦过来的时间快了一天,自己跳下来的。

“你不用刨了,这石壁我自己都撕不开。”桑栗道。

“有一个办法,只要你跟我契约就能出去了。”秦掠抬眸看向剑身,浸了点点渗人的笑意,“你不想出去吗?”

桑栗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就想得到她,鉴于少年的直白,她沉思了会,她的确想出去,可是并不想自己的命运和另一个陌生人绑定在一起,尽管他看起来超级可怜的,型瘦削骨的,一张脸看起来非常的苍白。

她穿越过来,也继承了上古神剑的记忆,她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修真界,此时她一眼便看出了少年堵塞的五灵根,一半凤凰族血脉,一半人族,简称半妖。

“可我并不想契约啊。”桑栗略微忧桑说。

秦掠听着少女纠结的话语,内心冷笑,果然都是秦钦的吗?他就算提前去拿,都不属于他。

就像前几天那个可以装活人的空间,他也提前去抢秦钦的机缘,可是空间却选择了秦钦。

他指尖的血丝浸入了冰块里面,他晃然不觉,眸眼满是怨恨,他这一世只想毁掉那个天之骄子。

可是他现在却又是那么无能,五灵根,废材身体,被人欺侮。

秦掠也没打算契约这把剑,他从开始就是画鬼符,毁了这把剑,明明符路都快成型了。

一个人影猛的砸在了石壁上,吐出了一口血。

秦掠眸眼狠戾的看着面如白纸的人。

秦钦被偷袭掉进了洞里,此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晕死了过去。

秦掠和秦钦的血液都渗入了剑身。

两个巨大的契约阵法凌空出现,一个在刚刚掉下来的少年身上,一个在刨冰的少年身上,两个阵法一模一样。

秦掠冷笑的看着这一幕。

桑栗:“?”

她感觉有两个力量牵引着自己,一个非常的温暖,恍若阳光大盛的康庄大道,另一个极致的阴寒,恍若冬日寒冰的深幽寒潭。

桑栗要是不选择,她会被这两股力量撕碎。

她两个都不想选好吧,她并不想被迫契约。

滚蛋吧。

她抵抗着,剑身光芒大盛。

秦掠却以为她要选择那个人了,自己如今也动不了,也不能毁掉了那把剑,只好冷观着一切。

两股力量与一股力量相撞,把石壁狠狠撞开了极大的口子,剑身滚落下来,整个山洞的冰都被震碎了,阵法消失了,桑栗看到没被契约,松了口气,不过心脏气血翻涌,根本不能变成人形离开,只好封闭了自己的识海,暗自闭关修养,这样就可以避免他们再次契约她了。

一只手捡起了她,然后缓慢离去。

秦掠有些意外,因为这一切有点不受控制,他把剑拿起来,扣紧在那只满是血的手心。

徒留另一个掉下来的少年在洞里,而洞里面一把冰凌剑缓缓在破了个大口的石壁出现,一阵契约的光芒再盛,通体琉璃玉石的剑落在了少年的手上,也治愈好了少年身上的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