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夫郎娇软易扑倒1

小溪村。

箫家。

“把猪喂了去给我去割猪草!割了猪草去劈柴!你要知道,要不是为了娶你那十两银子,雯儿也不会因为上山而伤了腿!这些都是你该做的!”

院子里站着两个男子,都穿着干净衣裳,年纪大的在指使着年纪小的,那模样像极了在磋磨‘儿媳妇’的‘恶婆婆’。

瘦弱的少年低垂着头,被这样吼也一声不吭,许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有些吃力的提着猪桶往猪圈挪。

望着他那惨兮兮的背影,箫父眼里终是露出一丝不忍,深深的叹一口气,大步走过去夺过桶,凶巴巴的吼道:

“算了算了,你去喂雯儿吃饭,瞧你这风一刮就要吹跑的样子,要是喂个猪晕过去了,那些个长舌夫还不得说我虐待你!真是可恨。”

少年愕然,似是没想到他会改变主意。

外面有些吵,惊醒了屋里的人。

箫雯望着屋顶,眼神空洞。

实际上她在跟系统对话。

【任务:阻止陈晗黑化,给予他最最最幸福的婚姻体验。】

“我知道,宠小娇夫嘛,这活我熟,他是怎么黑化的?”

【已传送剧情,请注意查收。】

这是个女尊世界,原主看上了邻村陈家小儿子,想要娶他,但陈家重女轻男,想趁机狠狠讹一笔原主,好拿钱给女儿成亲。

一般人家最多也才四五两银子,少则二三两就够了,但陈家要十两,箫父自是不同意不给钱。

原主只能跟小姐妹们去山上,结果还真抓到了只大虫去卖,却不幸伤了腿,但还好赚了不少钱娶了陈晗。

可没多久原主便蹭着好姐妹的生意发达了,很快便对陈晗没了兴趣,还觉得对方唯唯诺诺的实在是无趣。

很快原主又看上了一个美人儿,被美人迷昏了头,许下休夫娶美人的诺言,将陈晗赶了出去,分文不给。

好姐妹对这种抛弃糟糠夫的行为极其唾弃,见原主死不悔改就与原主断了关系。

原主却觉着自己已经赚了不少钱,没了好姐妹的帮衬也无妨,万万没想到美人卷走了所有钱财逃之夭夭。

原主猛然被打回原型,报官无果后去求姐妹,可姐妹已经厌恶极了她,自然是见不到面,原主失魂落魄抬头,却看见对面那家绣坊小二在喊陈晗为主家。

一番打听下,原来是陈晗离开她后开了这家绣坊,已走投无路的原主内心阴暗的认为,这绝对是陈晗以前偷偷藏的钱,难怪他被赶走时不哭也不闹。

便无耻的找上陈晗要钱,哪成想被直接扫地出门,心生怨恨后开始散布谣言,造谣陈晗偷钱,不管妻主死活,还将妻主赶出家门等等。

好姐妹居然出来澄清,将原主的一切行为公之于众,原主愤怒至极,直骂这两人有一腿,更加口不择言的散布谣言,想将陈晗给毁了。

姐妹还没来得及动手,原主就先被陈晗抓进小黑屋殴打至死,意识浑浑噩噩中,陈晗那一向唯唯诺诺的脸,竟也变的癫狂狰狞起来。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以前我给你当牛做马,得不到你的好脸色就算了,为什么你都抛弃我了还不放过我!为什么啊!啊!”

最后只见到那糊满泪水的脸。

箫雯木着脸。

“这原主太无耻了。”

不过又马上释然,每个世界都是渣女人设,她都快习惯了。

现在她迫不及待想见到小娇夫。

长的好看,逗弄一下就要脸红的小家伙。

说曹操曹操就到,木门被推开,陈晗低垂着脑袋端着香味四溢的饭菜走进来,瘦小的身子格外引人心生怜惜。

箫雯眼神微暗。

今日是婚后第二日,听外面的动静,她爹似乎想磋磨一下新‘媳妇’,不过她爹好像又心软了。

不然她现在得去解决‘婆媳矛盾’了。

将思绪收敛,箫雯笑眯眯的望着陈晗,“晗儿过来啦,你吃了吗?”

晗儿……

陈晗被这称呼惊的一抖,连忙抬头望了一眼箫雯,见她和善的笑容,心里突然没那么害怕了。

便轻轻点了点头,“嗯,吃过了。”

心下却有些疑惑,昨晚她还凶巴巴的,一直怪是自己害的她腿受伤的,把自己赶去打地铺,今日怎么又笑的那么开心?

陈晗知道她娶自己花了不少钱,爹爹要那么多钱,她肯定会有气的。

但箫家确实比陈家富裕很多,他倒不是怕别的,就怕陈家那个狼窝以后也不放过他。

至于箫家,虽然两父女都凶巴巴的,但是都给他干净衣裳穿了,也让他吃饱饭了。

而他亲爹为了省粮食,婚前几天都不给他吃的,饿的他一度昏厥。

陈晗拿来一个小桌子放在床上,将饭菜都摆好,努力忽视那‘虎视眈眈’的眼神。

“妻主,我喂你吧。”

“好。”

于是就到了温馨的喂饭时间。

箫雯盯着陈晗那张脸笑的宠溺。

小家伙每个世界都拥有一张犯规的脸,简直不给箫雯这种颜控活路。

此时他乖乖的坐在床边,漂亮的小脸尽数映入箫雯眼中。

犯规!犯规!

她要举报!

这人就照着她的审美观长的!

【举报无效。】

箫雯猝。

“晗儿怎么这般瘦,是不是陈家虐待你了,不行,既然嫁给我箫雯了,我就必须让你过上好日子!”

箫雯突然握住那小小的手腕,心疼的说道。

心知肚明是陈家重女轻男干的好事,当下寻思着什么时候给陈家挖个坑,居然敢虐待她都舍不得说一句的小家伙!

“嗯。”

因为第一次与女子接触,陈晗的脸微微红了红,听箫雯的誓言心里高兴,但也不以为意,因为他的妻主会变脸,指不定就是说着好玩的。

这顿饭在箫雯单方面认为的温馨中结束。

中途箫父在门外偷偷瞄了一眼,见屋子里的气氛,又联想到之前的一些传言,打算先让这陈晗养养身子在干活,便独自出去打猪草了。

算了算了,过几天再磋磨陈晗!

必须让陈晗明白他的威严!

箫父自以为很有威严的想,背着背篓与镰刀出了院子。

迎面见那外来户冷艳提着药箱走过来,立马欢喜的打招呼,“艳丫头是来看雯儿腿的吗?这得多谢你了,雯儿有你这样的好朋友简直是她三生有幸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